何志平

广东安国律师事务所

广东省广州市

律师简介

基本信息

  • 执业证号14401201510147118
  • 律所电话 22372906/83234205

案件统计

律师人脉关系

法院分布图

律师代理案件趋势

律师案例

上诉人中国平安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揭阳中心支公司(以下简称平安保险公司)因与被上诉人黄玉新及原审被告沈雁天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纠纷一案,不服广东省揭阳市揭东区人民法院(2017)粤5203民初719号民事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本院于2017年10月24日立案后,依法组成合议庭,因当事人没有提出新的事实、证据不开庭进行了审理。本案现已审理终结。平安保险公司上诉请求:1.按11103元/年重新计算黄×城、林×兰的抚养费,并精确到月计算黄×城的抚养期限;2.按13360.4元/年重新计算黄玉新的残疾赔偿金;3.驳回黄玉新的护理费和误工费诉求;4.对2017粤52**民初719号民事判决书中的残疾赔偿金226105.8元、抚养费27468.8元、护理费33213.93元、误工费11356.91元依法进行改判;5.黄玉新承担本案一审、二审的全部诉讼费用。上诉理由:残疾赔偿金和抚养费部分,黄玉新提供户口本并未载明其为城镇户籍,但从其身份证和户口本共同显示住址“××镇××村”一项,可以看出其居住地××村明显为农村地区,并非街道的城镇地区。而且经国家统计局信息网络查询城乡分类,平安保险公司确认黄玉新户籍地××村代码为“112”为“城乡结合区”,当地自治组织为“××村委会”。而一审判决认定黄玉新的城镇户籍身份依据的所谓政府文件,其文件全名为“揭阳市人民政府关于积极稳妥推进户籍管理制度改革实施意见”;该文件仅为市政府的“实施意见”,并非正式有效的法律法规,该文件下发对象也明确载明为“各县(市、区)人民政府(管委会),市府直属各单位”,根本与法院无关。同时,该政府文件只是户籍的管理改革,并不能证明黄玉新的户籍性质已经发生变更,对此该政府文件中也明确表明“市区农业户籍人口实行城镇居民户口管理后,保持原农村集体经济组织成员身份,并继续享受相关政策”。而省高院粤高法民一复字(2012)7号文件并无可普遍适用的法律效力,并且在《关于农村居民适用城镇居民标准计算人身损害赔偿数额问题的批复》中提出的两条规定:“1.对于已实施城乡一体化的地区,因已取消农村户口与非农村户口划分,基于公平原则,可统一按照城镇居民标准计算赔偿数额;2.事故发生时,农村居民受害人已在城镇居住一年以上且主要收入来源为城市的”,也不适用于本案。为此,一审判决依据的揭府【2014】11号文件和高法民一复字【2012】7号等规范性文件,并非人民法院处理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纠纷的法律依据。一审判决按照城镇居民收入标准计算受害人残疾赔偿金,违反法律和相关司法解释之规定,判决不当。综合上述意见,平安保险公司实在无法认可黄玉新的残疾赔偿金和抚养费按城镇标准计算。护理费部分。《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人身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以下简称人身损害赔偿解释)第21条规定:“护理费根据护理人员的收入状况和护理人数、护理期限确定。护理人员有收入的,参照误工费的规定计算;护理人员没有收入或者雇佣护工的,参照当地护工从事同等级别护理的劳务报酬标准计算。护理人员原则上为一人,但医疗机构或者鉴定机构有明确意见的,可以参照确定护理人员人数。”本案一审中黄玉新并未向法院提交任何的证据材料证实其住院治疗期间存在雇佣护工进行陪同护理的事实,并因此产生相应的护理费支出损失,为此平安保险公司不认可其护理费的诉求,请求二审法院直接将该举证不利的结果归于其自身,直接驳回其该部分诉求。误工费部分。人身损害赔偿解释第20条规定:“误工费根据受害人的误工时间和收入状况确定。误工时间根据受害人接受治疗的医疗机构出具的证明确定。受害人因伤致残持续误工的,误工时间可以计算至定残日前一天。”黄玉新向法院提交的材料中,并无相应真实合法的劳动合同、事故前后工资证明、个人完税证明以及社保证明等证据材料,平安保险公司不认可其误工费的诉求,请求法院直接将该举证不利的结果归于其自身,直接驳回其该部分诉求。黄玉新辩称,一审法院查明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请求二审法院驳回平安保险公司的全部诉讼请求。沈雁天未作陈述。黄玉新向一审法院起诉请求:1.黄玉新因交通事故造成的经济损失共暂计67835.46元(详见赔偿清单:其中残疾赔偿金、后续治疗费、住院伙食补助费、护理费、康复费、误工费、营养费、交通费、精神损害抚慰金、被抚养人生活费等费用由法院安排进行伤残鉴定后,黄玉新再计算补充),由平安保险公司在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强制保险(以下简称交强险)的限额内承担赔偿责任;超出交强险部分,由平安保险公司、沈雁天在机动车第三者责任保险(以下简称商业三者险)责任范围内承担连带赔偿责任;2.本案诉讼费用由沈雁天、平安保险公司共同承担。此后,黄玉新根据广东正理法医临床司法鉴定所正理临鉴所[2017]临鉴字第242号《法医临床鉴定意见书》变更诉讼请求为:1.判令平安保险公司赔偿黄玉新因本案交通事故导致的损失暂计414261.55元;2.判令平安保险公司在交强险保险责任及商业三者险责任内对第1项诉讼请求承担保险赔偿责任(其中交强险优先赔偿黄玉新的精神损害抚慰金15000元的损失);3.判令本案诉讼费用由沈雁天、平安保险公司共同承担。一审法院认定事实:2017年2月10日21时18分,沈雁天驾驶粤V×××××号小型普通客车沿广东省揭阳市潭蔡线由锡场镇潭蔡村往206国道方向行驶至锡场镇大寮村路段时,碰撞到行人黄玉新,造成黄玉新受伤的交通事故。该事故经交警部门认定,沈雁天承担事故的全部责任,黄玉新没有责任。黄玉新于事故当日被送往医院治疗,其伤情经诊断为:1.腰1、2、3椎体爆裂型骨折;2.强直性脊柱炎;3.肺挫伤;4.右侧气胸。至2017年4月20日出院,共住院68天,花去医疗费共计122035.46元(共7单)。出院时医生建议:1.继续支具保护下活动6周,近期避免重体力劳动;2.定期复查,不适随诊。粤V×××××车辆登记的所有人为沈雁天,事故前,该车已向平安保险公司投保交强险及限额为100万元商业三者险,并购买了相应的不计免赔;被保险人为沈雁天。本案事故在平安保险公司承保的交强险及商业三者险期间发生。因该事故,平安保险公司垫付56400元,其中1万元属于交强险中的医药费垫付,其余46400元属于商业三者险垫付。2017年7月10日,黄玉新的伤情经广东正理法医临床司法鉴定所评定为:1.构成八级伤残;2.需后续治疗费1万元;需康复费2000元;3.护理期105天,营养期90天(建议:护理期内,住院期间68天配护理人员2名/天,余37天配护理人员1名/天;营养期内,增加营养费共1800元)。2017年5月17日,黄玉新因赔偿事宜诉至一审法院。黄玉新需扶养的近亲属为:其父黄×城(1943年出生)及其母林×兰(1947年出生)。黄玉新另有包括黄玉新在内共有成年同胞兄弟姐妹5人。黄玉新及其父母均为居民户口家庭户,根据揭阳市人民政府揭府[2014]11号文件《揭阳市人民政府关于积极稳妥推进户籍管理制度改革实施意见》,自2014年2月1日开始,黄玉新户口所在地实行“一元化”户籍管理制度,把辖区内农业户籍人口统一划转为城镇居民户口。一审法院认为,本案系机动车与行人之间发生的交通事故引起的损害赔偿纠纷。根据交警部门作出的事故责任认定书,沈雁天承担事故的全部责任,黄玉新无责任,对此,黄玉新、沈雁天、平安保险公司均无异议,应予认定。关于黄玉新的有关损失是否可按城镇居民的标准计算赔偿数额的问题。根据揭阳市人民政府揭府[2014]11号文件《揭阳市人民政府关于积极稳妥推进户籍管理制度改革实施意见》,黄玉新的户籍地自2014年2月1日开始实行“一元化”户籍管理制度,辖区内的农业户籍人口已经统一划转为城镇居民户口。根据广东省高级人民法院《关于农村居民适用城镇居民标准计算人身损害赔偿数额问题的批复》(粤高法民一复字[2012]7号),黄玉新在本案中的有关损失,可按城镇居民的标准计算赔偿数额。黄玉新的司法鉴定是为查明定案事实依据所必须的作为,其费用属于黄玉新因本事故的合理损失。平安保险公司辩称鉴定费和诉讼费不属理赔范围,其不予赔偿的主张,违反相关法律的规定,一审法院不予采纳。黄玉新主张按《广东省2017年度道路交通事故人身损害赔偿计算标准》之规定计算赔偿数额,一审法院予以采纳,并根据人身损害赔偿解释核定黄玉新各项损失的数额为:1.医疗费共122035.46元(保险公司对1单金额为80元的抗辩一审法院不予采信)。2.住院伙食补助费6800元(住院共68天,按100元/天计)。3.营养费1800元(采纳鉴定意见)。4.后续治疗费1万元(采纳鉴定意见);平安保险公司对此的主张一审法院不予采纳。5.护理费=33213.93元(护理期采纳鉴定意见为105天);鉴于各方未能提供护理人员的收入情况,同时本地区又没有护工报酬标准,结合医嘱、鉴定意见及患者伤情,并根据人身损害赔偿解释第二十一条规定,住院期间共68天按居民服务业中其他服务业在岗职工平均工资每年78888元计;出院后(护理期105-68=37天)依常理应认定为受害人的家属或近亲属护理,护理费可按城镇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标准37684.3元/年计,计算为(78888365)(682)天+(37684.3365)×(371)天=33213.93元;平安保险公司对此的主张一审法院不予采纳。6.残疾赔偿金226105.8元(采纳鉴定伤残意见);计算为,37684.3元/年×20年×30%=226105.8元。7.康复费2000元(采纳鉴定意见)。8.交通费600元;交通费是客观存在且必需的,结合黄玉新住院治疗68天,其家属需不时来回照顾的事实,一审法院酌定600元为宜。9.鉴定费2700元(采纳鉴定意见)。10.精神损害抚慰金12000元;结合伤残等级、侵权行为给其所造成的后果等情况,一审法院酌定12000元为宜。11.误工费11356.91元;因黄玉新没有证据证实至伤残评定前一日(2017年7月9日)持续误工,故误工时间只计算住院时间68天和医嘱休息时间42天(医嘱:继续支具保护下活动6周,计算为6×7天),合计110天;按城镇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标准37684.3元/年计,为(37684.3365)元/天×110天=11356.91元;平安保险公司对此的相关主张一审法院不予采纳。12.残疾辅助器具费1800元;黄玉新住院期间治疗辅助器具1800元有医院诊断(1.腰1、2、3椎体爆裂型骨折;2.强直性脊柱炎)及出院医嘱(1.继续支具保护下活动6周)为据,平安保险公司对此的主张一审法院不予采纳。13.被扶养人生活费共27468.8元;至事发时(2017年2月10日)黄玉新父亲黄×城(1943年出生)属六十周岁以上,按年龄每增加一岁减少一年,需抚养7年;同理,其母林×兰(1947年出生)需抚养9年;黄玉新另有包括黄玉新在内共有成年兄弟姐妹5人,按城镇居民人均消费性支出标准28613.3元/年计算,为28613.3元/年×(7+9)年×30%÷5(人)=27468.8元;保险公司对此的相关抗辩一审法院不予采信。上述1至13项共457880.9元。上述第1至第4项共140635.46元属于交强险医疗费用赔偿范围,第5至第13项共317245.44元属于交强险伤残赔偿范围。本案事故在平安保险公司承保的交强险及商业险期间发生,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道路交通事故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十六条的相关规定,平安保险公司应先在交强险医疗费用责任限额内赔偿黄玉新1万元,在交强险伤残费用责任限额内赔偿黄玉新11万元,合计12万元。该款抵除已垫付的1万元医疗费后,平安保险公司应在交强险责任限额内赔偿黄玉新11万元。不足的部分再由平安保险公司在商业三者险限额100万元内赔偿黄玉新3378**.9元(457880.9-120000)。该款再抵除平安保险公司向黄玉新已垫付的46400元后,平安保险公司应在商业三者险限额内赔偿黄玉新2914**.9元(337880.9-46400)。沈雁天作为事故直接侵权人,应对本案除交强险责任外的部分承担连带赔偿责任。沈雁天经传唤没有到庭参加诉讼,一审法院依法予以缺席判决。综上,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侵权责任法》第十六条、第四十八条,《中华人民共和国道路交通安全法》第七十六条,《中华人民共和国保险法》第六十五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道路交通事故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十六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人身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十七至第二十六条、第二十八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确定民事侵权精神损害赔偿责任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十条,《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四十四条之规定,判决:一、中国平安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揭阳中心支公司应于本判决生效后五日内在第三者责任强制保险的限额内赔偿黄玉新11万元;二、中国平安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揭阳中心支公司应于本判决生效后五日内在第三者责任商业保险的限额内赔偿黄玉新2914**.9元,沈雁天对该款承担连带赔偿责任;如果未按本判决指定的期间履行给付金钱义务,应当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五十三条之规定,加倍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案件受理费3757元,由中国平安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揭阳中心支公司负担3640元,由黄玉新负担117元。二审中,当事人没有提交新证据。本院对一审查明的事实予以确认。
民事二审判决书2017-12-11广东省揭阳市中级人民法院(2017)粤52民终616号
广州晨彩纺织品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晨彩公司)、东莞市诺之漫服饰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诺之漫公司)、唐某买卖合同纠纷一案,不服广东省广州市番禺区人民法院于2016年12月19日作出的(2015)穗番法民二初字第1592号民事判决,向本院申请再审,本院于2017年10月27日作出(2017)粤01民申274号民事裁定,本案由本院提审。本院依法组成合议庭,审理了本案。现已审理终结。晨彩公司再审请求:1、撤销原审法院(2015)穗番法民二初字第1592号民事判决。2、改判:诺之漫公司向晨彩公司支付货款1520788.30元及违约金(违约金以1520788.3元为本金从2015年9月19日起按年利率24%的标准计至款项全部清偿之日止);被申请人唐某、赵秀菊、赵鹤池、苏瑞金应对诺之漫公司的上述债务承担连带清偿责任;并负担案件受理费、财产保全费、公告费。事实和理由:原审法院在审理本案过程中要求晨彩公司查询赵树宏的户籍及家庭成员情况。晨彩公司在2016年5月30日到台山市公安局斗山派出所查询得,赵树宏的《户籍证明》材料上显示赵树宏是家庭户主,名下有妻子唐某、儿子赵鹤池、女儿赵秀菊、母亲苏瑞金,父亲赵达强于2008年因死亡已注销。因此,晨彩公司继续以东莞市诺之漫服饰有限公司、唐某、赵树宏为被告向原审法院主张权利。原审法院作出了(2015)穗番法民二初字第1592号民事判决。晨彩公司准备向法院申请强制执行的过程当中,发现东莞市第二人民法院在2016年11月3日作出的(2016)粤1972民初4675号民事判决书中查明的事实:发现赵树宏已经于2015年12月13日死亡,遂依法追加赵树宏的第一顺序继承人赵秀菊、赵鹤池、苏瑞金为被告参加诉讼。因此,晨彩公司特提出再审。晨彩公司于2015年12月9日向广州市番禺区人民法院起诉,请求:1、诺之漫公司向晨彩公司支付所欠货款1520788.30元、违约金100000元(暂计),合计1620788.30元;2、赵树宏、唐某承担连带清偿责任;3、诺之漫公司、赵树宏、唐某承担本案全部诉讼费用(包括案件受理费、保全费、鉴定费等)。诺之漫公司、赵树宏、唐某无答辩。原审法院查明,赵树宏作为诺之漫公司的担保人,于2015年9月19日立下担保承诺:“本人(赵树宏)身份证:,个人担保承诺按时付款,双方协商同意。如逾期未付款,每天按货款千分之三支付给晨彩公司资金占用金。”诺之漫公司的股东是赵树宏、唐某;赵树宏与唐某是夫妻关系。原审法院认为,诺之漫公司、赵树宏、唐某经原审法院合法传唤,无正当理由拒不到庭,视为放弃诉讼权利处理。现诺之漫公司拖欠晨彩公司货款1520788.30元事实清楚,证据确凿。晨彩公司要求诺之漫公司支付货款1520788.30元的请求,因符合法律规定,原审法院予以支持。至于违约金问题,本案中,赵树宏作为诺之漫公司的担保人所立下的担保承诺中虽约定“如逾期未付款,每天按货款千分之三支付给晨彩公司资金占用金”,但该违约金标准已超出了法律规定的范围,故原审法院对违约金予以调整,违约金应以1520788.30元为本金从2015年9月19日起按年利率24%的标准计算至货款全部清偿之日止,但违约金以不能超过本金1520788.30元为限。另外,赵树宏作为诺之漫公司的担保人,应对诺之漫公司的上述债务承担连带清偿责任。而唐某与赵树宏是诺之漫公司的股东且两人是夫妻关系,因此,唐某在没有提供证据证明该债务属于赵树宏个人债务的情况下,唐某应对诺之漫公司的上述债务承担连带清偿责任。综上所述,原审法院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一十四条、《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一百零九条、第一百一十四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婚姻法》若干问题的解释(二)第二十四条的规定,判决如下:一、诺之漫公司应于本判决发生法律效力之日起三天内支付广州晨彩公司货款1520788.30元及违约金(违约金以1520788.30元为本金从2015年9月19日起按年利率24%的标准计至款项全部清偿之日止,但违约金以不能超过本金1520788.30元为限)。二、赵树宏、唐某应对诺之漫公司的上述债务承担连带清偿责任。如果未按本判决指定的期间履行给付金钱义务,应当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五十三条之规定,加倍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案件受理费19388元、财产保全费5000元、公告费300元,共24688元由诺之漫公司、赵树宏、唐某负担。再审查明,东莞市第二人民法院于2016年11月3日作出的(2016)粤1972民初4675号民事判决中载明:“借款人赵树宏已于2015年12月13日死亡,唐某系赵树宏的配偶,赵秀菊系赵树宏的女儿,赵鹤池系赵树宏的儿子,苏瑞金系赵树宏的母亲,赵树宏的父亲赵达强已死亡”。本案再审认为,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民事诉讼证据的若干规定》第九条规定:“下列事实,当事人无需举证证明:……(四)已为人民法院发生法律效力的裁判所确认的事实;……前款(一)、(三)、(四)、(五)、(六)项,当事人有相反证据足以推翻的除外。”东莞市第二人民法院在(2016)粤1972民初4675号民事判决书中已查明赵树宏于2015年12月13日死亡,就赵树宏死亡事实,晨彩公司可无需再举证。赵树宏的民事权利能力因死亡而终止,其诉讼主体资格相应终止。原审法院在审理期间没有查实确认赵树宏于原审立案后已死亡,亦未裁定中止诉讼,待赵树宏的法定继承人赵秀菊、赵鹤池、苏瑞金表明是否参加诉讼。在赵秀菊、赵鹤池、苏瑞金未明确表示不参加本案诉讼的情况下,原审法院未追加该三人为原审被告不当,违反了《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的解释》第五十五条规定“在诉讼中,一方当事人死亡,需要等待继承人表明是否参加诉讼的,裁定中止诉讼。人民法院应当及时通知继承人作为当事人承担诉讼,被继承人已经进行的诉讼行为对承担诉讼的继承人有效”,程序不当,再审予以纠正,原审法院应在变更诉讼主体后进行审理。综上,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七十条第一款第(四)项、《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的解释》第三百三十三条第四款之规定,裁定如下:
民事再审裁定书2018-07-11广东省广州市中级人民法院(2018)粤01民再98号
原告林楚英与被告林培龙、中国大地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揭阳中心支公司(以下简称保险公司)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纠纷一案,本院受理后,依法由本院审判员薛锦春独任审判,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原告林楚英的委托代理人何志平,被告保险公司的委托代理人江晓平到庭参加诉讼。被告林培龙经本院合法传唤,期届没有到庭参加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民事一审判决书2017-05-31揭阳市榕城区人民法院(2017)粤5202民初526号

法律咨询

电话咨询 周一到周日 9:00-18:00 027-85881208
关注公众号
免责申明:会员言论仅代表个人观点,本站不承担由此引起的法律责任 鄂ICP备18021267号-4 鄂公网安备42018502003405号 Powered by 听讼网 Copyright © 武汉听讼信息技术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