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经峰

海南阳光岛律师事务所

海南省海口市

律师简介

基本信息

  • 执业证号

案件统计

律师人脉关系

法院分布图

律师代理案件趋势

律师案例

上诉人陈衣凉与被上诉人海口市海甸港务公司(以下简称港务公司)劳动争议纠纷一案,不服海口市美兰区人民法院(2018)琼0108民初2037号民事裁定,向本院提起上诉。本院于2018年6月14日立案,并依法组成合议庭对本案进行了审理,现已审理终结。上诉人陈衣凉上诉请求:裁定撤销(2018)琼0108民初2037号民事裁定,并将本案发回海口市美兰区人民法院继续审理。事实和理由:一、港务公司的改制是企业自主改制。一审认定本案系“因政府主导的企业改制所引发的纠纷”,不具事实依据。1.按发生的原因区分,企业改制一般分为企业自主改制和非自主改制(即企业由政府主导/指令下改制),政府主导下的企业改制是政府指令企业进行具体的改制进程,政府在企业改制中居于主导地位。企业是自主改制还是政府主导下改制,应根据政府及相关部门是否参与、政府是否对企业改制是否起决定性作用、决定改制文件的由来、改制的资金来源、改制工作领导小组成员是否由政府领导组成、改制目的等来综合认定,且政府主导企业改制时,一般均由相关政府会议纪要、指导性文件和通知等作为改制依据。2.根据港务公司原审提交的《海口市乡镇企业供销总公司企业改制基本情况汇总》(下称“《情况汇总》”)所载企业改制过程,港务公司于2005年8月24日经海口市国资委以海国资法规[2005]57号批复批准其改制立项申请后开始改制,至2018年3月已完成大部分改制工作,企业进入留守期。期间,港务公司的改制依据为地方行政规章即《海南省改制关闭破产国有企业职工安置办法》而非政府会议纪要或文件(见《情况汇总》第5页第2条),改制文件的起草、编制由企业自主进行而非由政府下达,企业拟定的《企业改制方案》、《职工安置方案》经职工代表大会表决通过实施而非执行政府指令,企业改制费用(包括职工社保费、安置费、生活费、档案托管费等)均来源于港务公司自筹(有)资金而非政府财政资金(见《情况汇总》第15页第十项)。《情况汇总》表明,企业所在地政府及相关职能部门在此过程中除履行法定程序性审批职能外,并未参与以及干预港务公司具体改制工作,据此不难认定港务公司是企业自主改制。原裁定仅据市国资委海国资法规[2005]57号批复这一程序性审批文件认定港务公司是政府主导下的改制,既依据不足,又完全悖离事实。二、一审裁定驳回陈衣凉的起诉,适用法律不当。陈衣凉于本案中的诉讼请求为确认劳动关系、支付基本养老金等,显属《劳动争议调解仲裁法》第二条所规定的“劳动争议事项”范围。陈衣凉在仲裁机构决定不予受理案件后于法定期限内起诉,人民法院应依照调解仲裁法第二十九条之规定立案、审理,并就争议事项从实体上作出裁判。一审依据错误的事实认定,依程序法裁定驳回陈衣凉的起诉,适用法律明显不当。基于上述事实和理由,陈衣凉认为原裁定认定事实不清、适用法律不当,请求二审人民法院裁定撤销,并将本案发回一审法院继续审理。被上诉人港务公司答辩称,1.陈衣凉主张确认自2003年7月1日至2007年11月24日期间的劳动关系不符合事实。根据其提供的劳动合同书,合同期限为2003年7月1日至2005年12月31日止,即2年6个月,而非其主张的2003年7月1日至2007年11月24日。这个期限也和其提供的《海口市国有企业职工解除劳动关系协议书》中所述的期限是相对应的,其也签字予以确认。因此,其主张确认2003年7月1日至2007年11月24日期间的劳动关系不符合事实,应予以驳回。2.港务公司已出具过解除劳动关系的证明。港务公司与陈衣凉双方签订的《海口市国有企业职工解除劳动关系协议书》就是解除劳动合同的证明材料,该协议也由市人事劳动保障局备案一份,且陈衣凉的此项诉请也过了诉讼时效,因此港务公司无须再向其出具书面解除劳动合同证明。3.本案的劳动争议不在法院受理范围内。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劳动争议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三)》“第二条因企业自主进行改制引发的争议,人民法院应予受理。”之规定,港务公司是由政府主导的改制企业,并非企业自主改制,因此本案的劳动争议不在法院受理范围内。综上,请法院依法驳回陈衣凉的诉讼请求。陈衣凉向一审法院起诉请求:1.确认陈衣凉与港务公司自2003年7月1日至2007年11月24日期间存在劳动关系期间存在劳动关系;2.判令港务公司向陈衣凉出具书面解除劳动合同证明;3.本案诉讼费用由港务公司承担。
民事二审判决书2018-06-25海南省海口市中级人民法院(2018)琼01民终2972号
原告敖小敏与被告海南金鹰实业发展有限公司劳动争议纠纷一案,本院受理后,依法组成合议庭,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原告委托代理人周经峰、被告委托代理人徐文能和黄丽婷到庭参加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民事一审判决书2015-07-27海口市龙华区人民法院(2015)龙民一初字第630号
原告与被告劳动争议一案,本院于2018年2月7日立案后,依法进行审理。原告向本院提出诉讼请求:1.确认原告与被告自2005年1月1日至2007年11月24日期间存在劳动关系;2.判令被告向原告出具书面解除劳动合同证明;3.本案诉讼费用由被告承担。事实和理由:被告海口市海甸港务公司原是海口市乡镇企业供销总公司(以下简称市乡镇供销公司)下属国有全资子公司。2005年1月1日,原、被告签订一份有固定期限劳动合同,约定被告聘用原告担任装卸工,合同期限自2005年1月1日起至2005年12月31日止,双方建立劳动关系。但劳动关系存续期间,被告未为原告缴纳五项社会保险费。2005年11月11日,基于市乡镇供销公司(包括被告)企业改制需要,市乡镇供销公司召开职工代表大会(包括市乡镇供销公司和被告两家企业职工,下同),并表决通过了《职工安置方案》,该方案就两家企业职工安置截止日期、劳动关系处理、社会保险关系处理、职工安置项目及标准作了详细规定。2006年3月15日,市乡镇供销公司又召开职工代表大会审议《企业改制方案》,并形成了相应决议。2007年11月24日,市乡镇供销公司与原告根据上述职工安置方案》、《企业改制方案》签订一份《解除劳动关系协议书》,协议约定双方因企业改制而协商解除劳动关系,职工安置费计算时间截止2005年12月31日,原告领取安置费后不再保留国有企业职工身份;协议还确认了原告的工作年限以及应当领取的安置费和转岗补助费的具体金额。后原告按该协议办理了相关解除劳动关系手续,并领取了相应安置费和转岗补助费,双方劳动关系终止。但被告因故一直未依法为原告补缴劳动关系存续期间的社会保险费。2017年12月7日,原告以被告为被申请人向海口市美兰区劳动人事争议仲裁委员会申请仲裁,请求确认劳动关系及出具解除劳动合同证明。2017年12月12日,美兰区劳动仲裁委作出海美劳人仲不字【2017】第72号《不予受理案件通知书》,以“被申请人主体不适格、仲裁请求已过仲裁时效”为由,决定不予受理原告的仲裁申请。原告认为,双方劳动关系客观存在,依法应予确认。双方劳动合同解除后,被告应向原告出具书面解除劳动关系证明。基于上述事实和理由,原告依照法律为维护自身利益,特向人民法院提起诉讼,请依法判决。综上,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一十九条第四项、第一百五十四条第一款第三项、《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的解释》第二百零八条第三款之规定,裁定如下:
民事一审裁定书2018-04-24海口市美兰区人民法院(2018)琼0108民初2028号

法律咨询

电话咨询 周一到周日 9:00-18:00 027-85881208
关注公众号
免责申明:会员言论仅代表个人观点,本站不承担由此引起的法律责任 鄂ICP备18021267号-4 鄂公网安备42018502003405号 Powered by 听讼网 Copyright © 武汉听讼信息技术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