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乾荣

江苏圣典律师事务所

江苏省南京市

律师简介

基本信息

  • 执业证号

案件统计

律师人脉关系

法院分布图

律师代理案件趋势

律师案例

申请人吴健申请认定吕玲玲限制民事行为能力一案,本院于2017年4月18日立案后,依法适用特别程序进行了审理。现已审理终结。申请人吴健称,申请人与被申请人吕玲玲系婶侄关系,自2011年6月起与被申请人共同生活至今。2013年7月2日,被申请人及其丈夫吴锦华在江苏省南京市鼓楼公证处分别立下遗嘱,表示去世后将其位于本市中山北路283号22幢306室房屋所属份额遗赠给申请人。2017年3月3日,被申请人前往江苏省南京市鼓楼公证处撤销遗嘱。2017年3月20日,被申请人向南京市鼓楼区人民法院提起诉讼,要求确认房屋所有权并析产。被申请人长期患有脑梗死、××、高血压。申请人认为,被申请人已不能完全辨认自己的行为。故请求法院依法认定被申请人吕玲玲为限制民事行为能力人。被申请人吕玲玲代理人吕莉莉称:申请人吴健的申请不正确,吕玲玲的头脑是清晰的。鼓楼公证处有录像,公证处的工作人员询问了吕玲玲,吕玲玲回答一切都很正常。所以吕玲玲是具有完全民事行为能力的人。
民事其他判决书2017-07-21南京市鼓楼区人民法院(2017)苏0106民特64号
本院在执行江苏地质矿产设计研究院与钱息琴委托合同纠纷一案中,依法向被执行人钱息琴发出执行通知和报告财产令,责令被执行人限期履行本院于2017年11月7日作出的(2017)沪0109民初XXXXX号民事判决确定的支付1,865,157元,负担受理费21,587元的义务并报告财产,被执行人未按期履行,亦未报告财产。执行中,本院依法轮候查封被执行人名下上海市逸仙路XXX弄XXX号XXX室房屋,同时冻结其所持有的上海鑫粲实业有限公司、上海艺煕美容有限公司股权,暂无法处置变现。本院穷尽财产调查措施,未发现被执行人名下有可供本案执行的其他财产,同意终结本次执行程序。申请执行人亦无法提供被执行人可供本案执行的财产线索。本院已依法向被执行人发出限制高消费令,并已将被执行人纳入失信被执行人名单,现本院依法对本案终结本次执行程序。本案终结本次执行程序后,申请执行人享有要求被执行人继续履行债务的权利,被执行人负有继续向申请执行人履行债务的义务。在被执行人义务履行完毕前,申请执行人应当积极查找和向本院提供被执行人的财产信息,本院也将定期查询被执行人的财产信息。在被执行人自动履行完毕后,当事人应当及时告知本院。依照《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的解释》第五百一十九条规定,裁定如下:
执行裁定书2018-04-27上海市虹口区人民法院(2018)沪0109执203号
上诉人吴桂萍因与被上诉人李杰、原审被告柳国俊房屋买卖合同纠纷一案,不服南京市栖霞区人民法院(2018)苏0113民初87号民事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本院于2018年9月6日立案后,依法组成合议庭进行了审理。本案现已审理终结。吴桂萍上诉请求:撤销一审判决第二项,依法改判上诉人仅返还定金和购房款合计30万元。事实和理由:上诉人于2017年9月27日手写燕子矶新城购房款再付20万元即可拿房屋钥匙的说明,旨在与被上诉人进一步协商购房款后续支付的问题,上诉人并非强制性的要求,出具此说明时上诉人也并未取得房屋钥匙,故不能证明上诉人拒绝履行合同。被上诉人知晓上诉人选房,之所以没有陪同被上诉人选房,系因上诉人有三套房要选,实际选房日人数较多,开发商要求当事人本人前往选房,因此客观上有障碍造成上诉人未陪同被上诉人选房,没有一同选房并非该合同不能履行的关键,此不足以构成一审法院认定上诉人根本违约的依据。被上诉人要求与上诉人解除房屋买卖合同,上诉人也是同意的,双方就合同解除实际上已经达成一致意见,只是在定金返还上遇到障碍,柳国俊不同意拿出其收取的购房定金,上诉人亦一次性拿不出30万元,故被上诉人才起诉至法院。李杰辩称,一审法院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判决公平合法并无不当,上诉人的上诉事实和理由,无事实和法律依据,其上诉理由不能成立,请求驳回上诉,维持原判。柳国俊辩称,柳国俊是应被上诉人的要求,在上诉人的安排下,提供了居间服务的担保,因此,柳国俊仅对居间服务过程中的服务责任承担担保责任,而不对双方买卖的责任承担担保责任。李杰向一审法院起诉请求:1、解除李杰和吴桂萍、柳国俊签订的房地产买卖中介合同;2、吴桂萍、柳国俊连带双倍返还李杰的购房定金60万元;3、吴桂萍、柳国俊连带承担李杰支出的法律服务费35000元;4、吴桂萍、柳国俊承担诉讼费。一审法院认定事实:2016年10月9日,李杰(买方、乙方)与吴桂萍(卖方、甲方)、南京利众执业投资顾问有限公司第捌拾壹分公司(居间方、丙方、以下简称利众公司)签订房屋买卖居间协议(以下简称案涉合同),约定:甲方将坐落于南京市栖霞区燕子矶新城安置房(在建)的房屋(以下简称案涉房屋)出售给乙方,建筑面积约70平方米,成交价格为13000元/平方米;乙方于2016年10月9日向甲方支付购房定金30万元,甲方同意乙方向银行申请个人住房抵押贷款70万元用于支付房款余额,甲乙双方须于办好房产证十××日内准备好相关材料与贷款银行签订借款合同,待过户手续办理完毕,且甲乙双方确认该房屋费用交接清楚交接房屋时,结清余款(按实际面积计算);甲乙双方约定任何一方拒绝履行合同或解约合同,均由违约方向守约方支付30万元违约金及守约方所产生的诉讼费、律师费;开发商通知选房时,由甲方陪同乙方选房,并交付乙方。柳国俊在案涉合同落款担保人处签字。2016年3月25日,吴桂萍出具委托书1份,载明:现吴桂萍全权委托柳国俊办理吴桂萍名下两套燕子矶新城小区的房子,特此说明,委托柳国俊收取购房定金。2016年8月19日,柳国俊向李杰出具收条1份,载明:今收到李杰购置燕子矶新城面积70平方米左右的房产定金5万元,单价为每平米13000元。2016年9月6日,李杰向柳国俊转账5万元。同日,柳国俊向李杰出具收条1份,载明:今收到李杰购置燕子矶新城面积70平方米左右的房产定金5万元,单价为每平米13000元。2016年10月9日,李杰向吴桂萍转账20万元。同日,吴桂萍向李杰出具定金收条,载明:今收到李杰购买本人燕子矶新城安置房处房屋定金30万元整。同日,吴桂萍向柳国俊转账10万元。同日,吴桂萍、柳国俊共同出具声明1份,载明:兹有吴桂萍收到李杰购买吴桂萍燕子矶新城安置房购房订金计30万元(预付款10万元被柳国俊留作自用,余20万元整于当日由李杰转给吴桂萍,吴桂萍于当时就转账给柳国俊自用),因此,此订金30万元整已全部由柳国俊留作自用,吴桂萍未拿一分,特此声明。2017年9月27日,吴桂萍向李杰出具书面说明,言明:燕子矶新城购房款再付计贰拾万元整,即可拿房屋钥匙。2017年12月27日,李杰就本案与南京市玄武区天宏法律服务所签订委托代理合同,约定李杰缴纳法律服务费用35000元,费用于合同签订之日起给付7000元,余款在一审判决时交付。同日,南京市玄武区天宏法律服务所开具发票,载明:李杰支付法律服务费7000元。一审审理中,吴桂萍提交其与南京燕子矶保障房开发有限公司签订的购房协议书3份(房屋分别坐落于,面积74.58平方米;燕江新城笆斗山路7号07幢二单元607室,面积69.9平方米;燕江新城笆斗山路7号07幢二单元608室,面积88.37平方米)以及2013年7月19日吴桂萍与南京市栖霞区房屋拆迁安置办公室签订的南京市征地房屋拆迁补偿安置协议。吴桂萍表示:卖给李杰的房屋是,吴桂萍于2017年10月23日拿到该房屋的钥匙、住宅使用说明书、住宅质量保证书、燃气卡和电卡,至今该房屋的产权证还没有办理。经质证,李杰表示对上述证据的真实性无异议,既然吴桂萍表示所交易房屋为706室,李杰予以同意。一审法院认为:李杰与吴桂萍、柳国俊签订的案涉合同是双方当事人真实意思的表示,其内容不违反法律、行政法规的强制性规定,应认定合法有效,双方均应按照合同的约定全面履行义务。关于李杰主张解除案涉合同的请求。案涉合同约定,开发商通知选房时吴桂萍陪同李杰选房并交付李杰,但吴桂萍不仅未按此约定履行其合同义务,还出具书面说明要求李杰再付20万元购房款才可以拿房屋钥匙,吴桂萍的上述行为表明其不履行案涉合同约定的房屋交付义务,构成违约。《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九十四条第(二)项规定,在履行期限届满之前,当事人一方明确表示或者以自己的行为表明不履行主要债务的,当事人可以解除合同。故李杰主张的这一请求,合法有据,一审法院予以支持。关于李杰主张吴桂萍双倍返还购房定金60万元的请求。吴桂萍辩称李杰没有向其支付30万元定金,但根据李杰提交的转账记录及2016年10月9日吴桂萍出具的定金收条,结合柳国俊的收条及2016年10月9日吴桂萍、柳国俊共同出具的声明,能够确认李杰已向吴桂萍支付了购房定金30万元,至于吴桂萍、柳国俊如何处置该30万元,系两人之间的法律关系,与本案无关。故吴桂萍的这一辩称意见,与事实不符,一审法院不予采纳。《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一百一十××条规定,当事人可以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担保法》约定一方向对方给付定金作为债权的担保;债务人履行债务后,定金应当抵作价款或者收回,给付定金的一方不履行约定的债务的,无权要求返还定金;收受定金的一方不履行约定的债务的,应当双倍返还定金。《中华人民共和国担保法》第九十一条规定,定金的数额由当事人约定,但不得超过主合同标的额的百分之二十。案涉合同约定购房定金为30万元,李杰实际支付了购房定金30万元。本案中,李杰、吴桂萍、柳国俊一致确定案涉房屋坐落于,案涉合同标的额应为969540元(13000元/平方米×74.58平方米)。故案涉合同的定金数额不得超过193908元(969540元×20%)。因吴桂萍作为收受定金的一方不履行合同义务,应当双倍返还的定金为387816元;李杰已支付的30万元扣减定金193908元,剩余106092元为购房款,李杰主张返还合法有据,但依法不得适用定金法则。
民事二审判决书2018-11-06江苏省南京市中级人民法院(2018)苏01民终7902号

法律咨询

电话咨询 周一到周日 9:00-18:00 027-85881208
关注公众号
免责申明:会员言论仅代表个人观点,本站不承担由此引起的法律责任 鄂ICP备18021267号-4 鄂公网安备42018502003405号 Powered by 听讼网 Copyright © 武汉听讼信息技术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