许雪樵

国浩律师(南京)事务所

江苏省南京市

律师简介

基本信息

  • 执业证号13201201410674177

案件统计

律师人脉关系

法院分布图

律师代理案件趋势

律师案例

上诉人淮安城开置业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城开公司)因与被上诉人崔为君、吴洪友民间借贷纠纷一案,不服江苏省淮安市中级人民法院(2015)淮中民初字第00083号民事判决,向本院提出上诉。本院受理后,依法组成合议庭,于2015年10月29日公开开庭审理了本案。上诉人城开公司的委托代理人史浩军、许雪樵,被上诉人崔为君及其委托代理人孙智华,被上诉人吴洪友及其委托代理人黄克权到庭参加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民事二审判决书2015-12-07江苏省高级人民法院(2015)苏民终字第451号
原告李志明与被告孙泽、陈建平民间借贷纠纷一案,本院于2016年1月27日立案受理后,依法适用普通程序,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原告李志明的委托诉讼代理人陈海燕、许雪樵到庭参加诉讼,被告孙泽、陈建平经本院合法传唤未到庭参加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民事一审判决书2016-08-05南京市雨花台区人民法院(2016)苏0114民初670号
上诉人陈玉林因诉睢宁县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不履行劳动保障法定职责并要求行政赔偿一案,不服睢宁县人民法院(2014)睢行初字第0009号行政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本院立案受理后,依法组成合议庭,于2014年8月13日公开开庭审理了本案。上诉人陈玉林,被上诉人睢宁县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的委托代理人靳庆峰、许雪樵,被上诉人江苏世纪天虹纺织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天虹公司)的委托代理人李苏到庭参加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原审法院查明,陈玉林原系睢宁县棉纺织厂职工,睢宁县棉纺织厂破产后,其到第三人天虹公司工作,与第三人形成劳动关系。2011年1月29日,原告与第三人签订了无固定期限劳动合同;2011年6月23日,双方又签订了技师聘用协议书。原告陈玉林于2012年3月26日向第三人邮寄解除劳动合同通知书,以第三人未能支付节假日加班工资、带薪年休假的劳动报酬以及未按合同约定缴纳补充养老保险等为由,要求于2012年4月1日与第三人解除劳动合同。第三人以原告无故旷工为由于2012年4月24日下文解除与原告之间的劳动合同。2012年6月26日,原告因与第三人之间的劳动合同纠纷,向睢宁县劳动人事争议仲裁委员会提出申请,要求被告支付经济补偿金及赔偿金、技师费余额、违反《技师聘用协议》的违约金1万元等。同日,睢宁县劳动人事争议仲裁委员会以不属于劳动人事争议涉理范围为由,作出了睢劳人仲不字(2012)第16号不予受理通知书。原告陈玉林于2012年5月7日向睢宁县人民法院提起民事诉讼,诉请判令第三人支付原告11个月双倍工资;判令第三人支付原告2010年、2011年带薪年休假20天工资6000元;判令第三人补齐原告在2010年、2011年国庆节期间加班费;判令第三人为原告补办社会补充养老保险、社会补充医疗保险。2012年11月5日,本院作出(2012)睢民初字第1154号民事判决,驳回原告陈玉林诉讼请求。陈玉林不服,向徐州市中级人民法院提出上诉,徐州市中级人民法院于2013年5月7日以(2013)徐民终字第0366号民事判决,驳回上诉,维持原判。陈玉林不服,已提出申诉。2013年4月,原告陈玉林再次向睢宁县人民法院提起民事诉讼,要求:1.解除原被告之间于2011年1月29日签订的劳动合同;2.被告支付解除劳动合同的经济补偿金及赔偿金153536元;3.支付2011年4月1日至2012年3月31日的年度技师余额约1000元;4.支付违反《技师聘用协议》的违约金1万元;5.被告为原告办理各种保险至合同正式解除之日。本院于2014年1月12日作出(2013)睢民初字第00763号民事判决,现该案正在二审审理过程中。2012年4月20日,原告陈玉林就其与第三人天虹公司之间的劳动争议,向被告邮寄了《申请支付经济补偿金申请书》,原告在申请中的诉求为:1.出具解除劳动合同证明;2.办理档案及社会保险关系转移;3.办理失业手续。4.支付依法解除合同应得的经济补偿金76768.6元【31.5年工龄×【(实领工资23622元+技师津贴2500元+个人缴纳保险1824元+年终奖990元+加班费及清凉费310元)÷12】】。要求劳动保障部门维护劳动者合法权益,责令第三人兑现原告的诉求。被告接到陈玉林的投诉后,于2012年4月26日进行立案,并进行调查。在调查后,被告认为陈玉林和天虹公司之间的劳动争议可以通过劳动仲裁或诉讼的途径来维护其合法权益,告知了陈玉林。原告陈玉林以被告不履行劳动保障的法定职责为由,向本院提起行政诉讼,诉讼请求如前所述。原审法院认为:根据《劳动保障监察条例》第三条第一款即“国务院劳动保障行政部门主管全国的劳动保障监察工作。县级以上地方各级人民政府劳动保障行政部门主管本行政区域内的劳动保障监察工作”的规定,被告睢宁县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在辖区内具有依法维护劳动者的合法权益,对用人单位遵守劳动保障法律、法规和规章的情况进行监督的法定职责。关于本案是否适用“一事不再理”的问题。原审法院认为,在本起行政诉讼中,原告起诉的是被告在行使劳动监察职权中的行政不作为问题,与原告起诉的与第三人之间的劳动合同争议显属不同的法律关系,故本案不适用“一事不再理”的诉讼基本原则。关于被告是否恰当地履行了其法定职责问题。被告在接到原告的《申请支付经济赔偿金申请书》后,依法进行了立案受理,调取了相关证据,询问了争议的双方当事人,认定当事人争议的实质问题是原告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劳动合同法》第四十六条、第四十七条的规定,要求第三人支付其经济补偿金问题。对此问题,原告和第三人之间有争议,遂告知原告通过劳动仲裁或民事诉讼程序解决,符合《劳动保障监察条例》第二十一条第二款即“对应当通过劳动争议处理程序解决的事项或者已经按照劳动争议处理程序申请调解、仲裁或者已经提起诉讼的事项,劳动保障行政部门应当告知投诉人依照劳动争议处理或者诉讼的程序办理”的规定。且原告在进行投诉时,其主张并未涉及《中华人民共和国劳动合同法》第八十五条规定的加付赔偿金要求和《职工带薪年休假条例》中规定的未休年休假工资报酬和加付赔偿金问题,故原告起诉被告行政不作为的理由不能成立,其诉讼请求依法应予驳回。其提出行政赔偿请求,亦不符合《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家赔偿法》规定的法定赔偿条件,依法不予支持。据此,原审法院依照《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执行〈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五十六条第(一)项、《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行政赔偿案件若干问题的规定》第三十二条的规定,判决:一、驳回原告陈玉林对被告睢宁县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的诉讼请求;二、驳回原告陈玉林对被告睢宁县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的行政赔偿请求;案件受理费50元,由原告陈玉林负担。上诉人陈玉林上诉称,原审法院认定事实不清。上诉人向行政机关提出的请求分别是出具解除劳动合同的证明、办理档案及社会保险关系转移、属非本人意愿中断就业办理失业手续、支付解除合同应得到的经济补偿金。被上诉人作了监察劳动行政的机关偏听一方之词,偏袒天虹公司,对上诉人的请求未及时处理,是严重的行政不作为。被上诉人在接到上诉人的投诉后,未给上诉人任何答复,却在原审诉讼中以上诉人不办理工作交接作为其不作为的理由。原审法院对经济补偿金是否应该补偿避而不审,而该项是上诉人的经济损失,应当支持。因原审法院查明的事实不清,造成适用法律亦错误。综上,请求二审法院依法支持上诉人的请求,撤销原审错误的判决。被上诉人睢宁县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辩称,1、上诉人在原审的起诉已超过法定起诉期限。《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执行〈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三十九条规定,“公民、法人或者其他组织申请行政机关履行法定职责,行政机关在接到申请之日起60日内不履行的,向人民法院提起诉讼,人民法院应当受理。本案中,上诉人于2012年4月20日提出申请,根据国务院相关规定,答辩人应当在60天内作出结论,上诉人应当在60日期限届满之日起三个月内向人民法院提起行政诉讼,但上诉人至2014年3月5日才提起诉讼,显然已超过法定的起诉期限。2、答辩人已经履行了法定职责。上诉人就节假日加班费、带薪年休假报酬、补充养老保险等已申请仲裁,仲裁委作出不予受理,且经民事审判程序予以驳回。在此情况下,上诉人仍以上述理由与天虹公司解除合同并向被上诉人投诉。被上诉人在受理后,进行了调查落实并调阅了工资表等,并对相关负责人制作调查笔录。根据《劳动监察条例》,告知上诉人此次申请的事项应通过仲裁或诉讼程序解决。上诉人陈玉林于2012年6月提起民事诉讼,法院支持了陈玉林经济补金的请求。综上,答辩人在接到投诉后,积极行使职权,正确引导当事人通过正当途径解决,已经履行了法定职责,上诉人的上诉理由不成立,依法应予驳回。被上诉人天虹公司述称,原审法院查明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请求二审法院驳回上诉,维持原判。双方当事人向原审法院提供的证据材料均已随案移送至本院,本判决书不再累述。经本院庭审质证认定,认为原审法院对证据和事实的认定是正确的,二审予以确认。双方当事人在二审的争议焦点:1、上诉人在原审中的起诉是否超过法定起诉期限;被上诉人是否应当履行法定职责;是否应该承担上诉人所诉求的赔偿责任。
行政二审判决书2014-09-22江苏省徐州市中级人民法院(2014)徐行终字第00154号

法律咨询

电话咨询 周一到周日 9:00-18:00 027-85881208
关注公众号
免责申明:会员言论仅代表个人观点,本站不承担由此引起的法律责任 鄂ICP备18021267号-4 鄂公网安备42018502003405号 Powered by 听讼网 Copyright © 武汉听讼信息技术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