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敬敏

上海运帷律师事务所

上海市市辖区

律师简介

基本信息

  • 执业证号13101200910636854

案件统计

律师人脉关系

法院关系热度
法官关系热度

法院分布图

律师代理案件趋势

律师案例

本院在审理原告夏明君、王正芳、夏玉娇、夏子杰诉被告上海市浦东新区惠南镇人民政府征收补偿合同纠纷一案中,四原告于2019年8月8日主动向本院提出撤诉申请。经审查,本院认为,原告夏明君、王正芳、夏玉娇、夏子杰自愿申请撤诉,未损害国家、社会的利益及他人的合法权益,符合法律规定,本院予以准许。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第六十二条之规定,裁定如下:
行政行政一审裁定书2019-08-08上海市静安区人民法院(2019)沪0106行初613号
上诉人陶建良、刘英因房屋拆迁行政裁决一案,不服上海市闵行区人民法院(2018)沪0112行初123号行政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本院于2019年2月20日立案后,依法组成合议庭审理了本案。本案现已审理终结。原审查明,2010年4月29日,因浦江高科技园C2地块工业配套用地前期基础性开发项目建设需要,上海市闵行区住房保障和房屋管理局(以下简称:闵行房管局)向上海漕河泾开发区经济技术发展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漕开发公司)核发沪闵房管拆许字(2010)第12号《房屋拆迁许可证》。漕开发公司作为拆迁人委托上海A有限公司(以下简称:A公司)作为拆迁实施单位具体实施拆迁补偿安置工作。经数次批准延期,该房屋拆迁许可证的拆迁期限延长至2018年4月30日。位于上海市闵行区XX镇XX村XX组XX号的房屋(以下简称:案涉房屋)坐落于上述房屋拆迁许可证确定的拆迁范围内。陶建良户取得案涉房屋的造房审批材料。经上海市闵行区浦江镇规划和土地管理所认定,案涉房屋批准建筑占地100平方米,建筑面积200平方米,该户共有建筑面积200平方米。参照拆迁基地补偿安置方案并结合该户建房实际,该户阳台面积12平方米,备案面积16平方米。2017年3月至4月,拆迁实施单位A公司组织测绘部门、评估机构对案涉房屋进行测绘和评估,因陶建良户不予配合,故依据《上海市房屋拆迁评估管理暂行规定》第十一条之规定,委托上海德大房地产估价有限公司参照同区域、同建筑类型房屋对案涉房屋进行估价。经评估,房屋的建安重置单价(结合成新)为人民币679元/平方米。依据基地方案,备案面积300元/平方米。按照(被拆除房屋建安重置单价结合成新+同区域新建多层商品住房每平方米建筑面积的土地使用权基价+价格补贴)×被拆除房屋的建筑面积的计算方式,案涉房屋补偿款为:房屋为(679+1,140+454.75)×212=482,035元;备案面积部分为(300+1,140+360)×16=28,800元。房屋补偿款合计510,835元。有关房屋拆迁估价分户报告于2017年7月19日送达陶建良户。原审另查,截至拆迁方案规定期限,陶建良户在册户籍人口3人,分别为户主陶建良、妻子刘英、儿子陶某。因拆迁双方未能就案涉房屋达成拆迁补偿安置协议,漕开发公司向闵行房管局申请裁决。闵行房管局于2017年11月15日受理漕开发公司的申请后,向陶建良户送达了房屋拆迁裁决申请书副本等材料,并通知拆迁双方至指定地点进行调查与调解。因双方在调解过程中仍未能达成拆迁补偿安置协议,闵行房管局于2017年12月6日作出闵房管〔2017〕480号《房屋拆迁裁决书》(以下简称:被诉拆迁裁决),并向当事人邮寄送达了裁决书。主要内容如下:1、申请人漕开发公司按《上海市征用集体所有土地拆迁房屋补偿安置若干规定》(以下简称:《若干规定》)第六条、《闵行区人民政府批转关于调整本区征用集体所有土地拆迁房屋补偿标准意见的通知》(以下简称:闵府发[2004]12号文),补偿被申请人陶建良户被拆除房屋补偿款510,835元,装修附属物、无证房、家用设施补偿100,000元,基本奖励费15,000元,购房补贴31,920元,合计补偿款657,755元。2、根据货币补偿金额同等价值的产权房调换的规定,依据拆迁基地动迁方案,由申请人提供(1)上海市闵行区XX路XX弄XX号XX室,建筑面积57.72平方米;(2)上海市闵行区XX路XX弄XX号XX室,建筑面积116.08平方米;(3)上海市闵行区XX路XX弄XX号XX室,建筑面积71.49平方米;合计房屋建筑面积为245.29平方米,新房价款为761,801.20元。申请双方按《上海市城市房屋拆迁管理实施细则》(以下简称:《实施细则》)第三十四条规定结算差价。3、在规定搬迁期限内,申请人有义务协助被申请人做好入户手续,并结算清差价。4、被申请人按该裁决规定期限搬离原址的,给予搬家补助费2,120元、每户动迁误工补贴200元。5、经法院行政裁定实施强制搬迁前,申请人应委托评估公司及XX公司对被申请人的房屋进行估价和测绘,按少补多不退的原则进行补偿。六、被申请人在收到该裁决书之日起十五日内搬离案涉房屋,搬迁至上海市闵行区XX路XX弄XX号XX室、上海市闵行区XX路XX弄XX号XX室、上海市闵行区XX路XX弄XX号XX室内,并将现居住使用的案涉房屋及附属物交申请人拆除。陶建良、刘英不服,诉至原审法院,请求撤销被诉拆迁裁决,并对《若干规定》以及闵府发[2004]12号文两件规范性文件进行合法性审查。原审认为,根据《城市房屋拆迁管理条例》(以下简称:《拆迁条例》)第十六条及《实施细则》第二十四条的规定,房屋拆迁管理部门在拆迁人与被拆迁人达不成拆迁补偿安置协议的情况下,经当事人申请,有权作出行政裁决。闵行房管局作为本行政区域内的房屋拆迁管理部门,其作出被诉拆迁裁决的职权依据充分。《若干规定》第四条第二款规定,被拆迁人以合法有效的房地产权证、农村宅基地使用证或者建房批准文件计户,拆迁补偿安置按户进行。故拆迁人以案涉房屋的造房申请及批准文件材料作为计户依据,对陶建良户进行拆迁补偿安置,符合上述规定。闵行房管局在裁决过程中,审查了漕开发公司提交的房屋拆迁许可证、房屋拆迁期限延长批复、农民建房批准文件、户籍资料、房屋拆迁估价分户报告单、送达回执等材料,据此作出被诉拆迁裁决认定事实清楚,主要证据充分。在安置房屋产权清晰、无权利负担的情况下,闵行房管局根据相关规定,裁决以“与货币补偿金额同等价值的产权房屋调换”形式对陶建良户进行补偿安置并无不当。根据闵行房管局提供的证据材料并结合当事人庭审陈述,陶建良户拒绝估价人员实地查勘,致房屋估价无法进行。现估价机构参照被拆除房屋同区域、同建筑类型的房屋进行估价,符合《上海市房屋拆迁评估管理暂行规定》第十一条规定。裁决书载明如实施强制搬迁的,将另行对案涉房屋进行评估和测绘,按少补多不退的原则进行补偿,上述处理未损害陶建良户的利益。裁决程序方面,因陶建良户与漕开发公司在拆迁过程中未能就案涉房屋的拆迁补偿安置事宜达成协议,闵行房管局受理漕开发公司的裁决申请后对案涉房屋面积、房屋估价分户报告及送达情况、案涉房屋补偿金额及货币补偿金额同等价值的产权房等情况进行了审核,并组织拆迁双方进行调解。调解过程中,陶建良户亦发表了相关意见,但双方仍未能协商一致。在此情形下,闵行房管局适用《实施细则》第二十四条及《上海市城市房屋拆迁行政裁决若干规定》第十条的规定作出被诉拆迁裁决,上述裁决程序并无不当。
行政二审判决书2019-04-29上海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2019)沪01行终179号
上诉人徐雪龙因与被上诉人杨磊、原审被告上海秀丰贸易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秀丰公司)、徐麟民间借贷纠纷一案,不服上海市金山区人民法院(2018)沪0116民初246号民事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本院于2018年12月5日立案后,依法组成合议庭,并于2019年3月26日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上诉人徐雪龙的委托诉讼代理人徐飚,被上诉人杨磊的委托诉讼代理人李敬敏到庭参加诉讼。原审被告秀丰公司、徐麟经本院依法传唤,无正当理由未到庭参加诉讼,本院依法缺席审理。本案现已审理终结。徐雪龙上诉请求:撤销一审判决第四项,改判杨磊对一审判决第一项、第二项徐麟、秀丰公司的付款义务承担连带清偿责任。事实和理由:1、杨磊在原《借款协议》上签字时,知晓主债务的履行届满日期为2016年4月16日,且对提供担保债权的范围亦约定明确。杨磊事后担保的行为并非一般意义上的担保,实际上是对到期债务承担偿还责任的承诺,应当以新的债权债务关系认定双方的权利义务。因此并不涉及债权人在保证期间内未行使权利而免除保证人责任的问题。此时,诉讼时效应从债权人向债务人主张权利时起算。2、一审法院认定杨磊的保证期间为2016年4月16日至2016年10月15日,存在错误,且对徐雪龙而言,存在不公平。杨磊辩称:不同意徐雪龙的上诉请求。1、本案所涉主债务并不存在,徐雪龙并未证明2015年4月18日《借款协议》约定的借款即为2015年4月24日上海XX有限公司(以下简称XX公司)转账给徐麟的款项。徐雪龙并未证明其在借款协议签订当日支付了涉案借款。2、即使杨磊系保证人,在主债务不存在的情况下,杨磊也不存在连带清偿义务。3、杨磊在2015年4月18日《借款协议》中签名,表述的意思为杨磊签署过该协议,情况属实,并非对涉案债务承担连带清偿责任,保证合同并未成立、生效。4、即使杨磊系保证人,徐雪龙没有在保证期间要求杨磊承担责任,杨磊的保证责任也应当免除。秀丰公司、徐麟未陈述意见。徐雪龙向一审法院起诉请求:1、秀丰公司、徐麟共同返还借款本金200万元及以200万元本金为基数,自2017年9月1日起至实际清偿之日止,按照月利率1.5%计算的利息损失;2、杨磊对第一项诉讼请求承担连带责任;3、秀丰公司、徐麟承担律师费4万元。一审法院认定事实:2015年4月18日,徐雪龙(乙方)与秀丰公司(甲方)签订《借款协议》,协议约定:由乙方在2015年4月17日借200万元给甲方,为期一年。甲方在一年内每个季度给乙方送40吨(肆拾吨)豆粕(国家标准一级饲用豆粕)作为利息回报。并且在2015年10月16日,甲方将200万元还回乙方。作为双方信誉考核。考核通过后乙方在2015年10月17日将200万元汇给甲方直至2016年4月16日到期。甲方一次性将200万元还给乙方。2015年4月24日,XX公司通过其在中国农业银行的账户转账100万元至徐麟中国农业银行的账户,结算原因:借款。2017年10月9日,徐雪龙(出借人、甲方)与徐麟(借款人、乙方)签订《借款协议》,协议约定:一、借款金额,自2015年2月起至2017年9月止,乙方向甲方借款共计1,250万元,明细如下:2015年2月2日借款200万元;2015年4月17日借款200万元;2016年3月2日借款300万元;2016年10月9日借款200万元;2017年4月1日借款200万元;2017年6月30日借款200万元;2017年9月还款50万元。二、甲方借款账户名:徐雪龙、苏某、XX公司,乙方收款账户名:徐麟、秀丰公司。三、乙方确认,上述借款由乙方使用,由乙方归还。四、上述借款利息原为每月2%。现经甲乙双方协商,自2017年9月1日起,月息调整为1.5%。五、甲方为实现债权产生的费用(包括但不限于评估费、公证费、诉讼费、保全费、律师费等)由乙方承担。2017年10月9日,徐麟出具声明书,自2015年2月起至2017年9月止,徐麟向徐雪龙借款共计1,250万元,明细如下:2015年2月2日借款200万元;2015年4月17日借款200万元;2016年3月2日借款300万元;2016年10月9日借款200万元;2017年4月1日借款200万元;2017年6月30日借款200万元;2017年9月还款50万元。本人徐麟承诺,以上属实。在此说明:1、以上借款日期可能存在偏差,以实际转账日期为准。2、2017年6月30日转账时备注为豆粕预付款,实为本人的借款。3、转账时部分欠款转入秀丰公司账户内,但实为本人的借款。2017年9月25日,杨磊在徐雪龙与秀丰公司2015年4月18日签订的《借款协议》签署“担保人:杨磊情况属实,2017年9月25日”。2017年10月30日,徐雪龙与上海金亭律师事务所签订《聘请律师合同》,徐雪龙(甲方)与秀丰公司、徐麟、杨磊的民间借贷纠纷一案,聘请上海金亭律师事务所(乙方)的律师代理调解及出庭,经双方协议,订立以下条款,共同遵照履行:根据双方协商,依据《上海市律师服务收费政府指导价标准》收费,甲方在人民法院受理本案起一个月内支付乙方律师代理费肆万元整,调查取证、交通差旅等发生费用,甲方按实承担。同日,徐雪龙出具《律师费支付委托书》,本人徐雪龙委托上海金亭律师事务所代理三起民间借贷纠纷案件,因本人资金不足,故三起案件的律师费共贰拾万元整(¥200,000元)本人徐雪龙委托XX公司代为支付。三起案件的律师费明细如下:徐雪龙诉秀丰公司、徐麟、杨磊200万元的民间借贷案件,律师费4万元。同日,XX公司向上海金亭律师事务所转账200,000元,交易用途:徐雪龙支付律师费。2018年6月8日,XX公司出具情况说明:我公司(XX公司)于2015年4月24日向徐麟转账100万元。该笔借款资金系2015年4月18日徐麟及秀丰公司与徐雪龙签订的《借款协议》中200万元借款的其中100万元,资金全部来源于徐雪龙,实际出借方为徐雪龙个人,由徐雪龙主张收回,我司确认不会再向徐麟及秀丰公司主张该笔借款金额。一审法院认为,徐雪龙与秀丰公司之间存在借款合同关系,徐雪龙已按照约定履行了合同义务,秀丰公司至今未偿付借款,后徐麟与徐雪龙再次签订借款协议,表明自愿加入上述债务,故秀丰公司、徐麟理应共同承担上述借款的返还义务。徐雪龙提供的证据可以证明其实际向秀丰公司转账金额为100万元,因此,徐雪龙要求秀丰公司、徐麟返还借款的金额应为100万元,关于徐雪龙没有付款凭证的100万元,缺乏相应的证据,故一审法院不予支持。另徐雪龙要求秀丰公司、徐麟返还上述借款本金及相应利息损失的主张,既有事实依据,又有法律依据,一审法院予以支持。至于徐雪龙主张的律师费损失,一审法院认为,此费用的产生正是由于秀丰公司、徐麟的逾期付款行为所致,且合同中亦有相应约定,故徐雪龙此主张,于法有据,一审法院予以支持。
民事二审判决书2019-04-30上海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2018)沪01民终14490号

法律咨询

电话咨询 周一到周日 9:00-18:00 027-85881208
关注公众号
免责申明:会员言论仅代表个人观点,本站不承担由此引起的法律责任 鄂ICP备18021267号-4 鄂公网安备42018502003405号 Powered by 听讼网 Copyright © 武汉听讼信息技术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