易磊

北京盈科(武汉)律师事务所

湖北省武汉市

律师简介

基本信息

  • 执业证号14201201810014507
  • 个人电话18672767200
  • 微信
  • 邮箱
  • 律所电话 027-51817779

案件统计

律师人脉关系

法院分布图

律师代理案件趋势

律师案例

上诉人鲍直民因与被上诉人鲍国庆承揽合同纠纷一案,不服湖北省麻城市人民法院(2016)鄂1181民初945号民事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本院于2017年4月21日立案后,依法组成合议庭,开庭进行了审理。上诉人鲍直民及其委托代理人石光恒、易磊,被上诉人鲍国庆的委托代理人杜金钰均到庭参加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上诉人鲍直民上诉请求:1、撤销麻城市人民法院(2016)鄂1181民初945号民事判决;2、依法改判,支持上诉人的一审诉讼请求;3、诉讼费用由鲍国庆承担。事实和理由:1、原审认定“鲍国庆与鲍直民约定鲍国庆自备农具和耕牛将鲍国庆的1.27亩农田耕好,报酬200元”系认定事实错误。2、原审认定双方是承揽关系系法律关系认定错误。被上诉人鲍国庆辩称,原审认定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程序合法,请求驳回上诉,维持原判。鲍直民向一审法院起诉请求:1.判决鲍国庆赔偿医疗费、住院伙食补助费、护理费、营养费、误工费、残疾赔偿金、鉴定费、交通费、精神抚慰金等各项损失254433.47元;2.鲍国庆承担本案诉讼费用。一审法院认定事实:鲍直民与鲍国庆系亲房叔侄关系。2015年5月,鲍国庆与鲍直民约定,鲍直民自备农具和耕牛将鲍国庆的1.27亩农田耕好,报酬200元。5月20日,鲍直民已将鲍国庆的农田犁完。5月22日,鲍直民在帮鲍国庆修路时因购买椅子未带钱,鲍国庆就将鲍直民修路的工钱100元及耕田报酬200元交付鲍直民。5月23日,鲍直民自带耕牛和农具在耙鲍国庆农田时被自家的耕牛撞伤。鲍直民受伤后先后到麻城市人民医院和湖北省人民医院住院治疗20天,共花医疗费147743.73元,其中自费114709.34元。鲍直民的伤情经黄冈楚剑法医司法鉴定所鉴定为八级伤残,误工期为180日,护理期为60日,营养期为90日。鲍直民花费鉴定费1000元,交通费500元。后双方就赔偿事宜协商未果,遂酿成纠纷。一审法院认为,双方争议焦点是:1、双方当事人之间是义务帮工关系还是承揽关系;2、鲍国庆是否应承担赔偿责任;3、本案损失如何计算。1、本案是承揽关系。义务帮工是指为了满足被帮工人生产或生活方面的需要,帮工人不以追求报酬为目的,为被帮工人无偿提供劳务行为。承揽是指当事人双方关于一方按照另一方的要求完成一定的工作并交付工作成果,另一方应接受该工作成果并给付一定报酬的合同。承揽关系与义务帮工关系的区别主要在于:承揽的标的是工作成果,它只注重工作成果而不管工作过程。义务帮工关系的标的是劳务,是劳动供给的过程。本案中鲍国庆要求鲍直民将其农田整理好,鲍直民投入的不仅要有掌握耕田技术的劳务,还要使用农具和耕牛才能完成的工作成果,同时鲍国庆支付了相应的报酬。所以,鲍直民并非单纯只投入劳务,故鲍直民提起诉讼的案由应定为承揽纠纷。2、鲍国庆应承担赔偿责任。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人身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十条“承揽人在完成工作过程中对第三人或者自身损害的,定作人不承担赔偿责任。但定作人对定作、指示或者选任有过错的,应当承担相应赔偿责任”。本案的鲍直民在事发时年龄已逾六十岁,鲍国庆系鲍直民的侄子,应知道鲍直民的年岁已大,在从事有一定技术的农业生产中掌控和操控灵活性上应不如壮年劳力,但其作为定作人仍将其农田交由鲍直民翻耕明显存在选任不当,故鲍国庆应承担相应的赔偿责任。本案中鲍直民在驾驭自家饲养的耕牛耕田时被耕牛撞伤,自身应该知道自家耕牛的习性,其操作不当造成自己受伤应承担主要责任,鲍国庆承担次要责任,结合本案鲍国庆应承担15%的赔偿责任。3、本案损失计算如下,医疗费114709.34元、住院伙食补助费50元/天×20天=1000元、误工费28305元/年÷365天/年×180天=13958.63元、护理费31138元/年÷365天/年×60天=5118.58元、营养费90天×15元/天=1350元、残疾赔偿金11844元/年×18年(鲍直民已年满62周岁)×30%=63957.6元、鉴定费1000元、交通费500元、精神抚慰金酌定7500元。综上所述,鲍直民在此次事故中各项损失合计209094.15元,由鲍国庆赔偿其中的15%,即31364.12元,超出的部分由鲍直民自行承担。遂判决:一、鲍国庆于判决生效后十日内赔偿鲍直民的各项损失31364.12元;二、驳回鲍直民的其它诉讼请求。如未按本判决指定的期间履行给付金钱义务,应当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五十三条之规定,加倍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案件受理费1570元由鲍直民负担1270元,鲍国庆负担300元。二审中,当事人没有提交新证据。
民事二审判决书2017-09-06湖北省黄冈市中级人民法院(2017)鄂11民终779号
原告张明金、张勇诉被告四川省泸县建筑安装工程总公司十堰分公司(以下简称泸县建安公司十堰分公司)、四川省泸县建筑安装工程总公司(以下简称泸县建安公司)、和昌(十堰)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和昌房地产公司)建设工程施工合同纠纷一案,本院于2017年6月5日立案后,依法适用简易程序,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原告张明金、张勇、委托诉讼代理人石光恒、高富贵、周国平到庭参加诉讼,和昌房地产公司经本院传票传唤,无正当理由拒不到庭。本案现已审理终结。张明金、张勇向本院提出诉讼请求:1、请求判令三被告支付工程劳务费210万元及利息,利息自2016年12月24日起至实际履行完毕止,按中国人民银行同期贷款利率计算;2、和昌房地产公司在欠付工程款范围内对上述款项承担连带责任。事实和理由:2012年5月23日,原告与泸县建安公司十堰分公司签订了一份关于和昌中央公园的工程施工劳务合同,约定泸县建安公司十堰分公司将其承包的建设工程分包给原告,约定采取大清包方式进行作业。合同签订后,原告随即组织施工人员进行作业,在进行结算时,双方确认���欠225万元。后来,泸县建安公司十堰分公司又支付了15万元。因和昌房地产公司没有到庭,没有证据证明其不欠泸县建安公司十堰分公司工程款,因此和昌房地产公司应承担连带责任。诉讼过程中,张明金、张勇于2017年7月25日申请增加诉讼请求:请求确认张明金、张勇在承建的工程折价或拍卖款中享有优先受偿权。泸县建安公司十堰分公司及泸县建安公司承认张明金、张勇提出的全部诉讼请求,同时表示:该工程已于2016年12月20日完工,但和昌房地产公司尚欠工程款约700万元,因为这个原因才导致没有及时向张明金、张勇结清人工费。和昌房地产公司没有提交答辩意见。
民事一审判决书2017-09-20十堰市茅箭区人民法院(2017)鄂0302民初2495号
再审申请人湖北鑫华建筑安装工程有限公司(下称“鑫华公司”)因与杨发明、冯坚承揽合同纠纷一案,不服云南省昆明市中级人民法院(2016)云01民终字3736号民事判决,向本院申请再审。本院依法组成合议庭进行了审查,现已审查终结。鑫华公司申请再审称,1、《民事诉讼法》第二百条第(四)项规定:原审判决、裁定认定事实的主要证据未经质证的,人民法院应当再审。二审中,原审法院对申请人提交的相关证据未经质证即作出认定,系程序严重违法,依法应当再审。2、冯坚不是合同相对人,二审法院已经认定是冯坚打款给李良益,二审判决鑫华公司将100万元发还给杨发明没有事实依据。3、合同上的印章是虚假的,如果杨发明认为合同相对方是申请人,应该转款给申请人公司,不应该转给李良益个人账户,李良益不存在表见代理,杨发明存在重大过错。4、二审法院采纳了对李良益的询问笔录,可以认定李良益私刻印章,并且李良益在2012年把公章交回了申请人总部,并离开了云南分公司,在石林住建局项目部任经理,其离开云南分公司时候,其就不再是分公司负责人,对这一事实被申请人也是认可的,因此本案属于诈骗案件,受害人是杨发明,诈骗人是李良益,查明的案件事实是冯坚向李良益打款,而冯坚和申请人没有任何关系,冯坚应该向李良益主张权利。被申请人答辩称,原审判决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处理得当,请求驳回申请人的申请。综上,原审判决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处理得当。再审申请人鑫华公司的再审申请无事实及法律依据,不符合《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条规定的情形。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零四条第一款,《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的解释》第三百九十五条第二款规定,裁定如下:
民事再审审查与审判监督裁定书2017-12-14云南省高级人民法院(2017)云民申1191号

法律咨询

电话咨询 周一到周日 9:00-18:00 027-85881208
关注公众号
免责申明:会员言论仅代表个人观点,本站不承担由此引起的法律责任 鄂ICP备18021267号-4 鄂公网安备42018502003405号 Powered by 听讼网 Copyright © 武汉听讼信息技术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