董良刚

广东金羊律师事务所

广东省广州市

律师简介

基本信息

  • 执业证号

案件统计

律师人脉关系

法院分布图

律师代理案件趋势

律师案例

上诉人梁惠娟因与广州德馨商业经营管理有限公司房屋买卖合同纠纷一案,不服广州市天河区人民法院(2011)天法民四初字第2181号民事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本院依法组成合议庭审理了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民事二审判决书2013-06-25广东省广州市中级人民法院(2013)穗中法民五终字第416号
上诉人黄有清因生命权、健康权、身体权纠纷一案,不服广州市海珠区人民法院(2013)穗海法民一初字第3047号民事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本院依法组成合议庭审理了本案,现已审理终结。原审法院查明,2012年4月1日15时许,张秀美在广东省广州市海珠区康乐东约三巷4号2楼,因不满黄有清与其丈夫有不正当男女关系双方发生口角,继而黄有清被张秀美殴打,并致使黄有清受伤。经公安部门法医鉴定,黄有清的损伤属轻微伤。公安部门出具《公安行政处罚决定书》,决定对张秀美的殴打他人的行为处以行政拘留三日的处罚。事故发生后,黄有清于当日被送往广州新海医院住院治疗9天。该院对黄有清的出院诊断为脑震荡及全身多处软组织挫伤。2012年5月5日,黄有清再次入住广州新海医院住院治疗。该院对黄有清的出院诊断为脑外伤后综合症、右上肢软组织挫伤及双眼缺血性眼病。之后黄有清又多次前往各医院进行复诊,最后一次复诊日期为2012年8月14日。黄有清于2012年4月17日向原审法院提起诉讼,要求张秀美向其赔偿截止至2012年8月14日的医疗费等各项费用。原审法院于2013年3月22日作出(2012)穗海法民一初字第912号民事判决书,认定张秀美对黄有清拉扯的行为的确造成黄有清产生脑震荡的后果,故判决张秀美需向黄有清赔偿截止至2012年8月14日的医疗费等各项费用共31199.29元。张秀美对该判决不服并依法提起上诉,本院于2013年8月30日以(2013)穗中法民一终字第3323号民事判决书判决驳回上诉,维持原判。黄有清于2013年7月30日前往广东省中医院门诊治疗,该院病历记载“病史同前,仍时有头痛、头晕,无恶心……”,黄有清支付了医疗费275.63元。黄有清于2013年8月13日前往广州新海医院门诊治疗,该院门诊记载“2012.4.1日被打伤后入院治疗,诊断脑震荡。治疗出院后仍有头部疼痛反复发作,后枕部明显。颈项部亦有酌痛,伴见头晕,无手麻。伴见恶心,无呕吐。自觉反应迟钝,注意力无法集中。”黄有清支付了医疗费250元。黄有清于2013年8月21日进入广州新海医院住院治疗,并于2013年9月2日出院。该院出具出院小结、诊断证明等资料,注明出院诊断为脑外伤后综合症。黄有清支付了医疗费7329.98元。黄有清出院后数次前往广州新海医院复诊,并支付了医疗费172.8元。黄有清于2013年12月9日提起本案诉讼。庭审中,黄有清表示自2012年8月15日至2013年7月29日期间,其主要通过食用“天麻炖猪脑”的方式治疗头痛的病症,其亦曾有前往医院复诊。黄有清未能提供复诊的相关证据。黄有清确认其于2013年3月曾被人用麻将牌打破头。原审法院认为,黄有清于2012年4月1日被张秀美殴打导致脑震荡的事实,已由已发生法律效力的(2012)穗海法民一初字第912号民事判决书予以确认,故原审法院亦予以认定。现黄有清主张其因上述事故仍遗有“脑外伤后综合症”,要求张秀美赔偿医疗费等各项费用,故本案的争议焦点在于黄有清的“脑外伤后综合症”是否与2012年4月1日被张秀美殴打有关。脑震荡是指头部遭受外力打击后,即刻发生短暂的脑功能障碍。临床表现为短暂性昏迷、近事遗忘以及头痛、恶心和呕吐等症状,神经系统检查无阳性体征发现。因其病理改变无明显变化,主诉性强,发生机理至今仍有许多争论。因此医院病历记载的病发原因系源于黄有清陈述,并无病理依据,不能据此认定黄有清头晕、头痛的症状是因2012年4月1日被打伤所致。黄有清于2012年4月1日被张秀美殴打后,曾多次住院和门诊治疗,最后一次门诊日期为2012年8月14日。黄有清称之后其仍有门诊治疗,但未能提供证据予以证实,故原审法院对此不予确认。黄有清在2012年8月14日之后约一年内并未因其头晕、头痛等症状求医,却在2013年7月30日前往医院诉称其仍有头晕、头痛,并称是因张秀美一年四个月前对其殴打所致,不符合常理。其次,参照《 人身损害受伤人员误工损失日评定准则 》第4.7.1条的规定,轻型闭合性颅脑损伤后经过诊断、治疗达到临床医学一般原则所承认的治愈或体征固定所需要的时间为60日,即黄有清在被张秀美打伤导致的脑震荡应大约在60日左右治愈。黄有清现主张其于一年四个月后仍未治愈,与该规定明显相悖。另外,黄有清确认其于2013年3月曾被人用麻将牌打破头,即该次事故已导致黄有清脑部外伤,已对黄有清被张秀美殴打致脑震荡的事实形成因果关系中断。因此在黄有清未能提供其他证据证明其头痛、头晕等症状与其2012年4月1日被张秀美殴打存在关联性的情况下,原审法院认定黄有清的“脑外伤后综合症”与2012年4月1日被张秀美殴打并无关联。故原审法院对黄有清在本案的各项主张,因缺乏关联性而不予支持。据此,原审法院依照《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民事诉讼证据的若干规定 》第 二条 之规定,于2014年1月21日作出如下判决:驳回黄有清的全部诉讼请求。本案受理费299元,由黄有清负担。判后,黄有清不服,向本院提起上诉。请求:1、撤销广州市海珠区人民法院(2013)穗海法民一初字第3047号民事判决书;2、判决张秀美赔偿医疗费等费用11953.41元;3、判令张秀美承担两审诉讼费用。上诉理由:一、原判决认定事实违反法律规定。《事诉讼法》第七条规定“人民法院审理民事案件,必须以事实为根据,以法律为准绳”、第六十三条规定“证据必须查证属实,才能作为认定事实的根据”和第六十四条规定“人民法院应当按照法定程序,全面地、客观地审查核实证据”。依据《 民事诉讼法 》的上述规定,法院审理民事案件应按照法定程序客观地审查核实证据认定事实,然后根据认定的事实适用法律进行判决。在涉及专门性问题的事实时,因法官不具有这方面的专门知识,所以法官认定涉及专门性问题的事实时,不可能做到客观地认定。如果法官否定专门知识的人做出的认定,再自己做出与专门知识的人相反的认定,这将违背事实,这也不符合以事实为根据的判案原则。对于涉及专门性问题的事实应由这方面专门知识的人做出鉴定或认定,这样才符合法律要求的客观要求。另外,法律也未规定法官有权对涉及专门性问题的事实进行认定,因此法官无权对涉及专门性问题的事实进行认定,更无权否定专门知识的人做出的认定,做出与此相反的认定。黄有清是否忠有脑外伤后综合症及其与脑外伤是否有因果联系,这是属于专门性问题,并且由具有专门知识的--医生做出了认定。但原审判决对此进行了否定,并做出了相反的认定,这样做出的判决显然违反了《 民事诉讼法 》对事实的认定,违背了事实的客观性,也不符合情理。黄有清被人甩麻将打到头,但这是在张秀美殴打致脑震荡前发生的。原审判决在没有任何证据,只凭被告的陈述,就认定黄有清于2013年3月被人用麻将牌打破头,并形成黄有清脑震荡事实因果关系的中断。这也违反“人民法院应当按照法定程序,全面地、客观地审查核实证据”的规定。二、原判决适用法律错误。原判决引用《人身损害受伤人员误工损失评定准则》第4.7.1条的规定,判定黄有清后期脑震荡的治疗,认为黄有清的脑震荡治疗只需60日就应痊愈,超过这个期限的治疗与上述规定不符,治疗费不应赔偿。这完全是对《人身损害受伤人员误工损失评定准则》的误解和乱用,该规定是司法鉴定人员用来评定人参伤害误工天数的,不是法庭用来判判治疗期限的,更不能用来评判医疗费用的赔偿,文中规定的误工日期只用于参考,最后还要根据临床治疗情况确定。三、黄有清的医疗费等费用应该得到赔偿。黄有清被打成脑震荡后,虽然经过治疗,但一直以来,时常头痛、头晕、视觉模糊,一直都不能做事,甚至家务事都不能做,面容憔悴精神萎靡,朋友都说我这一年来苍老了十几岁。我一直没有中断治疗。在2012年8月14目至2013年7月30日期间,曾与我同一病房的病友告诉我有一种药很有效,我就让她在买这个药时,也帮我买了,这个期间我在服用这个药治疗。《 民法通则 》笫119条规定“侵害公民身体造成伤害的,应当赔偿医疗费、因误工减少的收入、残废者生活补助费等费用;造成死亡的,并应当支付丧葬费、死者生前扶养的人必要的生活费等费用”,张秀美将我打成脑震荡,导致我一直处在病痛折磨中,无法工作,无法正常生活。因治疗和休养而产生的有关费用,张秀美应依法予以赔偿。综上所述,黄有清根据《 民事诉讼法 》第 164条 的规定,提起上诉,请求法院支持黄有清的上诉请求。被上诉人张秀美提交书面答辩状称:坚持在原审时的答辩意见,不同意上诉人的上诉请求,请求维持原审判决。本院对原审判决查明的事实予以确认。
民事二审判决书广东省广州市中级人民法院(2014)穗中法民一终字第3590号
上诉人因与被上诉人劳动人事争议纠纷一案,不服广东省广州市天河区人民法院(2015)穗天法民一初字第556号民事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本院受理后,依法组成合议庭审理了本案,现已审理终结。上诉人一审诉讼请求为:要求被告支付1.1992年7月底至2014年12月份级别待遇差额(600元/月),暂计132000元;2.补发1994年2月至1995年6月份的奖金6000元;3.工伤待遇,包括:(1)一次性伤残补助金5180元×11个月=56980元,(2)工伤期间故意分配重工作导致伤残加重加倍一次性伤残补助金56980元;(3)拖延三十年定残2008年定残至今未付,需支付100%逾期赔偿金56980元;(4)康复治疗费30000元;(5)住院伙食补助50元×45天=2250元;(6)营养补助费30000元。原审法院判决:一、自本判决生效之日起10日内,被告广东省黄村体育训练中心支付原告唐志祥一次性伤残补助金691.13元;二、自本判决生效之日起10日内,被告广东省黄村体育训练中心支付原告唐志祥一次性工伤医疗补助金251.32元;三、驳回原告唐志祥其他诉讼请求。如果未按本判决指定的期间履行上述金钱给付义务,应当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五十三条之规定,加倍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本案受理费10元,由被告广东省黄村体育训练中心负担。判后,上诉人不服,上诉人上诉请求:一、撤销1992年对上诉人的降职决定,恢复其副科级待遇,调整退休工资,补发工资差额132000元;二、撤销1994年对上诉人的处分决定,恢复名誉,补发未发的工资奖金6000元;三、因被上诉人领导强迫上诉人做重体力工作,导致我工伤病情加重,除按一般的工伤赔偿外,还应加倍精神赔偿,即增加惩罚性赔偿,共计20万元。理由是:1、一审法院认定上诉人的诉求超过了仲裁时效和诉讼时效是不能成立的。上诉人在权利受到侵害后一直不断地向被上诉人和上级部门申诉,主张自己的权利,在被上诉人答应解决部分问题和作出书面决定后,一年内提起劳动仲裁,故没有过时效。2、一审法院认为退休后的福利待遇不属于劳动争议案件的处理范畴是错误的。调解仲裁法第二条规定的“福利”应包括退休后的福利。3、一审法院用1974年工资标准来代替现在的工资标准计算伤残赔偿金是荒唐至极的。时过境迁,两者之间相关百倍,一审如此处理,不仅违反公平公正原则,也违背基本常识常理。计算有关赔偿项目的基数应以最高院人损解释的相关规定,才能不与现实脱节,按照上诉人2014年度本人工资每年77118元的标准计算伤残赔偿金。被上诉人服从原审判决,不同意上诉人的上诉请求。
民事二审判决书2015-11-06广东省广州市中级人民法院(2015)穗中法民一终字第6168号

法律咨询

电话咨询 周一到周日 9:00-18:00 027-85881208
关注公众号
免责申明:会员言论仅代表个人观点,本站不承担由此引起的法律责任 鄂ICP备18021267号-4 鄂公网安备42018502003405号 Powered by 听讼网 Copyright © 武汉听讼信息技术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