曹珂

山东金诚诺律师事务所

山东省济南市

律师简介

基本信息

  • 执业证号13701199810534752

案件统计

律师人脉关系

法院分布图

律师代理案件趋势

律师案例

上诉人胡乃举与被上诉人济南市中心医院医疗损害责任纠纷一案,不服济南市历下区人民法院(2018)鲁0102民初1730号民事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本院于2018年8月15日立案后,依法组成合议庭进行了审理。本案现已审理终结。胡乃举上诉请求:依法撤销一审判决,予以改判或发回重审;本案一、二审诉讼费由济南市中心医院承担。事实和理由:一、一审判决认定事实、证据采信均有错误,令人难以信服。医疗损害纠纷案,鉴定意见为证据之最,但依我国民诉法证据规则规定,鉴定意见仅为一般书证,而非权威证据,其鉴定结论应通过法庭质证决定予以采信与否,但遗憾的是,一审判决在大量有利于胡乃举证据的情况下仍依三七开判定胡乃举自负主要责任,医院方负次要责任,所作判决令人难以信服,胡乃举遭医疗损害的事实及医院方过错证据为:1、胡乃举患食管平滑肌瘤,行腔镜下微创手术,术中用12枚钛金属夹结扎创口,其本身即证明院方手术失败,过错形成。2、胡乃举术后持续高热等急性病症,院方在已知或应知食管瘘形成情况下,用腔镜探查即可查明病情的情况下,改用造影剂检查术,致造影剂外溢,导致二次伤害。3、本案证据显示,胡乃举现体内仍有钡残留,证明院方造影剂探查术中,使用的造影剂为硫酸钡,而非泛影葡胺,涉嫌病历造假。4、鉴定意见书在如此明显的证据事实面前,就过错参与度认定中仍认定胡乃举自身负主要责任,院方负次要责任,故鉴定意见不具客观公正性。5、北京中正司法鉴定所就胡乃举鉴定异议回复说明中已明确建议,就过错参与度问题由法官质证确定,而本案一审庭审中,一审法院以鉴定资料已在卷,本庭已知悉为由,未允许就以上事实进行法庭质证,草率判决,未正确行使法官的自由裁量权。6、依《中华人民共和国侵权责任法》第六章规定,医疗损害赔偿适用过错原则,即有过错就应承担过错责任,但本案判决未显示医院方于本案中的过错责任,其医疗损害的后果判定几乎为胡乃举个人负担。7、一审判决认定,胡乃举对鉴定意见提出异议,但未提交足以推翻鉴定意见的证据。胡乃举所患病症为一般小疾,门诊手术即可完成,因医院方过错所致,住院诊疗88天,期间三次病危通知,延长了病程,增加了痛苦,造成了胡乃举生命质量的下降,这足以作为推翻鉴定意见的证据,本案一审判决在无证据证明胡乃举的损害后果系自身原因造成的情况下,采信了鉴定意见作不公判决,令人难以信服。二、同命不同价,一审判决有法不依,有失公允。本案一审判决将胡乃举主体身份认定为农村居民,庭审中,胡乃举提交了户籍地、城镇居住地、邻居、其子女房产证证明,证明胡乃举自2012年即随儿子在济居住,一个不争的事实是:胡乃举一家四口各分四地,儿子在印度外派,女儿在长春一汽,丈夫在淄博打工,亲家在河北在职,儿媳在济南就职,此状况决定了孙子于2012年出生即必须由胡乃举照看,胡乃举“人户分离”状态具在,一审判决认定,胡乃举未提交收入来源的证据,故不予认可胡乃举依城镇居民获赔的主体资格,依据民诉法规定,公民的经常居住地是指公民离开住所地至起诉时已连续居住一年以上的地方。胡乃举认为,依上述规定,并未将收入来源为必要条件,更未提及必须依公安机关登记的居住证为前提条件,且胡乃举的收入来源理应认定胡乃举为照看孙子,其儿及媳应付金额,依据公平原则,在现实城乡居民可支配收入相差巨大的情况下,胡乃举所提交法庭的在济生活、居住的证明已形成完整证据链,足以证明胡乃举应按城镇居民获赔的事实与理由,故一审判决以农村居民身份确定赔偿基础额属有法不依,所做判决有失公允。三、一审判决混淆法律关系,将医院方应自负金额用以抵扣,于法无据,于理不通。一审判决第七项判定:胡乃举共获赔54746元,扣除所欠院方49039元,胡乃举认为,一审判决将院方理应自负金额用于抵扣属执法无据,于法不合,于情理不通。用“欠”一字用于本案更为不妥。1、医院方举证胡乃举自2015年9月23日至2015年12月2日产生的医疗费81732.19元系医院方为弥补自身过错,抢救胡乃举生命自负、应付的金额。2、上述款额于胡乃举住院期间从未被催交住院费用,医院方工作人员曾口头承诺期间医疗费由医院方全部承担。3、此费用清单显示,医院方所负医疗费全部为抢救胡乃举,弥补自身医疗过错所产生的必须费用,于胡乃举原发病无任何因果关系。4、医院方如认为上述费用为“欠债还钱”应适用债权债务纠纷,另案处理,而不能适用本医疗损害责任纠纷案的抵扣。5、依(山东省新农合医疗报销制度)涉第三方侵权所产生的费用不在报销之列,故本案一审判决第七项于法无据,于理不合,于情理不通。严重损害了胡乃举合法权益。四、一审判决对部分事实认定错误,适用法律不当。一审判决对胡乃举诉求交通费2862.5元,酌定支持1000元,对被抚养人生活费认定无法律依据,不予支持。胡乃举认为,1、胡乃举在一审提交的交通费单据完全符合胡乃举住院期间、地点、人数、次数规定,且于病历相符,如前所述,胡乃举三次病危,其女儿自长春往来探视费用系为情所需,为子之道,其子自印度两次往来机票,单位为抚慰职工予以报销,已冲抵了大部交通费用,减少了医院方应负担部分,一审法庭未缜密审查,用酌定一词予以判决,令人不服。2、一审庭审胡乃举提交了被抚养人生活费证据,而判决认定胡乃举所求于法无据,不予支持。依《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人身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十七条第二款、第二十八条第二款法律规定,胡乃举一审所提交证据,符合以上司法解释,一审判决以“于法无据”不予支持,显属认定事实错误,依《中华人民共和国侵权责任法》适用本诉求属适用法律不当,应予纠正。五、一审判决违背法律程序。依《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的解释》及证据规则的要求,所有证据均应经双方质证、方可作有效证据,但观其案庭审笔录及视频资料,一审庭审就所有涉案问题未依法组织有效质证,所作判决完全为自由心正,如被抚养人生活费问题,无任何举证、质证程序,完全背离了法官客观、公正、缜密的审判原则。综上所述,本案判决缺失法律适用的释明,判决认定事实有误,适用法律不当,有偏袒一方当事人之嫌,且在庭审中剥夺了作为当事人的申辩权,令作为原审原告的当事人对法律及法律执行产生巨大的疑问。恳请二审法院缜密审查此案,依法改判或发回重审,还胡乃举事实及法律一方公道,呈现法律之公平、正义。
民事二审判决书2018-10-08山东省济南市中级人民法院(2018)鲁01民终6085号
原告相冰诉被告济南市中心医院医疗损害责任纠纷一案,本院受理后,依法向被告送达了起诉状、开庭传票等诉讼材料。本案依法由审判员谭树杰担任审判长,与审判员綦晓玥、人民陪审员修芳组成合议庭并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原告相冰的委托代理人刘国祥、郭萍、被告济南市中心医院的委托代理人曹珂均到庭参加了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民事一审判决书2016-09-20济南市历下区人民法院(2014)历商初字第929号
上诉人济南市中心医院因与被上诉人冯帆医疗损害责任纠纷一案,不服济南市历下区人民法院(2013)历民初字第259号民事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本院依法组成合议庭审理了本案,现已审理终结。原审法院认定,冯帆于2012年2月27日到济南市中心医院口腔科就诊,诊断为“干槽症”,并对其实施局部麻醉下牙窝清创术门诊治疗。病历中没有关于济南市中心医院告知、说明的记载和冯帆对手术认可的签字。当日冯帆花费放射费20元,西药费、治疗费99.31元。2013年4月19日,根据冯帆申请,原审法院委托山东海右司法鉴定所对济南市中心医院对冯帆的医疗行为是否存在过错进行鉴定。2013年6月26日,山东海右司法鉴定所出具山东海右司鉴(2013)临鉴字第126号司法鉴定意见书,认定:济南市中心医院的诊疗行为存在告知沟通不细过错。济南市中心医院诊断“干槽症”成立,治疗无明显过错,但拍X光片后对牙槽内有异物,需清创治疗告知沟通不细致。2013年7月16日,冯帆对该鉴定意见书提出异议,要求鉴定机构对异议事项加以分析说明。2013年7月17日,济南市中心医院亦对该鉴定意见书提出异议,要求鉴定机构更正鉴定意见。2013年7月28日,山东海右司法鉴定所分别作出《答复》,维持了原鉴定意见书的结论。2013年9月12日,冯帆向法院提出申请鉴定人出庭对《异议书》中的异议事项给予分析说明,2014年1月7日,原审法院予以准许。另查明,冯帆因在济南市中心医院实施手术治疗,2012年2月28日、29日两天去山东省立医院治疗花费公交车票12元。因济南市中心医院治疗告知沟通不细而致冯帆先后又去山东省立医院、济南市中心医院、山东省口腔医院、济南军区总医院、山东省千佛山医院共花费医疗费638.25元,误工12天。原审法院认为,患者在诊疗活动中受到损害,医疗机构及其医务人员有过错的,由医疗机构承担赔偿责任。冯帆因济南市中心医院口腔科诊疗行为存在过错诉至法院,2013年6月26日,山东海右司法鉴定所出具山东海右司鉴(2013)临鉴字第126号司法鉴定意见书认为:根据冯帆病历材料、目前查体,济南市中心医院诊断“干槽症”成立,治疗无明显过错,但拍X光片后对牙槽内有异物,需清创治疗告知沟通不细致。济南市中心医院存在告知沟通不细过错。该意见书由冯帆申请,经原审法院依法委托,鉴定程序合法,双方异议经过鉴定人出庭重新开庭质证解决,故对该鉴定意见书予以采信。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侵权责任法》第五十五条规定,医疗机构未尽说明、告知义务和取得患者书面同意的,医疗机构应当承担赔偿责任。本案济南市中心医院在对冯帆实施局部麻醉下牙窝清创术门诊治疗时,存在告知沟通不细过错,且未取得冯帆书面同意,依法应承担赔偿责任。根据现有证据,医疗费为638.25元,其中冯帆未提供高墙王门诊处打吊瓶48元收据,故超出部分不予支持。交通费12元(2012年2月28日、29日两天),于法有据,予以支持。误工费应参照受诉法院所在地相同或者相近行业2013年城镇单位在岗职工年平均工资计算,但是山东省统计局还未计算出数据,故参照2012年度城镇单位在岗职工年平均工资42837元计算,应为1427.9元(42837/12/30×12),超出部分不予支持。邮寄费30元,未提供票据,不予支持。精神赔偿费7000元,未提供证据证明,不予支持。鉴定费,以山东海右司法鉴定所发票4500元为准,超出部分不予支持。原审法院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通则》第一百一十九条,《中华人民共和国侵权责任法》第五十四条、第五十五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人身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十七条、第十九条、第二十条、第二十二条、第三十五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民事诉讼证据的若干规定》第二十七条之规定判决:一、济南市中心医院于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赔偿冯帆医疗费638.25元;二、济南市中心医院于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赔偿冯帆交通费12元;三、济南市中心医院于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赔偿冯帆误工费1427.9元;四、济南市中心医院于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赔偿鉴定费4500元;五、驳回冯帆超出部分的诉讼请求;六、驳回冯帆的其他诉讼请求。如果未按判决指定的期间履行给付金钱义务,应当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五十三条之规定,加倍���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案件受理费人民币50元,由冯帆负担27元,济南市中心医院负担23元。鉴定人出庭费220元,由冯帆负担119元,济南市中心医院负担101元。上诉人济南市中心医院不服原审判决上诉称:1、患者的损害后果不存在。依据鉴定意见分析,患者干槽症诊断成立,经治愈至今15个月余,情况稳定。同时,鉴定认为诊断正确,治疗得当,并没有表明患者存在什么损害后果。被上诉人除了自认为无需刮治,并对损害后果表述混乱之外,其表述的损害后果有一个特点,就是全部是其自己主观的感觉,而没有诊断、影像学检查结果或化验结论作为凭据。2、上诉人未完成举证责任,上诉人只申请了过错鉴定,并无证据证明过错与其所谓的损害后果间存在因果关系及关联度大小。鉴定结论中关于上诉人告知沟通不细致的事实根据不存在,与被上诉人自述的证明的客观事实相悖,鉴定意见不应被采信。一审判决在没有查清损害后果及因果关系的前提下,判决上诉人承担全部责任及承担鉴定费用是错误的。3、一审没有就相关事实进行调查,特别是没有进行法庭辩论,属于程序违法。请求依法改判或者发回重审。被上诉人冯帆答辩称:1、2012年2月19日,省立医院的病历、山大二院的病历能够证明被上诉人不需要治疗;2、上诉人的病历记载与X牙片能够证实被上诉人不需要治疗,并且造成了损害,无法修复。3、上诉人病历、司法鉴定意见书、被鉴人的回复能够证实出庭的鉴定人作伪证。4、第一条上诉理由所提及的诊疗概要是不存在的。而且,一审法院并未支持我主张的邮寄费30元;5、48元的医疗费符合常理,应予赔偿。30元的邮寄费,上诉人的上诉可以印证是存在的,应给予赔偿。诉讼费、出庭费应全部给予赔偿。精神损失费也应予支持。经审理本院认定,原审认定的事实属实,本院予以确认。另,一审法院在2014年1月15日庭审过程中,明确告知被上诉人冯帆对因果关系、损害后果进行鉴定,但冯帆未提交相关鉴定申请。被上诉人冯帆主张其损害后果为:1、济南市中心医院刮掉了不该刮去的部分牙槽骨,2、打麻醉针损害了其神经。该事实有二审调查笔录为证。
民事二审判决书2014-08-27山东省济南市中级人民法院(2014)济民四终字第403号

法律咨询

电话咨询 周一到周日 9:00-18:00 027-85881208
关注公众号
免责申明:会员言论仅代表个人观点,本站不承担由此引起的法律责任 鄂ICP备18021267号-4 鄂公网安备42018502003405号 Powered by 听讼网 Copyright © 武汉听讼信息技术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