曹先坤

北京市常鸿律师事务所

北京市市辖区

律师简介

基本信息

  • 执业证号11101200510138587
  • 个人电话13811482340
  • 微信
  • 邮箱
  • 律所电话 13811482340

案件统计

律师人脉关系

法院分布图

律师代理案件趋势

律师案例

上诉人李庆龙因与被上诉人郭明得、姜廷雷、仝兴省不当得利纷一案,不服河南省范县人民法院(2016)豫0926民初1917号民事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本院依法组成合议庭审理了本案。李庆龙向原审法院提出诉讼请求:依法判令郭明得、姜廷雷、仝兴省返还李庆龙告购房款30万元。事实和理由:2014年8月27日,郭明得以姜廷雷有关系能在濮阳市军建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开发的锦江园买到便宜房子为由,让李庆龙将20万元打到仝兴省账户上;2015年1月24日郭明得又通知李庆龙把10万元打到姜廷雷账户上。交款后,郭明得让李庆龙去锦江园催促签订商品房买卖合同事宜。2015年5月,李庆龙找开发锦江园项目的濮阳市军建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签订购房合同,被告知没有收到郭明得和姜廷雷转交的房款,收据上面盖的濮阳市军建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财务专用章也是假的,李庆龙要求郭明得、姜廷雷还款遭到拒绝。原审认为:据李庆龙陈述,本案涉嫌犯罪,不属于人民法院受理民事诉讼的范围,依法应驳回起诉。李庆龙应当依法向公安机关申请解决。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一十九条第四项、第一百二十四条第三项、第一百五十四条第一款第三项和《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的解释》第二百零八条第三款之规定,原审法院裁定:“驳回原告李庆龙的起诉”。李庆龙不服原审裁定,向本院上诉称:李庆龙与郭明得、姜廷雷、仝兴省之间构成委托合同关系或不当得利,属于民事法律关系。由于郭明得、姜廷雷、仝兴省没有完成受托事项,理应退还李庆龙支付的购房款,否则构成不当得利。至于存在的财务专用章是假章的问题,只是濮阳市军建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的一面之词。公安机关经过调查,认定属于经济纠纷,决定不予立案。原审法院没有经过调查,认定该案涉嫌犯罪,不属于人民法院受理民事诉讼的范围,驳回李庆龙起诉不当,原审法院适用法律错误。请求二审法院撤销原审判决,发回重审。姜廷雷辩称:李庆龙买的是宋朝辉的房子,李庆龙向姜廷雷卡上转了10万元,宋朝辉在澳门用姜廷雷的卡将该款取走了。郭明得是中间人,郭明得和李庆龙是亲戚,郭明得是李庆龙妻子的表哥。现在郭明得因为诈骗罪已被判刑,不涉及本案的事情。姜廷雷没有得到该10万元,姜廷雷不应承担责任。仝兴省辩称:仝兴省当时要还银行贷款,找到郭明得借款,向郭明得借款20万元,当时仝兴省把卡号给了郭明得,仝兴省的卡上确实收到20万元,仝兴省不知道这钱是谁打的,以为是郭明得打的,最后仝兴省用现金的方式将这笔钱还给了郭明得。仝兴省已经将钱还给了郭明得,不应再向李庆龙承担还款责任。郭明得未到庭答辩。
民事二审裁定书2017-04-12河南省濮阳市中级人民法院(2017)豫09民终978号
原告武继华不服被告台前县教育体育局为其办理退职的行政行为一案,于2016年8月16日向本院提起行政诉讼。本院当日立案后,于2016年8月23日向被告邮寄送达了起诉状副本和应诉通知书。本院依法组成合议庭,于2016年9月27日公开开庭审理了本案。原告武继华及其代理人曹先坤,被告委托代理人侯殿磊、宋益夏到庭参加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原告武继华诉称,原告为被告辖区内学校教师,教龄已有几十年。2003年-2005年,被告曾动员其辖区内学校教师提前退休。原告没有书写任何退休申请手续,被告却在原告不知情的情况下违规为原告办理了退职手续,致使原告身份改变,收入受到影响,合法利益受到侵害。原告作为教师,属于事业编制人员并非行政机关工作人员,不属于《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第十二条规定的情形,被告针对原告所做行为亦不符合抽象行政行为的特征,法院应予以受理并支持依法审判。原告提交事业单位职工退(离)休审批表证明上述事实和理由。被告台前县教育体育局辩称,(1)原告起诉已超诉讼时效,应驳回其起诉。从原告退职档案可知,原告于2004年元月书面申请病退,被告根据台办[2003]18号文件规定申请报批,因其当时年龄不符合病退条件,原台前县人事局(现人社局)于2005年5月10日批准同意原告退职。原告从被批准退职之日至2016年8月15日提起行政争议诉讼已十年之久。根据我国行政诉讼法第46条规定,已远远超过六个月及最长五年诉讼时效。另原告对其办理退职行为是应当知道:一是从第一个月领取退职工资时原告应当知道己退职,因为退职工资明显低于在职工资的标准;二是原告从批准退职之日起就不再上班,应当知道已退职。原告既然知道自己从2005年5月已被批准退职,至2016年8月15日提起行政诉讼,已远远超过诉讼时效,法院依法应驳回其起诉。(2)本案不属于法院受案范围。本案行政争议的内容是行政机关批准原告退职行为。根据我国《行政诉讼法〉第十二条规定,不属于人民法院行政诉讼的受案范围。(3)原告诉称“被告在原告不知情的情况下违规我为原告办理退职手续”不属实。时任原告任职学校的校长朱爱华证明,办理退职手续是经原告申请并经其同意办理的。综上,原告起诉已超过诉讼时效,不属于法院受案范围,且办理退职手续完全是本人自愿,并未违背真实意思表示,请法院驳回原告起诉。本院经审查认定以下事实,原台前县教育局的行政职权现由台前县教育体育局行使。2005年4月28日,台前县城关镇中心学校在武继华事业单位职工退(离)休审批表单位意见栏“同意退职”上盖章,同日被告台前县教育局盖“台前县教育局退休专章”。2005年5月10日,台前县人事局在审批单位意见栏盖“台前县人事局退休专用章”。2005年5月至今,武继华一直未上班。原告武继华认为被告台前县教育体育局的盖章行为致使原告身份发生变化,侵害了其合法权益,故向本院提起行政诉讼。
行政一审裁定书2016-10-19河南省南乐县人民法院(2016)豫0923行初7号
河南省辉县市人民法院审理辉县市检察院指控原审被告人闫啸天、王亚军、贠某某犯非法猎捕、收购珍贵、濒危野生动物罪一案,于2015年5月28日作出(2015)辉刑初字第409号刑事判决。三被告人均不服,分别提出上诉。本院依法组成合议庭,经过阅卷,讯问三上诉人,听取了辩护人的意见,决定不开庭审理。本案现已审理终结。河南省辉县市人民法院认定:(一)非法猎捕珍贵、濒危野生动物罪1、2014年7月14日左右的一天,被告人闫啸天、王亚军在辉县市高庄乡土楼村一树林内非法猎捕燕隼12只(国家二级保护动物),后逃跑一只,死亡一只。2014年7月18日,被告人闫啸天、王亚军卖到郑州市7只,以150元的价格卖给被告人贠某某燕隼1只。被告人闫啸天独自卖到洛阳市2只。2、2014年7月27日,被告人闫啸天和王亚军在辉县市高庄乡土楼村一树林内非法猎捕燕隼2只及隼形目隼科动物2只,共计4只。(二)非法收购珍贵、濒危野生动物罪1、2014年7月18日,被告人贠某某在辉县市百泉镇李时珍像处以150元的价格收购了被告人闫啸天和王亚军于2014年7月14日左右猎捕的燕隼1只;2014年7月30日,辉县市森林公安局在被告人贠某某家将该只隼扣押。2、2014年7月26日,被告人闫啸天从河南省平顶山市张某某手中以自己QQ网名“兔子”的名义收购凤头鹰1只(国家二级保护动物)。2014年7月28日,辉县市森林公安局在被告人闫啸天家中查扣同月27日被告人闫啸天和王亚军猎捕的隼4只和被告人闫啸天同月26日收购张某某的凤头鹰1只。原判认定上述犯罪事实的证据有,三被告人在公安阶段对各自所实施的犯罪行为供认不讳,且所述能相互印证;被告人闫啸天和被告人王亚军对分两次非法猎捕燕隼和隼形目隼科动物共16只的供述,在猎捕时间、地点以及随后出售所猎捕燕隼的时间、地点等细节上相吻合;被告人贠某某供认在2014年7月18日,在辉县市李时珍像处以150元价格从被告人闫啸天、王亚军手中购买燕隼1只,与被告人闫啸天、王亚军所供一致,且有在被告人贠某某家中查扣的涉案燕隼为证;被告人闫啸天供认在2014年7月26日,其从河南省平顶山市张某某手中以550元价格购买凤头苍鹰1只的犯罪事实,与张某某所述一致,且有在被告人闫啸天家中查扣涉案凤头鹰1只为证;同时,还有国家林业局森林公安司法鉴定中心的物证鉴定书、被告人闫啸天汇给张某某的汇款凭单、现场勘验笔录及现场照片、扣押的被告人闫啸天手机一部以及在手机中提取的所猎捕燕隼和隼形目隼科动物的照片等证据在卷。根据上述事实和证据,辉县市人民法院认定被告人闫啸天、王亚军的行为构成非法猎捕珍贵、濒危野生动物罪;被告人贠某某、闫啸天的行为构成非法收购珍贵、濒危野生动物罪。被告人闫啸天在判决宣告以前犯有数罪,应予数罪并罚。被告人闫啸天、王亚军、贠某某到案后能如实供述自己的罪行,可从轻处罚。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三百四十一条第一款,第六十九条第一款,第六十四条,第六十七条第三款,《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破坏野生动物资源刑事案件具体应用法律若干问题解释》第一条之规定,判决:被告人闫啸天犯非法猎捕珍贵、濒危野生动物罪,判处有期徒刑十年,并处罚金人民币五千元;犯非法收购珍贵、濒危野生动物罪,判处有期徒刑一年,并处罚金人民币五千元,数罪并罚,决定执行有期徒刑十年六个月,罚金一万元。二、被告人王亚军犯非法猎捕珍贵、濒危野生动物罪,判处有期徒刑十年,并处罚金人民币五千元。三、被告人贠某某犯非法收购珍贵、濒危野生动物罪,判处有期徒刑一年,并处罚金人民币五千元。四、被告人闫啸天、王亚军的违法所得150元予以继续追缴。原审被告人闫啸天的上诉理由及其辩护人的辩护意见是:一、原审认定闫啸天、王亚军猎捕16只燕隼的事实不清、证据不足;二、不明知猎捕的隼为国家二级保护动物;三、不构成非法收购凤头鹰,应为送养关系;四、初犯、偶犯,到案后能如实供述犯罪事实、认罪态度好,依法应从轻处罚。原审被告人王亚军的上诉理由及其辩护人的辩护意见是:一、原审认定闫啸天、王亚军猎捕16只燕隼的事实不清、证据不足;二、不明知猎捕的隼为国家二级保护动物;三、初犯、偶犯,到案后能如实供述犯罪事实、认罪态度好,依法应从轻处罚。”其辩护人还提出,该案的鉴定书缺乏客观真实性,依法不应采信。原审被告人贠某某的上诉理由及其辩护人的辩护意见是:一、不明知购买的鹰隼系国家二级保护动物,购买鹰隼的行为不应判刑;二、犯罪情节轻微危害不大,不应认定犯罪;即使构成犯罪也应适用缓刑。经本院二审查明的事实和证据与一审相同,且经一审当庭质证、认证,合法有效,本院予以确认。综上,原判认定事实清楚,定罪准确,量刑适当,审判程序合法。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第二百二十五条第一款第(一)项之规定,裁定如下:
刑事二审裁定书2015-08-21河南省新乡市中级人民法院(2015)新中刑一终字第128号

法律咨询

电话咨询 周一到周日 9:00-18:00 027-85881208
关注公众号
免责申明:会员言论仅代表个人观点,本站不承担由此引起的法律责任 鄂ICP备18021267号-4 鄂公网安备42018502003405号 Powered by 听讼网 Copyright © 武汉听讼信息技术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