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思华

广西正大五星(覃塘)律师事务所

广西壮族自治区贵港市

律师简介

基本信息

  • 执业证号

案件统计

返回律师主页
上诉人陈锦辉因与被上诉人韦桂浪、苍梧县狮寨镇人民政府(以下简称狮寨镇政府)、苍梧县狮寨镇思丰村民委员会(以下简称思丰村委)买卖合同纠纷一案,不服广西壮族自治区苍梧县人民法院作出(2017)桂0421民初359号民事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本院于2018年3月5日受理后,依法组成合议庭进行了审理。本案现已审理终结。陈锦辉的上诉请求为:撤销原判,改判支持上诉人的诉讼请求,由三被上诉人共同支付上诉人角石款26125元。事实和理由为:1、苍梧县狮寨镇思丰村水泥路硬化工程筹备委员会是镇政府成立,黄锦铨为理事长,代表镇政府及村委会驻工地参加管理监督,2015年4月9月县委召集政府分管领导召开专题协调会明确由镇政府全面接管此项目,接管了筹资及上级专项拨款,镇政府也向韦桂浪支付了月100万元的工程款,因此,一审认定苍梧县狮寨镇人民政府不是涉案道路工程项目的法人、与本案当事人不存在法律关系错误;2、一审判决在认定该项目建设工程施工开支时,对凡未经韦桂浪签字认可的一律不认可为项目工程开支,显然是适用法律错误和认定事实错误,也显失公平。请求支持上诉人的诉讼请求。被上诉人韦桂浪答辩称,虽然韦桂浪没有上诉,但一审判决韦桂浪承担责任不正确。被上诉人苍梧县狮寨镇人民政府答辩称,本案所涉道路工程,未经立项,没有上级部门下达的项目文件,没有经过财评及招投标,政府不知情,也不是项目负责人;政府没有成立苍梧县狮寨镇思丰村水泥路硬化工程筹委会,也没有邀请黄锦铨为理事长;镇政府只是按照会议纪要的要求解决各方面的问题,没有与施工方签订合同,也没有接管该工程项目。被上诉人苍梧县狮寨镇思丰村民委员会答辩称,这一切都是黄锦铨搞出来的问题,与村委无关。陈锦辉一审的诉讼请求为:请求判决三被告共同支付原告角石款26125元。一审法院认定事实如下:苍梧县狮寨镇思丰村群众通过自筹、争取财政“一事一议”奖补等办法争取整合资金修建大旭至龙塘公路(属思丰至立湴连通公路工程其中一段)。2014年10月30日,思丰村委作为发包人与实际承包人韦桂浪签订了1份《思丰村乡村道路施工合同》,合同约定有,工程名称:思丰村路面硬化;工程地点:狮寨镇思丰村;承包范围:大旭至公劳冲口约7公里水泥硬化路面;承包方式:包工、包料;合同价款:每公里45万元。黄锦铨作为苍梧县狮寨镇思丰村水泥路硬化工程筹备委员会的理事长,其职责是负责全面协调工作。于2015年2月1日起至2月4日止,原告向购货单位为“黄锦全用”销售角石,谢晓庚在《发运单》购方人处签名签收单据10份,角石数量共124立方米。原告出具17份《发运单》中均未记载有货物的单价数。原告于2017年5月17日向该院提起诉讼,要求三被告共同支付原告角石款26125元。另查明,被告思丰村委在未筹措足够资金的情况下,没有按项目设计、预算、财评、招标、监理等基建程序便与实际承包人被告韦桂浪签订了施工合同并实施了工程建设施工。原告经营的狮寨锦辉石场未在工商部门登记注册。原告提供的17份《发运单》中购货单位为“黄锦全用”均不是指被告韦桂浪本人。庭审中,被告韦桂浪认可谢晓庚是工程施工队的人员,并对谢晓庚签收的单据予以认可,对黄锦铨签收的单据不予认可。庭审中,原告与被告韦桂浪对本案角石款均认可按单价110元/立方米计算。一审法院审理认为,本案争议的焦点有:一、狮寨镇政府是否为涉诉道路的法人并承担责任?二、被告思丰村委是否承担责任?三、被告韦桂浪应承担支付多少款额?一、关于狮寨镇政府是否为涉诉道路的法人并承担责任的问题。本案涉诉道路工程是苍梧县狮寨镇思丰村群众通过自筹、争取财政“一事一议”奖补等办法争取整合资金修建工程,此项目带有公益性质,是被告思丰村委在未筹措足够资金的情况下,没有按项目设计、预算、财评、招标、监理等基建程序便与实际承包人被告韦桂浪签订了施工合同并实施了工程建设施工,原告提供的苍梧县人民政府的会议纪要、有关部门的文件,均不能证实狮寨镇政府是本案涉诉道路工程项目的法人,狮寨镇政府与本案当事人不存在法律关系,原告列狮寨镇政府为本案被告,并向狮寨镇政府主张权利,没有法律依据,该院不予以支持。二、关于被告思丰村委是否承担责任的问题。本案是买卖合同纠纷,合同相对性是合同之间的基础,特定的权利义务关系产生于合同当事人之间,除非有法律的特别规定,否则只有合同当事人能基于合同向对方提出请求,而不能向与其没有合同关系的第三人提出请求。虽然《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建设工程施工合同纠纷案件适用法律问题的解释》第二十六条第二款规定:“实际施工人以发包人为被告主张权利的,人民法院可以追加转包人或者违法分包人为本案当事人。发包人只在欠付工程价款范围内对实际施工人承担责任。”该条规定赋予了“实际施工人”突破合同相对性,在欠付工程款范围内起诉合同相对人以外的发包人的权利,但并没有赋予买卖合同相对人这样的权利,买卖合同的相对人并不是“实际施工人”。本案原告不是“实际施工人”,原告主张是与被告韦桂浪之间形成买卖合同关系,根据合同相对性原则,原告应向合同的相对方即被告韦桂浪主张权利。原告要求发包人即被告思丰村委承担支付责任,没有法律依据,该院不予以支持。三、被告韦桂浪应承担支付多少款额的问题。债务应当清偿,本案被告韦桂浪对《发运单》中是工程施工队的人员谢晓庚签收的单据予以认可,被告韦桂浪与原告之间已形成了合法的买卖合同关系,该院对此予以确认。被告韦桂浪没有履行给付角石款义务,其行为违反了诚实信用原则,理应承担相应的民事责任。庭审中,原告与被告韦桂浪对本案角石款均认可按单价110元/立方米计算,因此,被告韦桂浪应支付原告角石款13640元(124立方米×110元/立方米)。被告韦桂浪对黄锦铨签名签收单据7份,角石数量共91立方米不予认可,原告没有提供充分的证据加以证实,该院对该部分款项不予以支持。综上所述,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总则》第一百七十六条,《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一百零七条,《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六十四条第一款、第一百四十四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民事诉讼证据的若干规定》第二条的规定,判决:一、被告韦桂浪应支付原告陈锦辉角石款13640元;二、驳回原告陈锦辉的其他诉讼请求。在二审诉讼中,上诉人韦桂浪提交了光盘两张、收条一份,你证明石场是韦桂浪与黄锦铨合伙经营;《送货单》、《租机合同》、《钩机结算单》、《收条》两份、思丰村硬化道路石场支出数据》,证明韦桂浪投资石场,不存在购买黄炳森原材料的问题;图片两张,证明钩机是韦桂浪租的,韦桂浪是石场合伙人。上诉人陈锦辉质证称,即使是黄炳森的石场,也是另一法律关系,韦桂浪所举证据与本案无关,照片不能说明任何问题。狮寨镇政府质证认为这些证据与政府无关。思丰村委会质证称不清楚。鉴于韦桂浪所举证据是为了证明与案外人黄锦铨存在合伙经营石场的事实,而本案审理的是陈锦辉与韦桂浪之间的买卖关系,故本院对上述证据不予采信。由于各方当事人均未能举证否定一审判决认定的事实,故本院对一审判决认定的事实予以确认。另查明,除道路硬化工程外,狮寨镇政府和思丰村委承认当时黄锦铨有一个建设便民桥的工程,韦桂浪则认为便民桥同样使用石场的原材料。
民事二审判决书2018-05-07广西壮族自治区梧州市中级人民法院(2018)桂04民终113号
上诉人莫海妃因与被上诉人韦桂浪、苍梧县狮寨镇人民政府(以下简称狮寨镇政府)、苍梧县狮寨镇思丰村民委员会(以下简称思丰村委)买卖合同纠纷一案,不服广西壮族自治区苍梧县人民法院作出的(2017)桂0421民初360号民事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本院于2018年3月5日受理后,依法组成合议庭进行了审理。本案现已审理终结。莫海妃的上诉请求为:撤销原判,改判支持上诉人的诉讼请求,由三被上诉人共同支付上诉人水泥款17200元。事实和理由为:1、苍梧县狮寨镇思丰村水泥路硬化工程筹备委员会是镇政府成立,黄锦铨为理事长,代表镇政府及村委会驻工地参加管理监督,2015年4月9月县委召集政府分管领导召开专题协调会明确由镇政府全面接管此项目,接管了筹资及上级专项拨款,镇政府也向韦桂浪支付了月100万元的工程款,因此,一审认定苍梧县狮寨镇人民政府不是涉案道路工程项目的法人、与本案当事人不存在法律关系错误;2、一审判决在认定该项目建设工程施工开支时,对凡未经韦桂浪签字认可的一律不认可为项目工程开支,显然是适用法律错误和认定事实错误,也显失公平。请求支持上诉人的诉讼请求。被上诉人答辩称,被上诉人韦桂浪答辩称,虽然韦桂浪没有上诉,但一审判决韦桂浪承担责任不正确。被上诉人苍梧县狮寨镇人民政府答辩称,本案所涉道路工程,未经立项,没有上级部门下达的项目文件,没有经过财评及招投标,政府不知情,也不是项目负责人;政府没有成立苍梧县狮寨镇思丰村水泥路硬化工程筹委会,也没有邀请黄锦铨为理事长;镇政府只是按照会议纪要的要求解决各方面的问题,没有与施工方签订合同,也没有接管该工程项目。被上诉人苍梧县狮寨镇思丰村民委员会答辩称,这一切都是黄锦铨搞出来的问题,与村委无关。莫海妃一审的诉讼请求为:请求判决三被告共同支付原告水泥款17200元。一审法院认定如下事实:苍梧县狮寨镇思丰村群众通过自筹、争取财政“一事一议”奖补等办法争取整合资金修建大旭至龙塘公路(属思丰至立湴连通公路工程其中一段)。2014年10月30日,思丰村委作为发包人与实际承包人韦桂浪签订了1份《思丰村乡村道路施工合同》,合同约定有,工程名称:思丰村路面硬化;工程地点:狮寨镇思丰村;承包范围:大旭至公劳冲口约7公里水泥硬化路面;承包方式:包工、包料;合同价款:每公里45万元。黄锦铨作为苍梧县狮寨镇思丰村水泥路硬化工程筹备委员会的理事长,其职责是负责全面协调工作。原告以顾客持有联《收据》1张,内容记载:“2015年2月4日,今收到水泥40×430元,(未付款),金额(大写)壹万柒仟贰佰元整,¥17200元,记帐莫海妃,经手人黄锦铨。”于2017年5月17日向该院提起诉讼,要求三被告共同支付原告水泥款17200元。另查明,被告思丰村委在未筹措足够资金的情况下,没有按项目设计、预算、财评、招标、监理等基建程序便与实际承包人被告韦桂浪签订了施工合同并实施了工程建设施工。一审法院审理认为,本案争议的焦点有:一、狮寨镇政府是否为涉诉道路的法人并承担责任?二、被告思丰村委是否承担责任?三、被告韦桂浪是否应承担支付责任?一、狮寨镇政府是否为涉诉道路的法人并承担责任的问题。本案涉诉道路工程是苍梧县狮寨镇思丰村群众通过自筹、争取财政“一事一议”奖补等办法争取整合资金修建工程,此项目带有公益性质,是被告思丰村委在未筹措足够资金的情况下,没有按项目设计、预算、财评、招标、监理等基建程序便与实际承包人被告韦桂浪签订了施工合同并实施了工程建设施工,原告提供的苍梧县人民政府的会议纪要、有关部门的文件,均不能证实狮寨镇政府是本案涉诉道路工程项目的法人,狮寨镇政府与本案当事人不存在法律关系,原告列狮寨镇政府为本案被告,并向狮寨镇政府主张权利,没有法律依据,该院不予以支持。二、被告思丰村委是否承担责任的问题。本案是买卖合同纠纷,合同相对性是合同之间的基础,特定的权利义务关系产生于合同当事人之间,除非有法律的特别规定,否则只有合同当事人能基于合同向对方提出请求,而不能向与其没有合同关系的第三人提出请求。虽然《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建设工程施工合同纠纷案件适用法律问题的解释》第二十六条第二款规定:“实际施工人以发包人为被告主张权利的,人民法院可以追加转包人或者违法分包人为本案当事人。发包人只在欠付工程价款范围内对实际施工人承担责任。”该条规定赋予了“实际施工人”突破合同相对性,在欠付工程款范围内起诉合同相对人以外的发包人的权利,但并没有赋予买卖合同相对人这样的权利,买卖合同的相对人并不是“实际施工人”。本案原告不是“实际施工人”,原告主张是与被告韦桂浪之间形成买卖合同关系,根据合同相对性原则,原告应向合同的相对方即被告韦桂浪主张权利。原告要求发包人即被告思丰村委承担支付责任,没有法律依据,该院不予以支持。三、被告韦桂浪是否应承担支付责任的问题。原告提供的《收据》,不能充分证实原告与被告韦桂浪之间存在买卖合同关系,且被告韦桂浪不予认可,原告没有提供其他证据证明《收据》中经手人黄锦铨与被告韦桂浪形成授权委托关系,也没有提供充分证据证实货物为被告韦桂浪所用,原告应承担举证不能的不利后果。综上所述,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六十四条第一款、第一百四十四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民事诉讼证据的若干规定》第二条的规定,判决:驳回原告莫海妃的诉讼请求。在二审诉讼中,韦桂浪提交了光盘两张、收条一份,拟证明石场是韦桂浪与黄锦铨合伙经营;《送货单》、《租机合同》、《钩机结算单》、《收条》两份、思丰村硬化道路石场支出数据》,证明韦桂浪投资石场,不存在购买黄炳森原材料的问题;图片两张,证明钩机是韦桂浪租的,韦桂浪是石场合伙人。上诉人莫海妃质证称,即使是黄炳森的石场,也是另一法律关系,韦桂浪所举证据与本案无关,照片不能说明任何问题。狮寨镇政府质证认为这些证据与政府无关。思丰村委会质证称不清楚。鉴于韦桂浪所举证据是为了证明与案外人黄锦铨存在合伙经营石场的事实,而本案审理的是莫海妃与韦桂浪之间的买卖关系,故本院对上述证据不予采信。由于各方当事人均未能举证否定一审判决认定的事实,故本院对一审判决认定的事实予以确认。另查明,除道路硬化工程外,狮寨镇政府和思丰村委承认当时黄锦铨有一个建设便民桥的工程,韦桂浪则认为便民桥同样使用石场的原材料。
民事二审判决书2018-05-07广西壮族自治区梧州市中级人民法院(2018)桂04民终112号
上诉人黎育辉因与被上诉人韦桂浪、苍梧县狮寨镇人民政府(以下简称狮寨镇政府)、苍梧县狮寨镇思丰村民委员会(以下简称思丰村委)买卖合同纠纷一案,不服广西壮族自治区苍梧县人民法院作出(2017)桂0421民初367号民事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本院于2018年3月5日受理后,依法组成合议庭,进行了审理。本案现已审理终结。黎育辉的上诉请求为:撤销原判,改判支持上诉人的诉讼请求,由三被上诉人共同支付水泥款158446.4元给上诉人。事实和理由为:1、苍梧县狮寨镇思丰村水泥路硬化工程筹备委员会是镇政府成立,黄锦铨为理事长,代表镇政府及村委会驻工地参加管理监督,2015年4月9月县委召集政府分管领导召开专题协调会明确由镇政府全面接管此项目,接管了筹资及上级专项拨款,镇政府也向韦桂浪支付了月100万元的工程款,因此,一审认定苍梧县狮寨镇人民政府不是涉案道路工程项目的法人、与本案当事人不存在法律关系错误;2、一审判决在认定该项目建设工程施工开支时,对凡未经韦桂浪签字认可的一律不认可为项目工程开支,显然是适用法律错误和认定事实错误,也显失公平。请求支持上诉人的诉讼请求。被上诉人韦桂浪答辩称,虽然韦桂浪没有上诉,但一审判决韦桂浪承担责任不正确。被上诉人苍梧县狮寨镇人民政府答辩称,本案所涉道路工程,未经立项,没有上级部门下达的项目文件,没有经过财评及招投标,政府不知情,也不是项目负责人;政府没有成立苍梧县狮寨镇思丰村水泥路硬化工程筹委会,也没有邀请黄锦铨为理事长;镇政府只是按照会议纪要的要求解决各方面的问题,没有与施工方签订合同,也没有接管该工程项目。被上诉人苍梧县狮寨镇思丰村民委员会答辩称,这一切都是黄锦铨搞出来的问题,与村委无关。黎育辉一审的诉讼请求为:请求判决三被告共同支付原告水泥款158446.40元。一审法院认定如下事实:苍梧县狮寨镇思丰村群众通过自筹、争取财政“一事一议”奖补等办法争取整合资金修建大旭至龙塘公路(属思丰至立湴连通公路工程其中一段)。2014年10月30日,思丰村委作为发包人与实际承包人韦桂浪签订了1份《思丰村乡村道路施工合同》,合同约定有,工程名称:思丰村路面硬化;工程地点:狮寨镇思丰村;承包范围:大旭至公劳冲口约7公里水泥硬化路面;承包方式:包工、包料;合同价款:每公里45万元。黄锦铨作为苍梧县狮寨镇思丰村水泥路硬化工程筹备委员会的理事长,其职责是负责全面协调工作。于2015年1月24日起至2月2日止,原告向提货单位为“狮寨黄老板”销售425#华润水泥,谢晓庚签名签收单据4份,水泥数量共210.26吨;李志强签名签收单据2份,水泥数量共104.88吨。原告出具的《发货单》中均未记载有货物的单价数。原告于2017年5月17日向本院提起诉讼,要求三被告共同支付原告水泥款158446.40元。另查明,被告思丰村委在未筹措足够资金的情况下,没有按项目设计、预算、财评、招标、监理等基建程序便与实际承包人被告韦桂浪签订了施工合同并实施了工程建设施工。原告提供的7份《发货单》中提货单位为“狮寨黄老板”均不是指被告韦桂浪本人。庭审中,被告韦桂浪认可谢晓庚、李志强两人是工程施工队的人员,并对两人签收的单据予以认可,对黄锦铨签收的单据不予认可。一审法院审理认为,本案争议的焦点有:一、狮寨镇政府是否为涉诉道路的法人并承担责任?二、被告思丰村委是否承担责任?三、被告韦桂浪应承担支付多少款额?一、关于狮寨镇政府是否为涉诉道路的法人并承担责任的问题。本案涉诉道路工程是苍梧县狮寨镇思丰村群众通过自筹、争取财政“一事一议”奖补等办法争取整合资金修建工程,此项目带有公益性质,是被告思丰村委在未筹措足够资金的情况下,没有按项目设计、预算、财评、招标、监理等基建程序便与实际承包人被告韦桂浪签订了施工合同并实施了工程建设施工,原告提供的苍梧县人民政府的会议纪要、有关部门的文件,均不能证实狮寨镇政府是本案涉诉道路工程项目的法人,狮寨镇政府与本案当事人不存在法律关系,原告列狮寨镇政府为本案被告,并向狮寨镇政府主张权利,没有法律依据,该院不予以支持。二、关于被告思丰村委是否承担责任的问题。本案是买卖合同纠纷,合同相对性是合同之间的基础,特定的权利义务关系产生于合同当事人之间,除非有法律的特别规定,否则只有合同当事人能基于合同向对方提出请求,而不能向与其没有合同关系的第三人提出请求。虽然《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建设工程施工合同纠纷案件适用法律问题的解释》第二十六条第二款规定:“实际施工人以发包人为被告主张权利的,人民法院可以追加转包人或者违法分包人为本案当事人。发包人只在欠付工程价款范围内对实际施工人承担责任。”该条规定赋予了“实际施工人”突破合同相对性,在欠付工程款范围内起诉合同相对人以外的发包人的权利,但并没有赋予买卖合同相对人这样的权利,买卖合同的相对人并不是“实际施工人”。本案原告不是“实际施工人”,原告主张是与被告韦桂浪之间形成买卖合同关系,根据合同相对性原则,原告应向合同的相对方即被告韦桂浪主张权利。原告要求发包人即被告思丰村委承担支付责任,没有法律依据,该院不予以支持。三、关于被告韦桂浪应承担支付多少款额的问题。债务应当清偿,本案被告韦桂浪对《发货单》中是工程施工队的人员谢晓庚、李志强签收的单据予认可,被告韦桂浪与原告之间已形成了合法的买卖合同关系,该院对此予以确认。被告韦桂浪没有履行给付水泥款义务,其行为违反了诚实信用原则,理应承担相应的民事责任。原告主张水泥按单价每吨430元计算,符合当时425#华润水泥的市场价格,谢晓庚、李志强签收水泥共计315.14吨,因此,被告韦桂浪应支付原告水泥款135510.20元(315.14吨×430元/吨)。被告韦桂浪对黄锦铨签收的单据1份,水泥数量共53.34吨不予认可,原告没有提供充分的证据加以证实,该院对该部分款项不予以支持。综上所述,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总则》第一百七十六条,《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一百零七条,《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六十四条第一款、第一百四十四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民事诉讼证据的若干规定》第二条的规定,判决:一、被告韦桂浪应支付原告黎育辉水泥款135510.20元;二、驳回原告黎育辉的其他诉讼请求。在二审诉讼中,上诉人韦桂浪提交了光盘两张、收条一份,证明石场是韦桂浪与黄锦铨合伙经营;《送货单》、《租机合同》、《钩机结算单》、《收条》两份、《思丰村硬化道路石场支出数据》,证明韦桂浪投资石场,不存在购买黄炳森原材料的问题;图片两张,证明钩机是韦桂浪租的,韦桂浪是石场合伙人。上诉人黎育辉质证称,即使是黄炳森的石场,也是另一法律关系,韦桂浪所举证据与本案无关,照片不能说明任何问题。狮寨镇政府质证认为这些证据与政府无关。思丰村委会质证称不清楚。鉴于韦桂浪所举证据是为了证明与案外人黄锦铨存在合伙经营石场的事实,而本案审理的是黎育辉与韦桂浪之间的买卖关系,故本院对上述证据不予采信。由于各方当事人均未能举证否定一审判决认定的事实,故本院对一审判决认定的事实予以确认。另查明,除道路硬化工程外,狮寨镇政府和思丰村委承认当时黄锦铨有一个建设便民桥的工程,韦桂浪则认为便民桥同样使用石场的原材料。
民事二审判决书2018-05-07广西壮族自治区梧州市中级人民法院(2018)桂04民终111号
上诉人甘国伟因与被上诉人甘启任返还原物纠纷一案,不服贵港市港北区人民法院(2017)桂0802民初3143号民事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本院依法组成合议庭审理了本案,现已审理终结。甘国伟上诉请求:撤销一审判决,改判被上诉人返还上诉人42000元及利息(以本金42000元为基数,自2015年7月21日起至判决还清之日止,按年利率24%计算,暂计至起诉时止约20160元)和赔偿上诉人的经济损失24203.4元。事实与理由:2015年3月,上诉人在取得广西广业建筑广西公司分包的贵港市港南区小学教师周转房主体项目工程后,将工程项目以包工不包料的形式转包给被上诉人,人工费用包干50021.6元。2015年7月21日,上诉人向被上诉人支付42000元人工费,但因被上诉人未将人工费支付给其所招用的工人,导致其所雇请的工人申请劳动仲裁,仲裁裁决广西广业建筑广西公司向XXX等32人支付74225元人工费。广西广业建筑广西公司在支付了68825元人工费后在上诉人的工程款中扣减了该款项。该人工费本应由被上诉人在上诉人支付给其的人工费42000元支付,在上诉人已支付该人工费后,被上诉人继续占有该42000元无法律依据,应当返还上诉人并支付利息。上诉人与被上诉人约定的人工费为50021.6元,超出部分24203.4元上诉人已垫付,被上诉人也应返还上诉人。甘启任辩称,工程没有结算,上诉人实际上还尚欠被上诉人15900元,请求二审法院驳回上诉人的上诉请求,维持原判。甘国伟向一审法院起诉请求:1.判决被告返还原告42000元及利息(利息计算:以本金42000元为基数自2015年7月21日起至判决还清之日止,按年利率24%计算,暂计至起诉时止约20160元);2.判决被告赔偿原告经济损失24203.4元;3.被告负担本案全部诉讼费。一审法院认定事实:贵港市港南区八塘镇中心小学、八塘镇学山小学教师周转房工程由广西广业建筑工程有限公司承建后,该公司贵港项目工程经理甘国伟口头将工程发包给甘启任,由甘启任自行招工。甘启任招用31位民工,于2015年6月到工程地点施工。同年7月21日,甘国伟支付甘启任两项工程第一层主体进度款42000元。同月27日,甘国伟以甘启任做工进度慢、质量也达不到要求为由,停止甘启任及其招用民工的工作。至今,双方没有结算工程款。一审法院认为,甘国伟未能提供证据证明甘启任无权占有42000元及造成其经济损失24203.4元的事实,因此,甘国伟请求被告甘启任返还42000元及利息以及经济损失24203.4元,没有事实依据,一审法院不予支持。一审法院判决:驳回原告甘国伟的诉讼请求。案件受理费1960元,由原告甘国伟负担。
民事二审判决书2018-04-26广西壮族自治区贵港市中级人民法院(2018)桂08民终350号
上诉人陈春因与被上诉人陈烜辉、潘小敏民间借贷纠纷一案,不服贵港市港北区人民法院作出的(2017)桂0802民初150号民事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本院依法组成合议庭审理了本案。本案现已审理终结。上诉人陈春上诉请求:1、撤销贵港市港北区人民法院作出的(2017)0802民初150号民事判决,改判两被上诉人共同返还上诉人借款本金10万元及利息48000(以10万元为本金,按每月2%利率从2015年1月开始暂计至2016年12月,往后利息继续计算至法院生效判决文书确定的还款之日止);2、本案全部诉讼费用由两被上诉人承担。事实与理由:一审法院认定事实不清,适用法律错误。首先,一审法院认定10万元并未用于被上诉人潘小敏治疗明显错误。上诉人与被上诉人之间的借款有银行转账为证,并且借款发生后被上诉人潘小敏亦一直为该笔借款支付利息,上诉人与被上诉人之间借款的落款时间是由于笔误,一审法院因此否认该客观事实的存在明显是事实认定不清。其次,一审法院适用法律错误。本案应适用《合同法》关于民间借贷法律关系、《婚姻法》及婚姻法相关司法解释关于夫妻共同债务认定的相关法律,一审法院没有依法适用法律,属于适用法律错误。被上诉人陈烜辉答辩称,同意上诉人的意见。被上诉人潘小敏答辩称,上诉人的上诉理由、请求没有事实根据及法律依据。一审判决认定事实正确,��用法律恰当。请求二审法院维持原判,驳回上诉人的上诉请求。上诉人陈春向一审法院起诉请求:判令两被告返还借款本金10万元并从2015年1月开始按照月利率2%计算利息至还清之日止。一审法院认定事实:原告与被告陈烜辉系姐弟关系;两被告系夫妻关系。被告陈烜辉书写借条给原告收执,并提供转账凭证,其中借条载明:“今借到陈春现金人民币10万元整用于潘小敏蛛网膜下腔出血医疗费。已转到卡号:45×××04为准。借款人:陈烜辉2014年1月4日”。转账凭证显示,陈春于2014年1月10日转至陈烜辉账户10万元。另查明,从2014年3月份开始至2014年11月,被告潘小敏按月利率2.5%或2%支付利息到原告账户。同时,本院另一份判决(2016)桂0802民初字2288号(原告陈烜辉与被告潘小敏离婚纠纷案)载明,“在该案卷的庭审笔录中陈烜辉陈述,欠我姐陈春10万元,用于2014年被告脑膜炎住院,借陈春10万元应急,后用于投资陈杰胜”。案外人陈杰胜表示,“大概2014年,陈烜辉投了10万元在其开办的厂,当时他提了一下这钱是从他姐那里拿的。对于利息如何支付,陈杰胜说开始是按照2分半3分给利息潘小敏,现在经济不景气,就没有利息支付了”。一审法院认为:关于双方借贷关系是否成立的问题,根据原告提供的借条及其起诉意见均称被告陈烜辉是因潘小敏蛛网膜下腔出血急于治疗而于2014年1月4日向原告借款10万元,而潘小敏是2014年1月5日病发,于1月6日住院治疗,被告陈烜辉在潘小敏发病前且未经检查的情况下就以潘小敏蛛网膜下腔出血的理由,于2014年1月4日向原告借款显然与常理不符。且经庭审查明,该10万元并未用于潘小敏的疾病治疗,而是投入到陈杰胜处作为投资款,故该借条的真实性以及证明内容本院不予认定。对于原告转款10万元给被告陈烜辉是否属于双方的借贷,虽然潘小敏支付过一定的利息给原告,但潘小敏所支付的利息来自于陈杰胜,陈杰胜称该10万元为陈烜辉的投资款,以上均未明确反映出该款项源于原、被告之间的借贷关系而产生,原告亦未提供其他证据予以证实,因此原告的诉讼请求缺乏事实及法律依据,本院不予支持。判决:驳回原告陈春的诉讼请求。二审期间,上诉人陈春与被上诉人陈烜辉均承认本案所涉的10万元《借条》为事后补写;上诉人提交医院缴费单、住院费用清单,拟证实被上诉人潘小敏住院花费5万多元;上诉人提交通话录音,拟证���被上诉人陈烜辉与案外人陈杰胜无交情,本案的10万元投资款事宜只发生在上诉人潘小敏与陈杰胜之间。另查明,两被上诉人在陈杰胜处共投资45万元,其中10万元为本案争议的款项;同时,上诉人自愿放弃利息,仅要求两被上诉人返还10万元本金。其他事实与一审法院查明的事实相同。
民事二审判决书2017-12-27广西壮族自治区贵港市中级人民法院(2017)桂08民终1750号
原告梁坚文与被告莫永胜、南丹县永胜木材加工厂买卖合同纠纷一案,本院于2018年1月16日立案后,依法适用简易程序,于2018年2月23日公开开庭审理了本案,原告委托诉讼代理人何向阳、陈思华到庭参加诉讼,被告莫永胜、南丹县永胜木材加工厂经本院传票传唤无正当理由拒不到庭参加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民事一审判决书2018-03-20贵港市港南区人民法院(2018)桂0803民初131号
上诉人黄炳林因与上诉人韦桂浪、被上诉人苍梧县狮寨镇人民政府(以下简称狮寨镇政府)、苍梧县狮寨镇思丰村民委员会(以下简称思丰村委)买卖合同纠纷一案,不服广西壮族自治区苍梧县人民法院(2017)桂0421民初358号民事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本院于2018年3月5日受理后,依法组成合议庭进行了审理。本案现已审理终结。黄炳森的上诉请求为:撤销原判,改判支持上诉人的诉讼请求,由三被上诉人共同支付上诉人河沙、角石、石粉等建筑材料款461925元。事实和理由为:1、苍梧县狮寨镇思丰村水泥路硬化工程筹备委员会是镇政府成立,黄锦铨为理事长,代表镇政府及村委会驻工地参加管理监督,2015年4月9月县委召集政府分管领导召开专题协调会明确由镇政府全面接管此项目,接管了筹资及上级专项拨款,镇政府也向韦桂浪支付了月100万元的工程款,因此,一审认定苍梧县狮寨镇人民政府不是涉案道路工程项目的法人、与本案当事人不存在法律关系错误;2、一审判决在认定该项目建设工程施工开支时,对凡未经韦桂浪签字认可的一律不认可为项目工程开支,显然是适用法律错误和认定事实错误,也显失公平。请求支持上诉人的诉讼请求。韦桂浪的上诉请求为:1、撤销原判第一项,改判上诉人无需向被上诉人支付角石、石粉及河沙款451770元;2、一、二审诉讼费由被上诉人负担。事实和理由为:1、被上诉人黄炳森虽提交了送货单和收据,但这些单据仅能证明西牛爽石场向上诉人的项目供应角石、河沙、石粉,不能证明西牛爽石场属被上诉人所有,西牛爽石场是上诉人与黄锦铨合伙经营,因此,被上诉人并非本案适格主体;2、上诉人与被上诉人不存在买卖合同关系,西牛爽石场不是被上诉人黄炳森所有,上诉人的工程项目未向被上诉人购买过角石、石粉及河沙,不需要支付货款。请求支持上诉人的上诉请求。被上诉人苍梧县狮寨镇人民政府答辩称,本案所涉道路工程,未经立项,没有上级部门下达的项目文件,没有经过财评及招投标,政府不知情,也不是项目负责人;政府没有成立苍梧县狮寨镇思丰村水泥路硬化工程筹委会,也没有邀请黄锦铨为理事长;镇政府只是按照会议纪要的要求解决各方面的问题,没有与施工方签订合同,也没有接管该工程项目。被上诉人苍梧县狮寨镇思丰村民委员会答辩称,这一切都是黄锦铨搞出来的问题,与村委无关。黄炳森一审的诉讼请求为:请求判决三被告共同支付原告角石、石粉及河沙款共461925元。一审法院认定如下事实:苍梧县狮寨镇思丰村群众通过自筹、争取财政“一事一议”奖补等办法争取整合资金修建大旭至龙塘公路(属思丰至立湴连通公路工程其中一段)。2014年10月30日,思丰村委作为发包人与实际承包人韦桂浪签订了1份《思丰村乡村道路施工合同》,合同约定有,工程名称:思丰村路面硬化;工程地点:狮寨镇思丰村;承包范围:大旭至公劳冲口约7公里水泥硬化路面;承包方式:包工、包料;合同价款:每公里45万元。黄锦铨作为苍梧县狮寨镇思丰村水泥路硬化工程筹备委员会的理事长,其职责是负责全面协调工作。于2014年10月30日起至2015年2月4日止,原告经营的西牛爽石场以收货方签名确认后结算方式向被告韦桂浪的施工队供应角石、石粉及河沙。谢晓庚和李志强是被告韦桂浪的工程施工队人员,谢晓庚签名签收原告角石1695立方米(单据160份)、石粉661立方米(单据48份)、河沙1150立方米(单据116份);李志强签名签收原告角石581立方米(单据60份)、河沙38立方米(单据3份)。原告于2017年5月17日向该院提起诉讼,要求三被告共同支付原告角石、石粉及河沙款共461925元。另查明,被告思丰村委在未筹措足够资金的情况下,没有按项目设计、预算、财评、招标、监理等基建程序便与实际承包人被告韦桂浪签订了施工合同并实施了工程建设施工。原告经营的西牛爽石场未在工商部门登记注册。庭审中,被告韦桂浪对黄锦铨签收的单据12份、无签收人签名的单据12份以及被告用石场库存角石90立方米的事实不予认可;原告与被告韦桂浪对本案角石、石粉及河沙款认可均按单价110元/立方米计算。一审法院审理认为,本案争议的焦点有:一、狮寨镇政府是否为涉诉道路的法人并承担责任?二、被告思丰村委是否承担责任?三、被告韦桂浪应承担支付多少款额?一、关于狮寨镇政府是否为涉诉道路的法人并承担责任的问题。本案涉诉道路工程是苍梧县狮寨镇思丰村群众通过自筹、争取财政“一事一议”奖补等办法争取整合资金修建工程,此项目带有公益性质,是被告思丰村委在未筹措足够资金的情况下,没有按项目设计、预算、财评、招标、监理等基建程序便与实际承包人被告韦桂浪签订了施工合同并实施了工程建设施工,原告提供的苍梧县人民政府的会议纪要、有关部门的文件,均不能证实狮寨镇政府是本案涉诉道路工程项目的法人,狮寨镇政府与本案当事人不存在法律关系,原告列狮寨镇政府为本案被告,并向狮寨镇政府主张权利,没有法律依据,该院不予以支持。二、关于被告思丰村委是否承担责任的问题。本案是买卖合同纠纷,合同相对性是合同之间的基础,特定的权利义务关系产生于合同当事人之间,除非有法律的特别规定,否则只有合同当事人能基于合同向对方提出请求,而不能向与其没有合同关系的第三人提出请求。虽然《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建设工程施工合同纠纷案件适用法律问题的解释》第二十六条第二款规定:“实际施工人以发包人为被告主张权利的,人民法院可以追加转包人或者违法分包人为本案当事人。发包人只在欠付工程价款范围内对实际施工人承担责任。”该条规定赋予了“实际施工人”突破合同相对性,在欠付工程款范围内起诉合同相对人以外的发包人的权利,但并没有赋予买卖合同相对人这样的权利,买卖合同的相对人并不是“实际施工人”。本案原告不是“实际施工人”,原告主张是与被告韦桂浪之间形成买卖合同关系,根据合同相对性原则,原告应向合同的相对方即被告韦桂浪主张权利。原告要求发包人即被告思丰村委承担支付责任,没有法律依据,该院不予以支持。三、关于被告韦桂浪应承担支付多少款额的问题。债务应当清偿,本案被告韦桂浪对发货单及收据中是工程施工队人员谢晓庚、李志强签收的单据予以认可,被告韦桂浪与原告之间已形成了合法的买卖合同关系,该院对此予以确认。被告韦桂浪没有履行给付货款义务,其行为违反了诚实信用原则,理应承担相应的民事责任。庭审中,原告与被告韦桂浪对本案角石、石粉及河沙款认可均按单价110元/立方米计算,谢晓庚签名签收角石1695立方米(单据160份)、石粉661立方米(单据48份)、河沙1150立方米(单据116份);有李志强签名签收角石581立方米(单据60份)、河沙38立方米(单据3份),因此,被告韦桂浪应支付原告角石款250360元[(1695立方米+581立方米)×110元/立方米],河沙款130680元[(1150立方米+38立方米)×110元/立方米];谢晓庚签名签收石粉为661立方米(单据48份),本案原告主张石粉为643立方米,是其真实意思表示,该院予以确认,因此,被告韦桂浪应支付原告石粉款70730元(643立方米×110元/立方米)。以上合计,被告韦桂浪应支付原告角石、石粉及河沙款共451770元(250360元+70730元+130680元)。被告韦桂浪对黄锦铨签收的单据12份、被告用石场库存角石90立方米、无签收人签名的单据12份不予认可,黄锦铨与被告韦桂浪之间未有授权委托关系,原告也没有提供充分的证据加以证实,该院对该部分的款项不予以支持。被告韦桂浪辩称其与原告合伙经营西牛爽石场,没有提供证据加以证实,该院不予采信。综上所述,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总则》第一百七十六条,《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一百零七条,《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六十四条第一款、第一百四十四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民事诉讼证据的若干规定》第二条的规定,判决:一、被告韦桂浪应支付原告黄炳森角石、石粉及河沙款共451770元;二、驳回原告黄炳森的其他诉讼请求。在二审诉讼中,上诉人韦桂浪提交了光盘两张、收条一份,证明石场是韦桂浪与黄锦铨合伙经营;《送货单》、《租机合同》、《钩机结算单》、《收条》两份、思丰村硬化道路石场支出数据》,证明韦桂浪投资石场,不存在购买黄炳森原材料的问题;图片两张,证明钩机是韦桂浪租的,韦桂浪是石场合伙人。上诉人黄炳森质证称,韦桂浪所举证据与本案无关,照片不能说明任何问题。狮寨镇政府质证认为这些证据与政府无关。思丰村委会质证称不清楚。鉴于韦桂浪所举证据是为了证明与案外人黄锦铨存在合伙经营石场的事实,而且不足以证明石场是由黄锦铨、韦桂浪合伙经营,而本案审理的是黄炳森与韦桂浪之间的买卖关系,故本院对上述证据不予采信。由于各方当事人均未能举证否定一审判决认定的事实,故本院对一审判决认定的事实予以确认。另查明,除道路硬化工程外,狮寨镇政府和思丰村委承认当时黄锦铨有一个建设便民桥的工程,韦桂浪则认为便民桥同样使用石场的原材料。
民事二审判决书2018-05-07广西壮族自治区梧州市中级人民法院(2018)桂04民终114号
电话咨询 周一到周日 9:00-18:00 027-85881208
关注公众号
免责申明:会员言论仅代表个人观点,本站不承担由此引起的法律责任 鄂ICP备18021267号-4 鄂公网安备42018502003405号 Powered by 听讼网 Copyright © 武汉听讼信息技术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