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志强

河南湛河律师事务所

河南省平顶山市

律师简介

基本信息

  • 执业证号14104199610521927

案件统计

返回律师主页
上诉人张国全、张飞与被上诉人河南XX运输集团有限公司平顶山市分公司(以下简称XX公司)、李晓丽、陶建新挂靠经营合同纠纷一案,张国全、张飞原审诉请判令:1.XX公司、李晓丽、陶建新返还张国全、张飞豫D×××××主车一台,豫D9**挂车一台;2.赔偿营运费605000元,赔偿货款和装卸费24582元,计629582元;3.对双方购车及相关费用进行清算;4.诉讼费由XX公司、李晓丽、陶建新负担。平顶山市湛河区人民法院于2015年7月28日作出(2014)湛民一初字第473号民事判决后,张国全、张飞不服,提出上诉。本院于2015年11月4日受理此案后,依法组成合议庭于2015年11月16日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原审查明,张国全、张飞系父子关系。李晓丽于2007年3月至2011年5月间在XX公司任出纳。2012年8月20日双方解除劳动关系。李晓丽在XX公司工作期间,张国全通过李晓丽、陶建新将豫D×××××号、豫D×××××挂号车辆挂靠至XX公司名下。李晓丽和陶建新不下欠XX公司该车购车款。张国全分期购买涉诉车辆,并向李晓丽偿还购车费用并缴纳车辆保险费、管理费等费用,李晓丽给其出具收据。因双方当事人对账无果,张国全申请对张飞、张国全、李晓丽等的车辆买卖所产生的费用进行会计审计。经本院委托,河南金豫会计事务所有限公司出具情况说明,显示该会计事务所因该机构看不明白期间的逻辑关系,暂退回该委托。2013年9月22日,案外人李小春和刘东方将涉诉豫D×××××号、豫D×××××号车辆从张国全雇佣的司机王某手中开走。2013年11月6日张国全向平顶山市东安路派出所报警。东安路派出所出具接处警登记表显示:张国全报警称其豫D×××××号、豫D×××××挂号车辆被XX运输集团有限公司平顶山分公司的人开走了;经了解该车车主为XX运输公司平顶山分公司,但该车购买时XX公司垫付了14.9万元;现XX公司已将张国全起诉到法院向其追要垫付款,告知张国全属经济纠纷,到法院依法处理。原审认为,挂靠经营是指经营主体与另一经营主体协议约定,由挂靠方使用被挂靠企业的经营资格和凭证等进行经营活动,并向挂靠企业提供挂靠费用。而本案涉诉车辆系分期付款购车挂靠在XX公司经营,在本案审理过程中,张国全、张飞与李晓丽、陶建新双方对账无果,张国全申请对张飞、张国全、李晓丽等的车辆买卖所产生的费用进行会计审计。但是委托机构将该委托退回。因此张国全、张飞所诉车辆购车产生费用无法查清,故对其主张对购车及相关费用进行清算的主张,不予支持。张国全、张飞主张返还豫D×××××主车一台,豫D9**挂车一台,赔偿二原告营运费605000元,赔偿货款和装卸费24582元,共计629582元。因张国全、张飞没有提供充足证据证明XX公司、李晓丽、陶建新强行扣车造成损失,故张国全、张飞上述主张不予支持。综上,应对张国全、张飞的诉讼请求予以驳回。综上,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六十四条第一款之规定,判决:驳回原告张国全、张飞的诉讼请求。案件受理费10096元,由张国全、张飞负担。张国全、张飞上诉请求撤销原判,改判支持原审诉讼请求或将此案发回重审。主要理由是:一、原审认定事实错误。原审未对XX公司、李晓丽、陶建新扣车事实作出认定,而事实是,2013年9月22日10时许,XX公司、李晓丽方强行将车及货物扣押,并把车开走。后来张国全无奈才向公安机关报案,上述事实张国全提供有证据证明,原审对该事实未予认定明显错误。二、原审未对赔偿数额作出认定错误。强行扣押张国全车辆和货物,给张国全、张飞造成巨大经济损失,对此张国全提供有证据证明。关于车辆买卖费用鉴定问题,张国全提出了重新鉴定申请,原审未明确答复,又一次为由不经过鉴定程序驳回诉请明显错误。对营运损失也是应予鉴定而原审未予明确答复。三、张国全原审提供证据证明车辆由XX公司出卖,XX公司不予认可,张国全对相关委托书上XX公司的印章真实性申请鉴定,原审也未答复。未经张国全同意就将车辆专卖,事实是存在的,原审却未予认定。四、原审庭审时,张国全证人王某已到庭并在庭外等候,最终法庭不允许其出庭作证是错误的。故请求支持张国全、张飞的上诉请求。XX公司答辩称,张国全、张飞陈述的事实原审已经查明和认定,请求维持原判。李晓丽、陶建新答辩称,原审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请求维持原判。
民事二审裁定书2015-12-16河南省平顶山市中级人民法院(2015)平民三终字第902号
民事二审判决书2015-12-16河南省平顶山市中级人民法院(2015)平民三终字第902号
上诉人张国全、张飞与被上诉人河南万里运输集团有限公司平顶山市分公司(以下简称万里公司)、李晓丽、陶建新挂靠经营合同纠纷一案,张国全、张飞原审诉请判令:1.万里公司、李晓丽、陶建新返还张国全、张飞豫D3****主车一台,豫D9**挂车一台;2.赔偿营运费605000元,赔偿货款和装卸费24582元,计629582元;3.对双方购车及相关费用进行清算;4.诉讼费由万里公司、李晓丽、陶建新负担。平顶山市湛河区人民法院于2015年7月28日作出(2014)湛民一初字第473号民事判决后,张国全、张飞不服,提出上诉。本院于2015年11月4日受理此案后,依法组成合议庭于2015年11月16日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原审查明,张国全、张飞系父子关系。李晓丽于2007年3月至2011年5月间在万里公司任出纳。2012年8月20日双方解除劳动关系。李晓丽在万里公司工作期间,张国全通过李晓丽、陶建新将豫D3****号、豫D8***挂号车辆挂靠至万里公司名下。李晓丽和陶建新不下欠万里公司该车购车款。张国全分期购买涉诉车辆,并向李晓丽偿还购车费用并缴纳车辆保险费、管理费等费用,李晓丽给其出具收据。因双方当事人对账无果,张国全申请对张飞、张国全、李晓丽等的车辆买卖所产生的费用进行会计审计。经本院委托,河南金豫会计事务所有限公司出具情况说明,显示该会计事务所因该机构看不明白期间的逻辑关系,暂退回该委托。2013年9月22日,案外人李小春和刘东方将涉诉豫D3****号、豫D8***号车辆从张国全雇佣的司机王建设手中开走。2013年11月6日张国全向平顶山市东安路派出所报警。东安路派出所出具接处警登记表显示:张国全报警称其豫D3****号、豫D8***挂号车辆被万里运输集团有限公司平顶山分公司的人开走了;经了解该车车主为万里运输公司平顶山分公司,但该车购买时万里公司垫付了14.9万元;现万里公司已将张国全起诉到法院向其追要垫付款,告知张国全属经济纠纷,到法院依法处理。原审认为,挂靠经营是指经营主体与另一经营主体协议约定,由挂靠方使用被挂靠企业的经营资格和凭证等进行经营活动,并向挂靠企业提供挂靠费用。而本案涉诉车辆系分期付款购车挂靠在万里公司经营,在本案审理过程中,张国全、张飞与李晓丽、陶建新双方对账无果,张国全申请对张飞、张国全、李晓丽等的车辆买卖所产生的费用进行会计审计。但是委托机构将该委托退回。因此张国全、张飞所诉车辆购车产生费用无法查清,故对其主张对购车及相关费用进行清算的主张,不予支持。张国全、张飞主张返还豫D3****主车一台,豫D9**挂车一台,赔偿二原告营运费605000元,赔偿货款和装卸费24582元,共计629582元。因张国全、张飞没有提供充足证据证明万里公司、李晓丽、陶建新强行扣车造成损失,故张国全、张飞上述主张不予支持。综上,应对张国全、张飞的诉讼请求予以驳回。综上,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六十四条第一款之规定,判决:驳回原告张国全、张飞的诉讼请求。案件受理费10096元,由张国全、张飞负担。张国全、张飞上诉请求撤销原判,改判支持原审诉讼请求或将此案发回重审。主要理由是:一、原审认定事实错误。原审未对万里公司、李晓丽、陶建新扣车事实作出认定,而事实是,2013年9月22日10时许,万里公司、李晓丽方强行将车及货物扣押,并把车开走。后来张国全无奈才向公安机关报案,上述事实张国全提供有证据证明,原审对该事实未予认定明显错误。二、原审未对赔偿数额作出认定错误。强行扣押张国全车辆和货物,给张国全、张飞造成巨大经济损失,对此张国全提供有证据证明。关于车辆买卖费用鉴定问题,张国全提出了重新鉴定申请,原审未明确答复,又一次为由不经过鉴定程序驳回诉请明显错误。对营运损失也是应予鉴定而原审未予明确答复。三、张国全原审提供证据证明车辆由万里公司出卖,万里公司不予认可,张国全对相关委托书上万里公司的印章真实性申请鉴定,原审也未答复。未经张国全同意就将车辆专卖,事实是存在的,原审却未予认定。四、原审庭审时,张国全证人王建设已到庭并在庭外等候,最终法庭不允许其出庭作证是错误的。故请求支持张国全、张飞的上诉请求。万里公司答辩称,张国全、张飞陈述的事实原审已经查明和认定,请求维持原判。李晓丽、陶建新答辩称,原审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请求维持原判。
民事二审裁定书2015-12-16河南省平顶山市中级人民法院(2015)平民三终字第902号
上诉人张国全、张飞与被上诉人河南万里运输集团有限公司平顶山市分公司(以下简称万里公司)、李晓丽、陶建新挂靠经营合同纠纷一案,张国全、张飞原审诉请判令:1.万里公司、李晓丽、陶建新返还张国全、张飞豫D×××××主车一台,豫D928挂车一台;2.赔偿营运费605000元,赔偿货款和装卸费24582元,计629582元;3.对双方购车及相关费用进行清算;4.诉讼费由万里公司、李晓丽、陶建新负担。平顶山市湛河区人民法院于2015年7月28日作出(2014)湛民一初字第473号民事判决后,张国全、张飞不服,提出上诉。本院于2015年11月4日受理此案后,依法组成合议庭于2015年11月16日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原审查明,张国全、张飞系父子关系。李晓丽于2007年3月至2011年5月间在万里公司任出纳。2012年8月20日双方解除劳动关系。李晓丽在万里公司工作期间,张国全通过李晓丽、陶建新将豫D×××××号、豫D×××××挂号车辆挂靠至万里公司名下。李晓丽和陶建新不下欠万里公司该车购车款。张国全分期购买涉诉车辆,并向李晓丽偿还购车费用并缴纳车辆保险费、管理费等费用,李晓丽给其出具收据。因双方当事人对账无果,张国全申请对张飞、张国全、李晓丽等的车辆买卖所产生的费用进行会计审计。经本院委托,河南金豫会计事务所有限公司出具情况说明,显示该会计事务所因该机构看不明白期间的逻辑关系,暂退回该委托。2013年9月22日,案外人李小春和刘东方将涉诉豫D×××××号、豫D×××××号车辆从张国全雇佣的司机王某手中开走。2013年11月6日张国全向平顶山市东安路派出所报警。东安路派出所出具接处警登记表显示:张国全报警称其豫D×××××号、豫D×××××挂号车辆被万里运输集团有限公司平顶山分公司的人开走了;经了解该车车主为万里运输公司平顶山分公司,但该车购买时万里公司垫付了14.9万元;现万里公司已将张国全起诉到法院向其追要垫付款,告知张国全属经济纠纷,到法院依法处理。原审认为,挂靠经营是指经营主体与另一经营主体协议约定,由挂靠方使用被挂靠企业的经营资格和凭证等进行经营活动,并向挂靠企业提供挂靠费用。而本案涉诉车辆系分期付款购车挂靠在万里公司经营,在本案审理过程中,张国全、张飞与李晓丽、陶建新双方对账无果,张国全申请对张飞、张国全、李晓丽等的车辆买卖所产生的费用进行会计审计。但是委托机构将该委托退回。因此张国全、张飞所诉车辆购车产生费用无法查清,故对其主张对购车及相关费用进行清算的主张,不予支持。张国全、张飞主张返还豫D×××××主车一台,豫D928挂车一台,赔偿二原告营运费605000元,赔偿货款和装卸费24582元,共计629582元。因张国全、张飞没有提供充足证据证明万里公司、李晓丽、陶建新强行扣车造成损失,故张国全、张飞上述主张不予支持。综上,应对张国全、张飞的诉讼请求予以驳回。综上,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六十四条第一款之规定,判决:驳回原告张国全、张飞的诉讼请求。案件受理费10096元,由张国全、张飞负担。张国全、张飞上诉请求撤销原判,改判支持原审诉讼请求或将此案发回重审。主要理由是:一、原审认定事实错误。原审未对万里公司、李晓丽、陶建新扣车事实作出认定,而事实是,2013年9月22日10时许,万里公司、李晓丽方强行将车及货物扣押,并把车开走。后来张国全无奈才向公安机关报案,上述事实张国全提供有证据证明,原审对该事实未予认定明显错误。二、原审未对赔偿数额作出认定错误。强行扣押张国全车辆和货物,给张国全、张飞造成巨大经济损失,对此张国全提供有证据证明。关于车辆买卖费用鉴定问题,张国全提出了重新鉴定申请,原审未明确答复,又一次为由不经过鉴定程序驳回诉请明显错误。对营运损失也是应予鉴定而原审未予明确答复。三、张国全原审提供证据证明车辆由万里公司出卖,万里公司不予认可,张国全对相关委托书上万里公司的印章真实性申请鉴定,原审也未答复。未经张国全同意就将车辆专卖,事实是存在的,原审却未予认定。四、原审庭审时,张国全证人王某已到庭并在庭外等候,最终法庭不允许其出庭作证是错误的。故请求支持张国全、张飞的上诉请求。万里公司答辩称,张国全、张飞陈述的事实原审已经查明和认定,请求维持原判。李晓丽、陶建新答辩称,原审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请求维持原判。
民事二审裁定书2015-12-16河南省平顶山市中级人民法院(2015)平民三终字第902号
电话咨询 周一到周日 9:00-18:00 027-85881208
关注公众号
免责申明:会员言论仅代表个人观点,本站不承担由此引起的法律责任 鄂ICP备18021267号-4 鄂公网安备42018502003405号 Powered by 听讼网 Copyright © 武汉听讼信息技术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