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红光

山西高斯通律师事务所

山西省晋城市

律师简介

基本信息

  • 执业证号

案件统计

返回律师主页
尹甲因与尹乙、尹丙继承纠纷一案,不服晋城市中级人民法院(2012)晋市法民终字第308号民事判决,向检察机关申诉。山西省人民检察院于2013年10月17日作出晋检民抗(2013)113号民事抗诉书,向本院提出抗诉。本院于2014年3月17日作出(2014)晋民抗字第1号民事裁定,提审本案。本院依法组成合议庭,公开开庭审理了本案。山西省人民检察院指派检察员史永升、李啸天出庭。申诉人尹甲及其委托代理人郜某某,被申诉人尹乙委托代理人王红光、王某,被申诉人尹丙到庭参加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2010年4月28日,一审原告尹乙起诉至晋城市城区人民法院称,我与被告尹甲系姐弟关系,2006年7月10日,我们的父亲尹某、母亲李某某共同立下一份遗嘱,将晋城市某某小区某号楼某单元某号房作为遗产由我来继承。2007年母亲去世,2010年初父亲去世,现遗嘱已发生效力,我本应对该房享有所有权,但被告尹甲却不顾事实强行占有该住房。现请求法院判决该房归我所有,责令被告尹甲立即撤离房屋。诉讼费由被告尹甲承担。一审原告尹丙诉称,我父母的遗产包括房产一套、现金15万元、古装“资治通鉴”数十本、我父亲的工资余款、我父亲去世后单位发放的各种款项5万元。我认为,尹乙持有的遗嘱虽没有明确写附有义务,但父母立遗嘱把房产留给尹乙是希望得到尹乙照顾的。我父亲曾说过要收回遗嘱。尹乙持有父母15万元现金是事实,我父亲的工资余款有十余万元。我要我应得的一份。一审被告尹甲辩称,尹某、李某某共同遗嘱无效,该遗嘱形式不合法,该遗嘱处分单位部分产权无效,该遗嘱是附有条件的,2009年9月18日尹某所立遗嘱否定了尹某、李某某的共同遗嘱。尹乙没有尽到赡养义务,并遗弃、虐待父母失去了继承的资格。我父母去世后留下的遗产有,房屋一处晋城市某某小区某号楼某单元某号房,存款14万元,现金15万元,我父亲的工资余款十余万元、古装“资治通鉴”一套。以上遗产应由尹丙、尹甲依法继承。请求依法驳回尹乙的诉讼请求。晋城市城区人民法院一审查明,原告尹乙、尹丙和被告尹甲系兄妹三人,2006年7月10日其父亲尹某、母亲李某某立下一份遗嘱,主要内容为:“……唯有女儿尹乙一家住在晋城市古书院矿,离我们近,因此给我们生活经常性的帮助,从90年算起已经16年。我们现在已经风烛残年,更离不开他们的帮助。所以,经过长期考虑,在我们有生之年,留下遗嘱,将我们的合法财产晋城市某某小区某号楼某单元某号房单元房赠送给我们的女儿尹乙法定继承人继承。……”2007年原、被告母亲李某某去世,2010年初原、被告父亲尹某去世。被告尹甲于2010年4月19日居住在晋城市某某小区某号楼某单元某号单元房内至今,原告尹乙诉至法院。本案的争议焦点为:(一)原、被告父母2006年7月10日和原、被告父亲2009年9月18日所立遗嘱是否真实有效。(二)原、被告父母2006年7月10日所立遗嘱是否附有条件,尹乙是否尽到赡养义务,原告尹乙是否有虐待遗弃父母的行为。(三)原、被告父母所留其他遗产有多少,应该如何继承。针对焦点一,原告尹乙主张2006年7月10日的遗嘱有效,并提供有如下证据:(1)原被告的父母在2006年7月10日所立遗嘱。(2)晋城市某某小区某号楼某单元某号单元房的房产证。(3)与房产证相关的一个土地使用证。以上证据证明原告父母把房产赠予尹乙。原告尹丙质证称,对房产证和土地证没有异议,2006年7月10日的遗嘱是有的,但我父亲说过要收回。被告尹甲质证称,房产证、土地证是真实的,但遗嘱附件上面记载的房产证编号有失误,和房产证上的不一样,少一个数字5,尹某的签字有伪造的痕迹。在家庭会议上我父亲多次说这个遗嘱是被迫写的,要收回这个遗嘱,我对这个遗嘱不予认可。遗嘱上记载是把房产给了尹乙,但实际房产证上显示个人和单位都有产权,遗嘱只包括房产证上登记的面积,实际现在的房子面积扩大了,扩大部分不在遗嘱范围内。针对焦点一,被告尹甲提供有如下证据:(1)2009年9月18日尹某的遗嘱。遗嘱的主要内容为:“我和老伴共有的晋城市某某小区某号楼某单元某住房和尹乙拿着我和老伴共有的十五万元现金、十四万元的支票由我们两个儿子合法继承”。证明房产和钱款由两个儿子依法继承,此遗嘱否定了前面的遗嘱。(2)2003年房屋扩建缴费通知单。证明房屋扩建部分不在2006年7月10日的遗嘱范围内。原告尹乙质证称,不认可这份遗嘱,这份遗嘱是在老人去世以后好几个月以后才发现的,老人在去世前双眼就患有白内障,已没有书写遗嘱的能力。该遗嘱的落款日期是在老人患病期间书写的,前后两份遗嘱的签名不一致。遗嘱的字迹和尹某的字迹不符,遗嘱的盖章和签字痕迹时间不符,盖章比较新。发现遗嘱的日期和生活常理不符合,假如尹某能够书写遗嘱就会在写好当时交给继承人。遗嘱的内容与生活常理也不符合,老人曾对最后一个保姆说,我把房子给了女儿,还得靠我的女儿。对于缴费通知单没有异议,上面显示的时间也证明房子增加的面积已包含在遗嘱里面。原告尹丙质证称,遗嘱肯定不是我爸写的,遗嘱的字迹不是我爸的字迹,但上面加盖的章是我爸的。我想这个章按常理应该是我妹妹拿着的,因为他要帮我爸爸办理一些事情,但是不是她拿着我不确定。我推想这个遗嘱是真的,因为我父亲曾经说过他自己已经有安排。对于扩建通知单没有异议。针对焦点二原告尹乙述称,从遗嘱内容中我们看不出是附有条件的。对于老人我们尽到了赡养的义务。原告尹丙述称,遗嘱上面虽没有写附带条件,但为什么有三个孩子,却把大量房产和钱款都给了女儿,就是让她赡养父母的。遗嘱其实是暗含条件的。被告尹甲质证称,第一个遗嘱附有条件,上面明确写着老人年纪大了,需要儿女的帮助。原告尹乙没有尽到赡养的义务。针对焦点二被告尹甲提供证据如下:(1)2010年2月22日晋城市人民医院CT报告单,说明老人当时患有脑出血。(2)2010年2月26日晋城市晓庄社区老年公寓与尹乙签订的协议书,证明尹乙把其父亲送到了晋城市晓庄养老院,没有让其父亲进行治疗。(3)2010年2月26日晋城市晓庄社区老年公寓与尹乙签订的观察期协议和晓庄老年公寓入住老人登记表,表上登记的老年人常见病是高血压,没有写脑出血。(4)2010年4月9日晋城市晓庄社区老年公寓与尹乙签订的就医补充协议,说明当时尹乙还没有把父亲送往医院,耽误了老人的病情。(5)2010年12月1日晋城市邮政局出具的尹某于2010年订阅参考消息和太行晚报的证明。用以证明2010年尹某还可以阅读报纸,视力良好。(6)被告代理人对郭某某的调查询问笔录。郭某某称老人是保姆照顾,尹乙一家星期六才看望老人。(7)被告代理人对王某甲的调查询问笔录。证明王某甲是尹某的邻居,2010年正月初尹某摔倒时是他帮助扶到床上的。(8)被告代理人对王某乙的调查询问笔录。证明王某乙是尹某的邻居,老人没有摔伤之前是自己做饭,摔伤之后雇了保姆,她帮尹某找过保姆。她还听尹某说尹乙赶走保姆。(9)被告代理人对韩某某的调查询问笔录。证明韩某某是尹某居住的小区门卫,2009年曾看到尹乙和尹某的保姆吵架,后来保姆走了,尹某一个人在家。(10)郜某甲书面证明—份。证明郜某甲曾是尹某的保姆,老人主要是保姆照顾,每逢周六尹乙会去探望尹某。(11)张某的书面证明一份。证明张某是尹甲同事,参加尹某葬礼时曾听到尹甲和哥哥姐姐说到有关十四万支票、十五万现金及尹某工资结余问题,当时尹乙说“钱我花完了,房子我有遗嘱,你们想干什么干什么。”(12)郝某某书面证明一份。证明2009年尹某曾到市建设局要工资。(13)王某丙、李某某及尹丙书写证明两份。证明尹乙曾赶走尹某的保姆。(14)通话记录两份。证明2010年2至4月,尹乙在尹某家里住了40多天,却把尹某送到养老院,也没告诉尹甲尹某的病情。以上证据用以证明原告尹乙没有尽到赡养父母的义务。原告尹乙质证称,市医院的检查报告医生的签名有涂改,不能作为证据。养老院的协议、入住登记表、就医通知补充协议等真实性没有异议,但这些证据不能证明尹乙是遗弃行为,恰巧能证明尹乙给老人治病,送老人去养老院,这个养老院前面就是个医院。证人的书面证明材料,本人都没有到庭,对证明材料真实性有异议,不能证明原告遗弃老人和虐待老人。被告提供通话记录说尹乙在老人家住了40多天没有意义。原告尹丙质证称,生病住院,住养老院这些都是事实,但原告尹乙确实做的不妥。针对焦点二被告尹甲申请证人郝某某、程某某、晋某某、朱某某、刘某某、李某甲、杨某某出庭作证。证人郝某某出庭证明2009年冬天尹某到单位去要工资。证人晋某某出庭证明2009年8月1日到尹甲家时听到尹甲父亲说尹乙赶走保姆,想要收回给尹乙的钱和遗嘱,老人还有一套古书,也是尹乙拿着。证人刘某某出庭证明2009年7月下旬到晋城接尹甲父亲时,听尹甲父亲哭诉尹乙赶走保姆,要收回给尹乙的钱、遗嘱和工资本。证人李某甲出庭证明2009年8月底在老人家里时听到老人说尹乙赶走保姆,想要收回给尹乙的钱和遗嘱,还有一套古书,也是尹乙拿着,老人想要回来。证人杨某某、程某某、朱某某出庭证明听尹某说尹乙赶走保姆,要收回给尹乙的钱、工资本。原告尹乙质证称,证人的证言与事实不符,不符合逻辑,除对第一个证人证言没有异议外,对其他六个都有异议。后面的六个证人都只是和老人有一面之交,不可能在不同的时间说的话都一样,家丑不可外扬,一般都不会往外说。原告尹丙质证称,没有意见。被告尹甲辩称,原告的代理人说家丑不可外扬,但原告驱赶保姆,这个事已经闹得沸沸扬扬,老人到了这个年龄,絮絮叨叨是合乎情理的,尹某受不了才会见人就说这个事情。针对焦点三原告尹丙陈述,房产、15万元现金已经在原审认可,古书有一套,工资是我妹妹亲自和我说她花了,我父亲去世以后还有部分余额,推算还有10万元左右,我父亲去世以后还有单位发放的丧葬费约5万元,尹甲拿着。原告尹乙质证称,没有意见。被告尹甲质证称,15万元现金多个证人曾说过,有这个事实。工资结余款10万元左右,我认可。丧葬费是受我哥的委托现在在我手里,有53080元左右。被告尹甲陈述,存款14万元和15万元现金,开家庭会议的时候说过,尹乙的女儿当时带有录音设备,他们可以提供证据。对于工资结余款,法庭可以调查。《资治通鉴》古书一套,由证人刚才当庭陈述过。14万其中是我和我哥每人分得4万,我父亲丧葬费花了1万,其他的我要求分割。原告尹丙述称,14万是给尹甲看病花了一万,丧葬费一万,然后兄妹三人每人分4万,已经处理完了。原告尹乙质证称,这个案子是继承案,那就应该鉴定一下15万现金是不是老人去世后的遗产,如果不是去世后的遗产,那我认为就超出了本案的审理范围。2007年尹某的妻子去世时处理过一部分钱,大概是十几万,说是让孩子上学用,到底每家分得多少这个不清楚,从此以后家里基本就没有什么钱了。老人去世后,工资结余总共留下来是十三万,一万丧葬费,剩下十二万每人分得4万。《资治通鉴》我们不清楚在哪,但老人在世的时候表示过所有的书给王某。工资本是老人保管,取钱的时候给外甥女,让她取出钱来,然后把钱交给老人。原告尹乙无证据提供。被告尹甲在庭审中陈述,15万现金是父母生前给尹乙的,不清楚父母遗留下古装《资治通鉴》的数量及价值。晋城市城区人民法院一审认为,继承开始后,按照法定继承办理,有遗嘱的,按照遗嘱继承办理。本案原、被告的父亲尹某、母亲李某某在2006年7月10日所立遗嘱属于自愿行为,真实有效,依法予以确认。被告尹甲主张该遗嘱无效,认为原告尹乙遗弃、虐待老人,未履行遗嘱中的义务,并提供2009年9月18日原、被告的父亲尹某所立遗嘱一份,认为2009年9月18日的遗嘱否定了2006年7月10日的遗嘱。被告尹甲还申请了7位证人出庭作证,以证明原告尹乙赶走原、被告父亲的保姆,原、被告的父亲尹某曾说过,要收回给原告尹乙的遗嘱。一审法院认为,从遗嘱的内容看并无明确的附有义务,被告尹甲提供的证据及申请证人出庭所做证言,不足以证实原告尹乙遗弃、虐待老人。被告尹甲申请证人出庭作证证明原、被告父亲尹某曾说要收回2006年7月10日的遗嘱,但尹某并没有实际收回该遗嘱,因此2006年7月10的遗嘱仍然有效。被告尹甲主张原、被告父母2006年7月10日所立遗嘱无效的请求,不予支持。被告尹甲主张2006年7月10日遗嘱所列房产不包括房屋扩建增大部分,原告尹乙认为房屋是在2003年扩建,而立遗嘱时间是在2006年,遗嘱所列房产应该包括房屋扩建增大部分。一审法院认为,2006年7月10日所立遗嘱只明确了房产是晋城市某某小区某号楼某单元某号房,并没有记载房屋面积,且房屋扩建发生在立遗嘱以前,遗嘱所列房产应该包括房屋扩建增大部分。被告尹甲提供的原、被告的父亲尹某2009年9月18日所立的遗嘱,据其陈述该遗嘱是尹某所写,是尹甲于2010年11月尹某去世后几个月后在尹某家里发现的。原告尹乙及尹丙均认为该遗嘱不是尹某亲笔所写。一审法院认为,该遗嘱的出现不合常理,一般来说立遗嘱人写完遗嘱会告知受益人并交给受益人,而该遗嘱是在原、被告父亲去世后几个月后尹甲自己在家里发现的,并且该遗嘱的受益人原告尹丙否认该遗嘱是由原、被告父亲尹某亲笔所写。根据法律有关规定,原告尹丙认为该遗嘱不是由原、被告父亲尹某亲笔所写的辩解意见予以采纳。故原、被告父亲2009年9月18日所立的遗嘱属无效遗嘱。鉴于2006年7月10日遗嘱中所涉房产晋城市某某小区某号楼某单元某号房房个人占70%的产权,故原、被告及第三人的父亲尹某、母亲李某某对该房屋的30%产权处理为无效行为。依照遗嘱,晋城市某某小区某号楼某单元某号房房70%的产权归原告尹乙所有。
民事再审判决书2014-10-11山西省高级人民法院(2014)晋民再字第15号
电话咨询 周一到周日 9:00-18:00 027-85881208
关注公众号
免责申明:会员言论仅代表个人观点,本站不承担由此引起的法律责任 鄂ICP备18021267号-4 鄂公网安备42018502003405号 Powered by 听讼网 Copyright © 武汉听讼信息技术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