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红光

山西高斯通律师事务所

山西省晋城市

律师简介

基本信息

  • 执业证号

案件统计

返回律师主页
上诉人田胜强、田锦澍因与被上诉人山西晋城经济技术开发区某社区居民委员会(以下简称某居委)侵害集体经济组织成员权益纠纷一案,不服城区人民法院(2013)城民初字第1138号民事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本院依法组成合议庭公开开庭审理了本案。上诉人田胜强的委托代理人冯健康、XX芳,被上诉人某居委的委托代理人王红光到庭参加了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原审查明,2007年4月2日原告田胜强和某社区居民赵芝燕登记结婚,婚后一直在某社区居住生活。2006俩人生育儿子田锦澍。2012年7月17日原告田胜强将户籍迁入被告处,原告田锦澍也随其母落户被告处。原告田胜强岳父是被告处居民并承包有土地,原告田胜强的妻子赵芝燕是其岳父承包土地时的承包户成员之一。2012年初,被告第二次分配土地补偿款时,原告田锦澍分得补偿款,而原告田胜强未分得。后被告制定的土地款分配预算花名表中未列有二原告之名。同时查明,2012年3月28日被告处的党员、群众代表和两委成员共37人经讨论,制定了土地款分配方案,经过投票表决,原告不能参加此次分配。2013年4月24日,被告再次召开会议研究土地款分配方案,参加人员为党员、居民代表和两委成员共计40人,会议决定制定土地补偿款分配方案,根据该方案的投票结果,原告不能参加土地款的分配。原审认为,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涉及农村土地承包纠纷案件适用法律问题的解释》第二十四条和《山西省征收征用农民集体所有土地征收补偿费分配使用办法》第三条之规定,土地补偿款是补偿给取得土地承包经营权的农户,二原告虽是被告处农户,但未取得土地承包经营权证,现二原告持其岳父和外公的土地承包经营权证要求被告分配给其土地补偿款的请求,不符合法律规定,本院不予支持。判决驳回原告田胜强、田锦澍的诉讼请求。案件受理费930元,由原告负担。判决后,原告田胜强、田锦澍不服,提起上诉。田胜强、田锦澍的上诉理由为:一、一审判决认定上诉人不是土地承包经营权农户是错误的。上诉人作为集体经济组织成员,具有土地承包经营权成员资格并依法是有承包土地的事实的。二、一审判决认定被上诉人提供的会议记录、分配方案有效也是错误的。三、上诉人依法领取土地补偿款的权益受到了侵害。请求撤销原判,依法改判被上诉人支付上诉人土地补偿款45200元。被上诉人某居委答辩称,一、上诉人是集体经济组织成员,但没有实际承包土地。因此,一审法院认定上诉人未取得土地承包经营权证是正确的。二、答辩人一审提供的会议记录、分配方案经过严格法定程序进行记录,是合法有效的。三、一审中上诉人称其在第二次土地补偿款分配中享有分配权,但是在第三次分配时未被列入分配范围。这是因为第三次已经否定了第二次的方案,第三次方案是最终有效的结果。综上所述,上诉人一是没有承包土地,依法不应享有土地补偿款分红权,二是根据村民会议讨论决定的分配方案,其没有分得土地补偿款的资格。请求驳回上诉,维持原判。二审查明的基本事实与一审一致。本案的争议焦点为:被上诉人某居委是否应向上诉人支付土地补偿款。针对争议焦点,上诉人提供的证据为1、户口本复印件,证明上诉人是茶元村村民,是该村的集体经济组织成员。2、结婚证,证明田胜强与赵芝燕的夫妻关系。3、土地承包经营权证,证明1998年上诉人的岳父、外祖父领取有土地承包经营权证,是茶元村土地承包经营户。4、土地款分配汇总表一份,证明被上诉人在第二次土地款分配时没有统计上诉人田胜强。5、第二次土地补偿款领取表,证明上诉人没有领取。6、第三次分配预算表,证明第二次分配时田锦澍实际领取了补偿款,第三次分配时将其资格取消了,田胜强始终没有分配资格。村委的会议记录通过的分配方案违反了省政府182号文件第11条的规定,将村民违法分类;违反了《妇女权益保障法》第32、33、55条的规定,农村妇女及上门女婿、子女与其他村民享有同等的权利。1993年中共中央国务院关于当前农业、农村经济发展若干政策,国务院1995年7号文件均规定了耕地承包30年不变,承包期内实行增人不增地、减人不减地的土地政策。分配方案及投票结果违反了上述规定。被上诉人某居委质证认为,对证据1真实性没有异议,提醒法庭注意户主姓名是赵芝燕;对证明目的有异议,只能证明是村民,因为对如何认定集体经济组织成员法律上没有统一依据。对证据2真实性无异议,证明目的有异议。对证据3真实性没有异议,承包地的户主与本案的当事人不是同一人,实际上是两户。98年承包地时,该案的当事人不是茶元村的户口。该证件与本案无关。对证据4、5、6,分配是以第三次分配方案为准。被上诉人某居委针对争议焦点提供的证据为:1、2013年4月24日会议记录。2、某社区征地补偿款分配方案表决稿。3、表决汇总表。上述证据用以证明分配方案是经过会议表决的,分配补偿方案中上诉人属于第7类,第7类没有达到有效票的过半数同意,根据此分配方案上诉人没有权利参加分配。《村民委员会组织法》第24条第7项,征地补偿款的分配需要经过村民大会决定。上诉人质证认为,证据1的会议记录不符合规定,根据《村民委员会组织法》的规定,涉及村民分配土地补偿的事项必须经村民会议讨论决定,会议记录不是村民会议,从参加人数就能看出,故该会议表决出的结果不符合《村民委员会组织法》的规定。证据2的分配方案表决稿的分类,违反省政府182号文件。对证据3,这些事项必须经过村民会议讨论决定,被上诉人发放表决稿等表决投票过程不符合讨论决定的形式规定。双方均对对方提供的证据真实性无异议,本院予以采信。
民事二审判决书2014-10-20山西省晋城市中级人民法院(2014)晋市法民终字第535号
上诉人王海鹏、王兆杰因与被上诉人山西晋城经济技术开发区某社区居民委员会(以下简称某居委)侵害集体经济组织成员权益纠纷一案,不服城区人民法院(2013)城民初字第1139号民事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本院依法组成合议庭公开开庭审理了本案。上诉人王海鹏的委托代理人冯健康、XX芳,被上诉人某居委的委托代理人王红光到庭参加了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原审查明,2007年6月1日原告王海鹏和某社区居民赵乳燕登记结婚,婚后一直在某社区居住生活。2009俩人生育儿子王兆杰。2010年1月13日原告王海鹏将户籍迁入被告处,原告王兆杰也随其母落户被告处。原告王海鹏岳父是被告处居民并承包有土地,原告王海鹏的妻子赵乳燕是其岳父承包土地时的承包户成员之一。2012年初,被告第二次分配土地补偿款时,原告王兆杰分得补偿款,而原告王海鹏未分得。后被告制定的土地款分配预算花名表中未列有二原告之名。同时查明,2012年3月28日被告处的党员、群众代表和两委成员共37人经讨论,制定了土地款分配方案,经过投票表决,原告不能参加此次分配。2013年4月24日,被告再次召开会议研究土地款分配方案,参加人员为党员、居民代表和两委成员共计40人,会议决定制定土地补偿款分配方案,根据该方案的投票结果,原告不能参加土地款的分配。原审认为,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涉及农村土地承包纠纷案件适用法律问题的解释》第二十四条和《山西省征收征用农民集体所有土地征收补偿费分配使用办法》第三条之规定,土地补偿款是补偿给取得土地承包经营权的农户,二原告虽是被告处农户,但未取得土地承包经营权证,现二原告持其岳父和外公的土地承包经营权证要求被告分配给其土地补偿款的请求,不符合法律规定,本院不予支持。判决驳回原告王海鹏、王兆杰的诉讼请求。案件受理费930元,由原告负担。判决后,原告王海鹏、王兆杰不服,提起上诉。王海鹏、王兆杰的上诉理由为:一、一审判决认定上诉人不是土地承包经营权农户是错误的。上诉人作为集体经济组织成员,具有土地承包经营权成员资格并依法是有承包土地的事实的。二、一审判决认定被上诉人提供的会议记录、分配方案有效也是错误的。三、上诉人依法领取土地补偿款的权益受到了侵害。请求撤销原判,依法改判被上诉人支付上诉人土地补偿款45200元。被上诉人某居委答辩称,一、上诉人是集体经济组织成员,但没有实际承包土地。因此,一审法院认定上诉人未取得土地承包经营权证是正确的。二、答辩人一审提供的会议记录、分配方案经过严格法定程序进行记录,是合法有效的。三、一审中上诉人称其在第二次土地补偿款分配中享有分配权,但是在第三次分配时未被列入分配范围。这是因为第三次已经否定了第二次的方案,第三次方案是最终有效的结果。综上所述,上诉人一是没有承包土地,依法不应享有土地补偿款分红权,二是根据村民会议讨论决定的分配方案,其没有分得土地补偿款的资格。请求驳回上诉,维持原判。二审查明的基本事实与一审一致。本案的争议焦点为:被上诉人某居委是否应向上诉人支付土地补偿款。针对争议焦点,上诉人提供的证据为1、户口本复印件,证明上诉人是茶元村村民,是该村的集体经济组织成员。2、结婚证,证明王海鹏与赵乳燕的夫妻关系。3、土地承包经营权证,证明1998年上诉人的岳父、外祖父领取有土地承包经营权证,是茶元村土地承包经营户。4、土地款分配汇总表一份,证明被上诉人在第二次土地款分配时没有统计上诉人王海鹏。5、第二次土地补偿款领取表,证明上诉人没有领取。6、第三次分配预算表,证明第二次分配时王兆杰实际领取了补偿款,第三次分配时将其资格取消了,王海鹏始终没有分配资格。村委的会议记录通过的分配方案违反了省政府182号文件第11条的规定,将村民违法分类;违反了《妇女权益保障法》第32、33、55条的规定,农村妇女及上门女婿、子女与其他村民享有同等的权利。1993年中共中央国务院关于当前农业、农村经济发展若干政策,国务院1995年7号文件均规定了耕地承包30年不变,承包期内实行增人不增地、减人不减地的土地政策。分配方案及投票结果违反了上述规定。被上诉人某居委质证认为,对证据1真实性没有异议,提醒法庭注意户主姓名是王海鹏;对证明目的有异议,只能证明是村民,因为对如何认定集体经济组织成员法律上没有统一依据。对证据2真实性无异议,证明目的有异议。对证据3真实性没有异议,承包地的户主与本案的当事人不是同一人,实际上是两户。98年承包地时,该案的当事人不是茶元村的户口。该证件与本案无关。对证据4、5、6,分配是以第三次分配方案为准。被上诉人某居委针对争议焦点提供的证据为:1、2013年4月24日会议记录。2、某社区征地补偿款分配方案表决稿。3、表决汇总表。上述证据用以证明分配方案是经过会议表决的,分配补偿方案中上诉人属于第7类,第7类没有达到有效票的过半数同意,根据此分配方案上诉人没有权利参加分配。《村民委员会组织法》第24条第7项,征地补偿款的分配需要经过村民大会决定。上诉人质证认为,证据1的会议记录不符合规定,根据《村民委员会组织法》的规定,涉及村民分配土地补偿的事项必须经村民会议讨论决定,会议记录不是村民会议,从参加人数就能看出,故该会议表决出的结果不符合《村民委员会组织法》的规定。证据2的分配方案表决稿的分类,违反省政府182号文件。对证据3,这些事项必须经过村民会议讨论决定,被上诉人发放表决稿等表决投票过程不符合讨论决定的形式规定。双方均对对方提供的证据真实性无异议,本院予以采信。
民事二审判决书2014-10-20山西省晋城市中级人民法院(2014)晋市法民终字第537号
上诉人田冬冬、田昕冉因与被上诉人山西晋城经济技术开发区茶元社区居民委员会(以下简称茶元居委)侵害集体经济组织成员权益纠纷一案,不服城区人民法院(2013)城民初字第1105号民事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本院依法组成合议庭公开开庭审理了本案。上诉人田冬冬的委托代理人冯健康、XX芳,被上诉人茶元居委的委托代理人王红光到庭参加了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原审查明,2011年2月22日原告田冬冬和茶元社区居民张燕枝登记结婚,婚后一直在茶元社区居住生活。2012俩人生育女儿田昕冉。2011年4月8日原告田冬冬将户籍迁入被告处,原告田昕冉也随其母落户被告处。原告田冬冬岳父是被告处居民并承包有土地,原告田冬冬的妻子张燕枝是其岳父承包土地时的承包户成员之一。2012年初,被告第二次分配土地补偿款时,原告田昕冉分得补偿款,而原告田冬冬未分得。后被告制定的土地款分配预算花名表中未列有二原告之名。同时查明,2012年3月28日被告处的党员、群众代表和两委成员共37人经讨论,制定了土地款分配方案,经过投票表决,原告不能参加此次分配。2013年4月24日,被告再次召开会议研究土地款分配方案,参加人员为党员、居民代表和两委成员共计40人,会议决定制定土地补偿款分配方案,根据该方案的投票结果,原告不能参加土地款的分配。原审认为,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涉及农村土地承包纠纷案件适用法律问题的解释》第二十四条和《山西省征收征用农民集体所有土地征收补偿费分配使用办法》第三条之规定,土地补偿款是补偿给取得土地承包经营权的农户,二原告虽是被告处农户,但未取得土地承包经营权证,现二原告持其岳父和外公的土地承包经营权证要求被告分配给其土地补偿款的请求,不符合法律规定,本院不予支持。判决驳回原告田冬冬、田昕冉的诉讼请求。案件受理费930元,由原告负担。判决后,原告田冬冬、田昕冉不服,提起上诉。田冬冬、田昕冉的上诉理由为:一、一审判决认定上诉人不是土地承包经营权农户是错误的。上诉人作为集体经济组织成员,具有土地承包经营权成员资格并依法是有承包土地的事实的。二、一审判决认定被上诉人提供的会议记录、分配方案有效也是错误的。三、上诉人依法领取土地补偿款的权益受到了侵害。请求撤销原判,依法改判被上诉人支付上诉人土地补偿款45200元。被上诉人茶元居委答辩称,一、上诉人是集体经济组织成员,但没有实际承包土地。因此,一审法院认定上诉人未取得土地承包经营权证是正确的。二、答辩人一审提供的会议记录、分配方案经过严格法定程序进行记录,是合法有效的。三、一审中上诉人称其在第二次土地补偿款分配中享有分配权,但是在第三次分配时未被列入分配范围。这是因为第三次已经否定了第二次的方案,第三次方案是最终有效的结果。综上所述,上诉人一是没有承包土地,依法不应享有土地补偿款分红权,二是根据村民会议讨论决定的分配方案,其没有分得土地补偿款的资格。请求驳回上诉,维持原判。二审查明的基本事实与一审一致。本案的争议焦点为:被上诉人茶元居委是否应向上诉人支付土地补偿款。针对争议焦点,上诉人提供的证据为1、户口本复印件,证明上诉人是茶元村村民,是该村的集体经济组织成员。2、结婚证,证明田冬冬与张燕枝的夫妻关系。3、土地承包经营权证,证明1998年上诉人的岳父、外祖父领取有土地承包经营权证,是茶元村土地承包经营户。4、土地款分配汇总表一份,证明被上诉人在第二次土地款分配时没有统计上诉人田冬冬。5、第二次土地补偿款领取表,证明上诉人没有领取。6、第三次分配预算表,证明第二次分配时田昕冉实际领取了补偿款,第三次分配时将其资格取消了,田冬冬始终没有分配资格。村委的会议记录通过的分配方案违反了省政府182号文件第11条的规定,将村民违法分类;违反了《妇女权益保障法》第32、33、55条的规定,农村妇女及上门女婿、子女与其他村民享有同等的权利。1993年中共中央国务院关于当前农业、农村经济发展若干政策,国务院1995年7号文件均规定了耕地承包30年不变,承包期内实行增人不增地、减人不减地的土地政策。分配方案及投票结果违反了上述规定。被上诉人茶元居委质证认为,对证据1真实性没有异议,提醒法庭注意户主姓名是田冬冬;对证明目的有异议,只能证明是村民,因为对如何认定集体经济组织成员法律上没有统一依据。对证据2真实性无异议,证明目的有异议。对证据3真实性没有异议,承包地的户主与本案的当事人不是同一人,实际上是两户。98年承包地时,该案的当事人不是茶元村的户口。该证件与本案无关。对证据4、5、6,分配是以第三次分配方案为准。被上诉人茶元居委针对争议焦点提供的证据为:1、2013年4月24日会议记录。2、茶元社区征地补偿款分配方案表决稿。3、表决汇总表。上述证据用以证明分配方案是经过会议表决的,分配补偿方案中上诉人属于第7类,第7类没有达到有效票的过半数同意,根据此分配方案上诉人没有权利参加分配。《村民委员会组织法》第24条第7项,征地补偿款的分配需要经过村民大会决定。上诉人质证认为,证据1的会议记录不符合规定,根据《村民委员会组织法》的规定,涉及村民分配土地补偿的事项必须经村民会议讨论决定,会议记录不是村民会议,从参加人数就能看出,故该会议表决出的结果不符合《村民委员会组织法》的规定。证据2的分配方案表决稿的分类,违反省政府182号文件。对证据3,这些事项必须经过村民会议讨论决定,被上诉人发放表决稿等表决投票过程不符合讨论决定的形式规定。双方均对对方提供的证据真实性无异议,本院予以采信。
民事二审判决书2014-10-20山西省晋城市中级人民法院(2014)晋市法民终字第533号
上诉人曹宸溥因与被上诉人山西晋城经济技术开发区某社区居民委员会(以下简称某居委)侵害集体经济组织成员权益纠纷一案,不服城区人民法院(2013)城民初字第1170号民事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本院依法组成合议庭公开开庭审理了本案。上诉人曹宸溥法定代理人张丹丹的委托代理人冯健康、XX芳,被上诉人某居委的委托代理人王红光到庭参加了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原审查明,原告曹宸溥于2012年6月7日将其户口迁入被告处。原告的外公是被告处居民并承包有土地,原告母亲是其外公承包土地时的承包户成员之一。原告母亲婚后另立户口,原告在其外公承包土地后出生。2012年,被告第二次分配土地补偿款时,原告分得22600元。同时查明,2012年3月28日被告组织党员、群众代表和两委成员共37人讨论了土地款的分配办法。根据此次分配办法的投票结果,原告不能参加土地补偿款的分配。2013年4月24日,被告再次召开会议研究土地款分配方案,参加人员为党员、居民代表和两委成员共40人,会议制定了土地补偿款分配方案,并决定由本社区18周岁以上的居民对土地款的分配方案进行投票表决。根据此次表决结果,原告仍不能参加土地款的分配。原审认为,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涉及农村土地承包纠纷案件适用法律问题的解释》第二十四条和《山西省征收征用农民集体所有土地征收补偿费分配使用办法》第三条之规定,土地补偿款是补偿给取得土地承包经营权的农户,原告虽是被告处农户,但未取得土地承包经营权证,现原告持其外公的土地承包经营权证要求被告分配给其土地补偿款的请求,不符合法律规定,本院不予支持。判决驳回原告曹宸溥的诉讼请求。案件受理费365元,由原告负担。判决后,原告曹宸溥不服,提起上诉。曹宸溥的上诉理由为:一、一审判决认定上诉人不是土地承包经营权农户是错误的。上诉人作为集体经济组织成员,具有土地承包经营权成员资格并依法是有承包土地的事实的。二、一审判决认定被上诉人提供的会议记录、分配方案有效也是错误的。三、上诉人依法领取土地补偿款的权益受到了侵害。请求撤销原判,依法改判被上诉人支付上诉人土地补偿款22600元。被上诉人某居委答辩称,一、上诉人是集体经济组织成员,但没有实际承包土地。因此,一审法院认定上诉人未取得土地承包经营权证是正确的。二、答辩人一审提供的会议记录、分配方案经过严格法定程序进行记录,是合法有效的。三、一审中上诉人称其在第二次土地补偿款分配中享有分配权,但是在第三次分配时未被列入分配范围。这是因为第三次已经否定了第二次的方案,第三次方案是最终有效的结果。综上所述,上诉人一是没有承包土地,依法不应享有土地补偿款分红权,二是根据村民会议讨论决定的分配方案,其没有分得土地补偿款的资格。请求驳回上诉,维持原判。二审查明的基本事实与一审一致。本案的争议焦点为:被上诉人某居委是否应向上诉人曹宸溥支付土地补偿款。针对争议焦点,上诉人曹宸溥提供的证据为1、户口本复印件,证明上诉人是茶元村村民,是该村的集体经济组织成员。2、结婚证,证明家庭成员之间的关系。3、土地承包经营权证,证明1998年上诉人的外祖父领取有土地承包经营权证,是茶元村土地承包经营户。村委的会议记录通过的分配方案违反了省政府182号文件第11条的规定,将村民违法分类;违反了《妇女权益保障法》第32、33、55条的规定,农村妇女及上门女婿、子女与其他村民享有同等的权利。1993年中共中央国务院关于当前农业、农村经济发展若干政策,国务院1995年7号文件均规定了耕地承包30年不变,承包期内实行增人不增地、减人不减地的土地政策。分配方案及投票结果违反了上述规定。被上诉人某居委质证认为,对证据1真实性没有异议,提醒法庭注意户主姓名是张丹丹;对证明目的有异议,只能证明是村民,因为对如何认定集体经济组织成员法律上没有统一依据。对证据2真实性无异议,证明目的有异议。对证据3真实性没有异议,承包地的户主与本案的当事人不是同一人,实际上是两户。98年承包地时,该案的当事人不是茶元村的户口。该证件与本案无关。被上诉人某居委针对争议焦点提供的证据为:1、2013年4月24日会议记录。2、某社区征地补偿款分配方案表决稿。3、表决汇总表。上述证据用以证明分配方案是经过会议表决的,分配补偿方案中上诉人属于第7类,第7类没有达到有效票的过半数同意,根据此分配方案上诉人没有权利参加分配。《村民委员会组织法》第24条第7项,征地补偿款的分配需要经过村民大会决定。上诉人质证认为,证据1的会议记录不符合规定,根据《村民委员会组织法》的规定,涉及村民分配土地补偿的事项必须经村民会议讨论决定,会议记录不是村民会议,从参加人数就能看出,故该会议表决出的结果不符合《村民委员会组织法》的规定。证据2的分配方案表决稿的分类,违反省政府182号文件。对证据3,这些事项必须经过村民会议讨论决定,被上诉人发放表决稿等表决投票过程不符合讨论决定的形式规定。双方均对对方提供的证据真实性无异议,本院予以采信。
民事二审判决书2014-10-20山西省晋城市中级人民法院(2014)晋市法民终字第538号
上诉人姚芊羽因与被上诉人山西晋城经济技术开发区某社区居民委员会(以下简称某居委)侵害集体经济组织成员权益纠纷一案,不服城区人民法院(2013)城民初字第1170号民事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本院依法组成合议庭公开开庭审理了本案。上诉人姚芊羽法定代理人张少东的委托代理人冯健康、XX芳,被上诉人某居委的委托代理人王红光到庭参加了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原审查明,2013年6月6日原告姚芊羽将户籍迁入被告处。原告姚芊羽的外公是被告处居民并承包有土地,原告姚芊羽的母亲是其外公承包土地时的承包户成员之一。其母婚后另立户口,原告是在其外公承包土地后出生。2012年初,被告第二次分配土地补偿款时,原告分得补偿款22600元。后被告制定的土地款分配预算花名表中未列有原告之名。同时查明,2012年3月28日被告处的党员、群众代表和两委成员共37人经讨论,制定了土地款分配方案,经过投票表决,原告不能参加此次分配。2013年4月24日,被告再次召开会议研究土地款分配方案,参加人员为党员、居民代表和两委成员共计40人,会议决定制定土地补偿款分配方案,根据该方案的投票结果,原告不能参加土地款的分配。原审认为,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涉及农村土地承包纠纷案件适用法律问题的解释》第二十四条和《山西省征收征用农民集体所有土地征收补偿费分配使用办法》第三条之规定,土地补偿款是补偿给取得土地承包经营权的农户,原告虽是被告处农户,但未取得土地承包经营权证,现原告持其外公的土地承包经营权证要求被告分配给其土地补偿款的请求,不符合法律规定,本院不予支持。判决驳回原告姚芊羽的诉讼请求。案件受理费365元,由原告负担。判决后,原告姚芊羽不服,提起上诉。姚芊羽的上诉理由为:一、一审判决认定上诉人不是土地承包经营权农户是错误的。上诉人作为集体经济组织成员,具有土地承包经营权成员资格并依法是有承包土地的事实的。二、一审判决认定被上诉人提供的会议记录、分配方案有效也是错误的。三、上诉人依法领取土地补偿款的权益受到了侵害。请求撤销原判,依法改判被上诉人支付上诉人土地补偿款22600元。被上诉人某居委答辩称,一、上诉人是集体经济组织成员,但没有实际承包土地。因此,一审法院认定上诉人未取得土地承包经营权证是正确的。二、答辩人一审提供的会议记录、分配方案经过严格法定程序进行记录,是合法有效的。三、一审中上诉人称其在第二次土地补偿款分配中享有分配权,但是在第三次分配时未被列入分配范围。这是因为第三次已经否定了第二次的方案,第三次方案是最终有效的结果。综上所述,上诉人一是没有承包土地,依法不应享有土地补偿款分红权,二是根据村民会议讨论决定的分配方案,其没有分得土地补偿款的资格。请求驳回上诉,维持原判。二审查明的基本事实与一审一致。本案的争议焦点为:被上诉人某居委是否应向上诉人曹宸溥支付土地补偿款。针对争议焦点,上诉人姚芊羽提供的证据为1、户口本复印件,证明上诉人是茶元村村民,是该村的集体经济组织成员。2、结婚证,证明家庭成员之间的关系。3、土地承包经营权证,证明1998年上诉人外祖父领取有土地承包经营权证,是茶元村土地承包经营户。村委的会议记录通过的分配方案违反了省政府182号文件第11条的规定,将村民违法分类;违反了《妇女权益保障法》第32、33、55条的规定,农村妇女及上门女婿、子女与其他村民享有同等的权利。1993年中共中央国务院关于当前农业、农村经济发展若干政策,国务院1995年7号文件均规定了耕地承包30年不变,承包期内实行增人不增地、减人不减地的土地政策。分配方案及投票结果违反了上述规定。被上诉人某居委质证认为,对证据1真实性没有异议,提醒法庭注意户主姓名是张少东;对证明目的有异议,只能证明是村民,因为对如何认定集体经济组织成员法律上没有统一依据。对证据2真实性无异议,证明目的有异议。对证据3真实性没有异议,承包地的户主与本案的当事人不是同一人,实际上是两户。98年承包地时,该案的当事人不是茶元村的户口。该证件与本案无关。被上诉人某居委针对争议焦点提供的证据为:1、2013年4月24日会议记录。2、某社区征地补偿款分配方案表决稿。3、表决汇总表。上述证据用以证明分配方案是经过会议表决的,分配补偿方案中上诉人属于第7类,第7类没有达到有效票的过半数同意,根据此分配方案上诉人没有权利参加分配。《村民委员会组织法》第24条第7项,征地补偿款的分配需要经过村民大会决定。上诉人质证认为,证据1的会议记录不符合规定,根据《村民委员会组织法》的规定,涉及村民分配土地补偿的事项必须经村民会议讨论决定,会议记录不是村民会议,从参加人数就能看出,故该会议表决出的结果不符合《村民委员会组织法》的规定。证据2的分配方案表决稿的分类,违反省政府182号文件。对证据3,这些事项必须经过村民会议讨论决定,被上诉人发放表决稿等表决投票过程不符合讨论决定的形式规定。双方均对对方提供的证据真实性无异议,本院予以采信。
民事二审判决书2014-10-20山西省晋城市中级人民法院(2014)晋市法民终字第536号
上诉人冯小兵、冯靖婷、冯治杰因与被上诉人山西晋城经济技术开发区某社区居民委员会(以下简称某居委)侵害集体经济组织成员权益纠纷一案,不服城区人民法院(2013)城民初字第1111号民事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本院依法组成合议庭公开开庭审理了本案。上诉人冯小兵及其委托代理人冯健康、XX芳,被上诉人某居委的委托代理人王红光到庭参加了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原审查明,2007年6月1日原告冯小兵和某社区居民赵庆琴登记结婚,婚后一直在某社区居住生活。2007年和2008年俩人先后生育儿子冯治杰和女儿冯靖婷。2007年6月4日原告冯小兵将户籍迁入被告处,原告冯治杰和冯靖婷也随其母落户被告处。原告冯小兵岳父赵国正是被告处居民并承包有土地,原告冯小兵的妻子赵庆琴是其岳父承包土地时的承包户成员之一。2012年初,被告第二次分配土地补偿款时,原告冯治杰和冯靖婷分得补偿款,而原告冯小兵未分得。后被告制定的土地款分配预算花名表中未列有三原告之名。同时查明,2012年3月28日被告处的党员、群众代表和两委成员共37人经讨论,制定了土地款分配方案,经过投票表决,原告不能参加此次分配。2013年4月24日,被告再次召开会议研究土地款分配方案,参加人员为党员、居民代表和两委成员共计40人,会议决定制定土地补偿款分配方案,根据该方案的投票结果,原告不能参加土地款的分配。原审认为,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涉及农村土地承包纠纷案件适用法律问题的解释》第二十四条和《山西省征收征用农民集体所有土地征收补偿费分配使用办法》第三条之规定,土地补偿款是补偿给取得土地承包经营权的农户,三原告虽是被告处农户,但未取得土地承包经营权证,现三原告持其岳父和外公赵国正的土地承包经营权证要求被告分配给其土地补偿款的请求,不符合法律规定,本院不予支持。判决驳回原告冯小兵、原告冯治杰、原告冯靖婷的诉讼请求。案件受理费1495元,由原告负担。判决后,原告冯小兵、冯治杰、冯靖婷不服,提起上诉。冯小兵、冯治杰、冯靖婷的上诉理由为:一、一审判决认定上诉人不是土地承包经营权农户是错误的。上诉人作为集体经济组织成员,具有土地承包经营权成员资格并依法是有承包土地的事实的。二、一审判决认定被上诉人提供的会议记录、分配方案有效也是错误的。三、上诉人依法领取土地补偿款的权益受到了侵害。请求撤销原判,依法改判被上诉人支付上诉人土地补偿款67800元。被上诉人某居委答辩称,一、上诉人是集体经济组织成员,但没有实际承包土地。因此,一审法院认定上诉人未取得土地承包经营权证是正确的。二、答辩人一审提供的会议记录、分配方案经过严格法定程序进行记录,是合法有效的。三、一审中上诉人称其在第二次土地补偿款分配中享有分配权,但是在第三次分配时未被列入分配范围。这是因为第三次已经否定了第二次的方案,第三次方案是最终有效的结果。综上所述,上诉人一是没有承包土地,依法不应享有土地补偿款分红权,二是根据村民会议讨论决定的分配方案,其没有分得土地补偿款的资格。请求驳回上诉,维持原判。二审查明的基本事实与一审一致。本案的争议焦点为:被上诉人某居委是否应向上诉人支付土地补偿款。针对争议焦点,上诉人提供的证据为1、户口本复印件,证明上诉人是茶元村村民,是该村的集体经济组织成员。2、结婚证,证明冯小兵与赵庆琴的夫妻关系。3、土地承包经营权证,证明1998年上诉人的岳父、外祖父领取有土地承包经营权证,是茶元村土地承包经营户。4、土地款分配汇总表一份,证明被上诉人在第二次土地款分配时没有统计上诉人冯小兵。5、第二次土地补偿款领取表,证明上诉人没有领取。6、第三次分配预算表,证明第二次分配时冯治杰、冯靖婷实际领取了补偿款,第三次分配时将这两人的资格取消了,冯小兵始终没有分配资格。村委的会议记录通过的分配方案违反了省政府182号文件第11条的规定,将村民违法分类;违反了《妇女权益保障法》第32、33、55条的规定,农村妇女及上门女婿、子女与其他村民享有同等的权利。1993年中共中央国务院关于当前农业、农村经济发展若干政策,国务院1995年7号文件均规定了耕地承包30年不变,承包期内实行增人不增地、减人不减地的土地政策。分配方案及投票结果违反了上述规定。被上诉人某居委质证认为,对证据1真实性没有异议,提醒法庭注意户主姓名是冯小兵;对证明目的有异议,只能证明是村民,因为对如何认定集体经济组织成员法律上没有统一依据。对证据2真实性无异议,证明目的有异议。对证据3真实性没有异议,承包地的户主与本案的当事人不是同一人,实际上是两户。98年承包地时,该案的当事人不是茶元村的户口。该证件与本案无关。对证据4、5、6,分配是以第三次分配方案为准。被上诉人某居委针对争议焦点提供的证据为:1、2013年4月24日会议记录。2、某社区征地补偿款分配方案表决稿。3、表决汇总表。上述证据用以证明分配方案是经过会议表决的,分配补偿方案中上诉人属于第7类,第7类没有达到有效票的过半数同意,根据此分配方案上诉人没有权利参加分配。《村民委员会组织法》第24条第7项,征地补偿款的分配需要经过村民大会决定。上诉人质证认为,证据1的会议记录不符合规定,根据《村民委员会组织法》的规定,涉及村民分配土地补偿的事项必须经村民会议讨论决定,会议记录不是村民会议,从参加人数就能看出,故该会议表决出的结果不符合《村民委员会组织法》的规定。证据2的分配方案表决稿的分类,违反省政府182号文件。对证据3,这些事项必须经过村民会议讨论决定,被上诉人发放表决稿等表决投票过程不符合讨论决定的形式规定。双方均对对方提供的证据真实性无异议,本院予以采信。
民事二审判决书2014-10-20山西省晋城市中级人民法院(2014)晋市法民终字第534号
电话咨询 周一到周日 9:00-18:00 027-85881208
关注公众号
免责申明:会员言论仅代表个人观点,本站不承担由此引起的法律责任 鄂ICP备18021267号-4 鄂公网安备42018502003405号 Powered by 听讼网 Copyright © 武汉听讼信息技术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