旷冰珑

广东洋三律师事务所

广东省中山市

律师简介

基本信息

  • 执业证号14420201511800269

案件统计

返回律师主页
原告潘月明与被告车永红、国泰财产保险有限责任公司广东分公司(以下简称国泰财险广东公司)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纠纷一案,本院受理后,依法适用简易程序,于2018年1月12日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原告潘月明及其委托诉讼代理人邝冰珑、被告国泰财险广东公司委托诉讼代理人郑周琦到庭参加诉讼;被告车永红经本院合法传唤无正当理由拒不到庭参加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民事一审判决书2018-03-08中山市第二人民法院(2017)粤2072民初15148号
原告陈体香诉被告中国人寿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中山中心支公司(以下简称人寿财险中山支公司)、谭杏颜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纠纷一案,本院于2016年7月14日立案受理后,依法由审判员吴园园适用简易程序,于2016年8月24日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原告陈体香及其委托诉讼代理人旷冰珑、旷礼平,被告谭杏颜,被告人寿财险中山支公司委托诉讼代理人谢君钰到庭参加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民事一审判决书2016-10-11中山市第一人民法院(2016)粤2071民初14722号
原告李安惠诉被告向建军、中国人寿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深圳市分公司(以下简称人寿保险深圳市分公司)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纠纷一案。本院于2016年8月22日立案受理后,依法由审判员方凯洪适用简易程序,于2016年9月29日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庭审中,原告李安惠撤回对被告向建军的起诉。原告李安惠及其委托诉讼代理人旷冰珑、旷礼平,被告人寿保险深圳市分公司的委托诉讼代理人远妞妞到庭参加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民事一审判决书2016-11-03中山市第一人民法院(2016)粤2071民初18111号
上诉人中国人寿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中山中心支公司(以下简称人寿保险中山支公司)因与被上诉人伏明伟、原审被告王铸芬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纠纷一案,不服广东省中山市第一人民法院(2017)粤2071民初22641号民事判决,向本院提出上诉。本院于2018年3月15日立案后,依法组成合议庭进行了审理。本案现已审理终结。人寿保险中山支公司上诉请求:撤销并改判一审法院认定的残疾赔偿金、精神损害抚慰金共计160737.2元。事实与理由:广东宏力司法鉴定所(以下简称宏力鉴定所)鉴定意见违反司法鉴定操作规定,违背鉴定原则,误用条款。该所鉴定意见书三、资料摘要“入院情况左膝关节伸直未见受限,屈曲约110°”经治疗康复后测量:左侧膝关节活动受限:屈曲:0°-60°(右膝0°-130°),伸展:0°-60°(右膝0°-130°),而中山市博爱医院的手术记录中明确记载伏明伟手术时“膝关节屈曲90°,关节镜退后进入关节间隙”,治疗后反而屈曲度减少明显不符合逻辑,数据明显失实。鉴定过程明确检验方法按《法医临床检验规范》检验,测量方法为量角器轴心通过膝关节,固定臂平行于股骨中线,活动臂平行于腓骨中线。0°-30°很好理解,但其伸展30°-0°明显不符合逻辑,由此可见该所为鉴定测量结果纯属为计算右膝功能丧失为54%而制造出来的反计算数据,而且该所也未陈述说明其右膝功能丧失为54%是如何得来,请二审法院支持上诉人重新鉴定的请求。一审法院判决保险公司承担诉讼费没有法律依据。《保险法》规定第六十六条的规定赋予了责任保险合同当事人有约定诉讼费用承担方式的自由。交强险作为责任保险的一种,同样也适用本条规定。根据交强险条款责任免除第十条第(四)项约定,“因交通事故产生的仲裁或者诉讼费用以及其他相关费用”交强险不负责赔偿和垫付。本案是侵权责任纠纷,处理的是因侵权行为引起的赔偿纠纷。而上诉人并非侵权行为的任何一方,在本次交通事故中没有任何过错,而是基于保险合同的约定依法承担相应的赔偿责任,对侵权行为引起的诉讼不应承担诉讼费。伏明伟未予答辩。王铸芬未予陈述。伏明伟向一审法院起诉请求:王铸芬赔偿交通事故赔偿款320086.02元;人寿保险中山支公司在交强险和商业三者险范围内承担赔偿责任。一审法院认定事实:2017年5月27日8时55分,王铸芬驾驶粤T×××××号小型轿车沿东苑南路自南向北方向行驶至中山市××××路大东裕大道路口左转弯时,与驾驶粤T×××××号普通二轮摩托车(行驶方向自北向南)的伏明伟发生碰撞,造成伏明伟受伤及车辆损坏。中山市公安局交通警察支队城区大队作出第4420010416123701041号《道路交通事故认定书(简易程序)》,王铸芬承担此事故的全部责任、伏明伟不承担此事故的责任。粤T×××××号小型轿车登记车主为王铸芬本人。人寿保险中山支公司承保了该车责任限额为122000元的交强险及责任限额为50万元的商业三者险,被保险人为王铸芬。交强险各项赔偿限额为死亡伤残金110000元、医疗费用10000元、财产损失2000元。伏明伟在事故中受伤,当天到中山市博爱医院住院治疗,2017年7月6日办理出院手续,住院40天,医嘱加强营养、住院期间陪护壹人等;伏明伟又于2017年7月19日到该院住院治疗,2017年9月29日办理出院手续,共住院78天,医嘱住院期间陪护壹人等。2017年10月31日宏力鉴定所出具意见书,证明伏明伟的伤残程度为九级伤残。一审法院认为,本案是发生在机动车之间的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纠纷。人寿保险中山支公司承保了粤T×××××号车的交强险,故其应首先在交强险的各责任限额内,对伏明伟在本次事故中的损失承担直接的赔偿责任。超出交强险限额部分,因王铸芬承担此事故的全部责任。鉴于粤T×××××号车在人寿保险中山支公司投保了责任限额为50万元的商业三者险及不计免赔,故王铸芬在超出交强险赔偿限额部分应由人寿保险中山支公司在商业三者险限额赔偿范围内直接承担赔偿责任。根据双方举证、质证的情况,对伏明伟的损失、各方应承担的赔偿责任作如下确认:(一)1.22658.82元(按实际医疗票据计算);2.住院伙食补助费11800元(以100元/天计算住院118天);3.营养费1000元(酌情计算),共计35458.82元,属交强险医疗费用限额范围(人寿保险中山支公司已按限额赔付完毕),超出交强险部分35458.82元,因未超出商业三者险限额,故应由人寿保险中山支公司直接承担。(二)1.护理费16780元(以130元/天计算住院护理118天及护工费1440元);2.伤残鉴定费1950元(按发票计算);3.交通费1800元(酌情计算);4.精神损害抚慰金10000元(酌情计算);5.残疾赔偿金150737.2元(以广东省2017年度人身损害赔偿计算标准城镇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37684.3元/年计算20年,以一个九级伤残计算20%);6.误工费19694元(按国有同行业建筑业在岗职工年平均工资60918元/年计算住院误工118天),共计200961.2元,属交强险死亡伤残金限额范围,故应先由人寿保险中山支公司按限额赔付110000元,超出交强险部分90961.2元,因未超出商业三者险限额,故应由人寿保险中山支公司直接承担。关于人寿保险中山支公司要求对伏明伟伤残重新鉴定问题,因人寿保险中山支公司没有提供充分的证据足以推翻宏力鉴定所的鉴定结论,故对人寿保险中山支公司重新鉴定的申请不予支持。王铸芬不到庭参加诉讼,不影响对本案的审理。综上,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道路交通安全法》第七十六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道路交通事故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十六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人身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十七条,《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六十四条第一款、第一百四十四条的规定,判决:一、人寿保险中山支公司应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三日内在交强险限额内赔偿110000元,在商业三者险限额内赔偿126420.02元,共236420.02元给伏明伟;二、驳回伏明伟其他诉讼请求。一审案件受理费6100元减半收取3050元,由伏明伟负担797元、人寿保险中山支公司负担2253元。二审中,当事人没有提交新证据,本院对一审查明的事实予以确认。
民事二审判决书2018-06-05广东省中山市中级人民法院(2018)粤20民终1507号
上诉人中华联合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中山中心支公司(以下简称中华财产保险中山支公司)因与被上诉人冯高举、盘章德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纠纷一案,不服广东省中山市第二人民法院(2016)粤2071民初20495号民事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本院依法组成合议庭进行了审理,本案现已审理终结。中华财产保险中山支公司上诉请求:撤销原审判决,改判其在交强险保险限额内承担32130元,商业险第三者保险限额内不承担保险责任。事实和理由:交警部门已认定盘章德在本案交通事故中构成逃逸因而负事故主要责任,根据机动车综合商业保险条款的第三者保险商业险保险责任第二十四条第二项第一条规定,盘章德事故发生后驾车逃逸,商业险属于免责情形,且中华财产保险中山支公司已向其履行了提示义务、送达了保险合同,保单上已书面载明合同由保险条款和物别约定等组成,提示详细阅读条款特别是责任免责和赔偿处理、收到后立即核对,如有不符或疏漏及时通知保险人变更或补充,而盘章德收到保险合同后未提出异议,中华财产保险中山支公司在商业险限额内无需承担赔偿责任。冯高举辩称:商业保险条款上未见盘章德的签字,不能证明中华财产保险中山支公司已向盘章德送达条款,也不能证明中华财产保险中山支公司山已履行提示说明义务,一审判决正确。被上诉人盘章德在法定期限内未提交答辩意见。冯高举向一审法院起诉请求:判令盘章德、中华财产保险中山支公司向其赔偿交通事故损失117830元,中华财产保险中山支公司在保险责任范围内承担连带责任。一审法院认定事实:2016年6月28日23时10分,盘章德驾驶粤T×××××号小型面包车沿中山市西区彩虹大道由南往北方向行驶,行驶至彩虹大道水果批发市场对开路段,于左转弯时与冯高举驾驶的桂J×××××号普通二轮摩托车载林敏锐发生碰撞。2016年7月29日,经中山市公安局交通警察支队城区大队作出山公交认字[2016]第C00156号道路交通事故认定,认定盘章德持有机动车驾驶证造成道路交通事故后逃逸,是导致此事故的主要过错,承担此事故的主要责任;冯高举驾驶机动车违反交通信号灯指示通行,是导致此事故的次要过错,承担此事故的次要责任。又查,1.冯高举在事故中受伤,事故发生后被送往中山市中医院住院治疗,至今还在医院治疗,直到2016年11月2日,冯高举用去医疗费135426.03元;2.住院伙食补助费11000元(计算至2016年10月17日,住院110天,按其诉求100元/天计算);3.护理费14300元(计算至2016年10月17日,冯高举住院110天,按130元/天计算);4.误工费16830元(计算至2016年10月17日,冯高举住院110天,误工天数110天,以冯高举在中山市西区飞云菜档工作每个月工资收入4590元为标准计算);5.交通费酌情确定1000元。以上合计178556.03元。事故发生后,中华财产保险中山支公司支付冯高举医疗费10000元,盘章德支付冯高举40000元。另查,盘章德是肇事车辆粤T×××××号面包车的车主,该车在中华财产保险中山支公司处投保了交强险、商业三者险及附加不计免赔。其中交强险各项赔偿限额分别为:死亡伤残金赔偿限额110000元,医疗费用赔偿限额10000元,财产损失赔偿限额2000元;商业三者险的赔偿限额为1000000元。另《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强制保险条款》约定,死亡伤残赔偿限额具体包括丧葬费、死亡补偿费、受害人亲属办理丧葬事宜支出的交通费用、残疾赔偿金、残疾辅助器具费、护理费、康复费、交通费、被扶养人生活费、住宿费、误工费,被保险人依照法院判决或调解承担的精神损害抚慰金;医疗费用赔偿限额具体包括医药费、诊疗费、住院费、住院伙食补助费、必要的、合理的后续治疗费、整容费、营养费。本事故发生在有效的保险期限内。一审法院认为,本案是发生在机动车之间的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纠纷,交警部门作出的事故认定书符合法律规定,一审法院予以采信。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道路交通安全法》第七十六条规定,机动车发生交通事故造成人身伤亡、财产损失的,由保险公司在第三者责任强制保险责任限额范围内予以赔偿。超过责任限额的部分,机动车之间发生交通事故的,由有过错的一方承担责任;双方都有过错的,按照各自过错的比例分担责任。另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道路交通事故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十六条规定:“同时投保机动车第三者责任强制保险和第三者责任商业保险的机动车发生交通事故造成损害,当事人同时起诉侵权人和保险公司的,人民法院应当按照下列规则确定赔偿责任:(一)先由承保交强险的保险公司在责任限额范围内予以赔偿;(二)不足部分,由承保商业三者险的保险公司根据保险合同予以赔偿;(三)仍有不足的,依照道路交通安全法和侵权责任法的相关规定由侵权人予以赔偿。被侵权人或者其近亲属请求承保交强险的保险公司优先赔偿精神损害的,人民法院应予支持。”据上述规定,本案中,中华财产保险中山支公司承保了肇事车辆粤T×××××号面包车第三者责任强制保险,故该保险公司应当依据上述规定对冯高举的损失承担民事赔偿责任,超出交强险赔偿限额部分,由盘章德与冯高举按照各自过错的比例分担责任,因盘章德与冯高举在本次事故中分别承担主要和次要责任,且本次事故发生在机动车之间,依照有关规定,一审法院确定盘章德对冯高举超过交强险限额的损失承担70%的民事赔偿责任。鉴于粤T×××××号面包车在中华财产保险中山支公司投保了责任限额为100000元的商业三者险及不计免赔条款险,故盘章德在超出交强险赔偿限额部分承担赔偿责任,该赔偿款由中华财产保险中山支公司在商业三者险限额赔偿范围内直接承担。仍有不足的,由盘章德承担70%的民事赔偿责任。根据双方的举证、质证情况,一审法院对冯高举的损失作如下确认:1.医疗费135426.03元、住院伙食费11000元,合计146426.03元,属于第三者责任强制保险医疗费赔偿限额范围,其中中华财产保险中山支公司在保险限额范围内支付10000元,超出部分136426.03元,由盘章德承担70%,即95498.22元。该赔偿款由中华财产保险中山支公司在商业三者险责任限额内直接承担。2.误工费16830元、护理费14300元、交通费1000元,上述损失合计32130元,属于第三者责任强制保险死亡伤残赔偿限额范围,因未超过赔偿限额110000元,故由中华财产保险中山支公司在交强险赔偿限额范围内承担。因此,中华财产保险中山支公司应在交强险赔偿范围内向冯高举支付赔偿款为42130元,事故发生后,因中华财产保险中山支公司已支付冯高举10000元,已支付的赔偿款应当扣除,故中华财产保险中山支公司应实际在交强险赔偿范围内向冯高举支付赔偿款为32130元;中华财产保险中山支公司应在商业三者险赔偿范围内向冯高举支付赔偿款为95498.22元。事故发生后,因盘章德已支付了冯高举40000元,已支付的赔偿款应当扣除,故中华财产保险中山支公司应在商业三者险赔偿范围内向冯高举支付赔偿款为55498.22元。中华财产保险中山支公司辩称,盘章德发生交通事故后逃逸,根据机动车第三者责任保险条款,保险公司在该保险范围内不承担赔偿责任。本案中,中华财产保险中山支公司并未举证证明其向投保人送达商业三者险的合同条款,无法证明其履行了告知合同条款的基本义务,应视为其未对投保人提示和说明商业三者险条款,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保险法》第十七条第二款,对于保险合同中免除保险人责任的条款,保险人在订立保险合同时应当在投保单、保险单或者其它保险凭证上作出足以引起人注意的提示,并对该条款的内容以书面或口头形式向投保人注意的提示或者明确说明的,未作提示或者明确说明的,该条款不产生效力,这规定,商业险关于免除其保险责任的条款,均不产生法律效力,其于保障投保人的依赖利益计,中华财产保险中山支公司不能依据其保险合同的免责条款免除其于商业三者险责任限额内的赔偿责任,故中华财产保险中山支公司在商业三者险限额内承担赔偿责任,一审法院对中华财产保险中山支公司的该项抗辩请求不予支持。中华财产保险中山支公司、盘章德的辩解合理部分一审法院予以采纳。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道路交通安全法》第七十六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人身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十七条、第十九条、第二十条、第二十一条、第二十二条、第二十三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确定民事侵权精神损害赔偿责任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八条、第十条,《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六十四条的规定,判决:一、中华联合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中山中心支公司于判决生效之日起三日内在机动车第三者责任强制保险限额内赔偿32130元给冯高举。二、中华联合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中山中心支公司于判决生效之日起三日内在机动车第三者商业责任保险限额内赔偿55498.22元给冯高举。三、驳回冯高举的其它诉讼请求。案件受理费2656元,减半收取1328元,由冯高举负担341元;中华财产保险中山支公司负担987元。本院二审期间,当事人均未提交新证据。一审法院认定的事实具有证据支持,本院予以确认。
民事二审判决书2017-06-13广东省中山市中级人民法院(2017)粤20民终1218号
民事其他裁定书2015-12-08广东省中山市中级人民法院(2015)中中法民六仲字320号
原告廖新娥诉被告谭学锐、陈志伟、中国人民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中山市分公司(以下简称人民保险中山市分公司)、北部湾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平南支公司(以下简称北部湾保险平南支公司)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纠纷一案,本院于2016年9月28日受理后,依法由审判员方凯洪适用简易程序于2016年11月3日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原告廖新娥的委托代理人旷冰珑,被告陈志伟,被告人民保险中山市分公司的委托代理人林敏婷到庭参加诉讼。被告谭学锐和被告北部湾保险平南支公司经本院传票传唤,无正当理由拒不到庭参加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民事一审判决书2016-12-01中山市第一人民法院(2016)粤2071民初20983号
原告董其威与被告刘涛、王志会、中国平安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汉中中心支公司(以下简称平安保险汉中支公司)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纠纷一案,本院于2017年11月24日立案后,依法适用简易程序,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原告董其威的委托诉讼代理人旷冰珑、被告刘涛、王志会,被告平安保险汉中支公司的委托诉讼代理人廖礼仲到庭参加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董其威向本院提出诉讼请求:判令被告赔偿原告交通事故人身损害赔偿款2420.2元(其中医疗费820.2元、交通费100元、车辆损失费1500元)。事实和理由:2017年4月4日,刘涛驾驶陕F/TS6××号小型普通客车途径中山市南三公路三角镇新华路口时,左转弯掉头过程中,与董其威驾驶桂J/23T××号二轮摩托车(搭载蒋水兰)发生碰撞而肇事。事故造成董其威、蒋水兰受伤及车辆损坏的后果。上述事故经中山市公安局交通警察支队三角大队认定,刘涛承担事故的全部责任。现董其威诉至法院,诉请如前。平安保险汉中支公司辩称,1.对于医疗费,按照医疗单据计算;2.交通费没有相关票据,不予确认;3.车辆损失费不予确认,没有经过车辆鉴定,也无现场照片,无法确认其维修金额。刘涛辩称,按照保险公司意见。王志会辩称,按照保险公司意见。
民事一审判决书2017-12-27中山市第二人民法院(2017)粤2072民初14348号
原告毛燕球诉被告中国人民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中山市分公司(以下简称人保中山分公司)财产保险合同纠纷一案,本院受理后,依法由审判员陶香琴独任审判,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原告毛燕球的委托诉讼代理人旷冰珑及被告人保中山分公司的委托诉讼代理人梁秋娟到庭参加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民事一审判决书2016-12-16中山市第一人民法院(2016)粤2071民初13785号
原告安万杰与被告冯志金、中国平安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中山中心支公司(以下简称平安保险公司)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纠纷一案,本院于2018年1月24日立案后,依法适用简易程序,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原告安万杰委托诉讼代理人旷冰珑,被告冯志金,被告平安保险公司委托诉讼代理人朱建辉到庭参加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民事一审判决书2018-04-12中山市第二人民法院(2018)粤2072民初1499号
电话咨询 周一到周日 9:00-18:00 027-85881208
关注公众号
免责申明:会员言论仅代表个人观点,本站不承担由此引起的法律责任 鄂ICP备18021267号-4 鄂公网安备42018502003405号 Powered by 听讼网 Copyright © 武汉听讼信息技术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