旷冰珑

广东洋三律师事务所

广东省中山市

律师简介

基本信息

  • 执业证号14420201511800269

案件统计

返回律师主页
上诉人何广衡、李宏燕因与被上诉人林少洪、原审被告中山市四方小城餐饮服务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四方小城公司)合伙协议纠纷一案,不服广东省中山市第一人民法院(2015)中一法民一初字第2064号民事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本院依法组成合议庭对本案进行了审理,现已审理终结。何广衡、李宏燕上诉请求:撤销一审判决,改判林少洪对后续所有损失承担责任。事实和理由:一、关于林少洪是否符合协议约定的退伙条件的问题。(一)石岐人家在经营期间仅仅系借用四方小城公司的公章对外经营,公章效力仅代表石岐人家这一合伙经营体,用于结算货款、租金等,对内关于合伙人退伙、入伙等重大事项,须各合伙人签字盖章才能作为合伙人意思表示,四方小城公司在《催款通知单》上盖章并不能代表其他合伙人意愿。(二)根据《合作协议》约定,退伙的事项必须经过各合伙人协商一致同意,应当经过会议讨论并有书面协议为证。林少洪没有提交相关合伙人会议讨论决议、退伙协议等资料,而四方小城公司提交的退伙协议各合伙人没有最后签名,故双方并未一致同意林少洪退伙。此外,餐厅结算后,四方小城公司以其自身名义收取款项,并由其了结最后的清算工作,合伙已解散,2015年6月16日的收据完全以四方小城公司名义开具,并不能以此推断《催款通知单》为石岐人家合伙体发出,且石岐人家的财务也是四方小城公司的财务,该通知单并不有体现上诉人的意愿。(三)上诉人并未在《催款通知单》上签字,该通知单不能体现林少洪退伙经股东会讨论同意。且四方小城公司一审中提交的微信、录音证据中能体现各合伙人并未同意林少洪退伙。二、关于林少洪是否完成退伙结算的问题。(一)一审中证人林某只是表述林少洪曾经提一袋过来缴纳款项,但未明确具体是哪一天,且证人对袋中是否为现金及现金数额并不知情,不具有参考作用,林少洪也完全可以缴纳至通知单中载明的账户。且证人证言也可以反映上诉人并未同意其退伙。(二)林少洪的父亲虽然于2015年5月27日提款90000元,但不能证明其于当天去石岐人家缴款,林少洪缴款未成功后并未于当天存进自己账户也不符合常理,且林少洪并不存在客观上不能履行的情况,其还可以通过转账方式支付,但其却选择在立案后将款项转账至黄道清账户,明显是为了逃避后续责任,故一审认定其已经按期履行义务属于事实认定错误。被上诉人林少洪辩称,一审认定事实清楚,四方小城公司陈述催款通知单是依两上诉人要求作出的,且该通知单作出前各股东开了股东大会,都体现在催款通知单内容里面,故催款通知单是一份明确退伙协议书,林少洪已经按照该通知书约定履行了全部义务。结合一审的证据足以证明林少洪已退伙。请求驳回上诉,维持原判。原审被告四方小城公司二审期间未到庭接受调查询问,其提交书面意见称,一、合作餐厅石岐人家实际都是由两上诉人和林少洪经营,其三人作为石岐人家餐厅的实际经营者应承担所有亏损责任。二、乙方内部没有就林少洪退伙达成一致意见,林少洪不同意也没有签署退伙协议,也没有按照其内部意思完成退伙手续,即便退伙也与四方小城公司无关。三、催款通知单是在乙方经营期间按照乙方其他人员意思发出的,林少洪也没有按照通知规定付款。四、两上诉人与林少洪应连带承担合伙餐厅50%的债务。林少洪向一审法院起诉请求:1.确认林少洪于2015年4月15日终止与四方小城公司、何广衡、李宏燕于2014年9月4日签订的《合作协议》,林少洪退出合作餐厅的经营;2.确认林少洪已承担合作餐厅的亏损金90655.81元;3.确认林少洪不再承担合作餐厅2015年4月15日之后的一切债务、亏损及其他对内对外责任。一审法院认定事实:林少洪(乙方)与四方小城公司(甲方)、何广衡、李宏燕签订《合作协议》,约定:甲乙双方按照本协议约定合作经营位于中山市景祥路1号日升美食城6栋3-6卡的餐厅以及加盖部分;合作期限从2014年10月1日起至2019年9月30日止;甲方从签订本协议之日起,按餐厅现状交由乙方经营管理,由乙方负责自主经营,甲方不参与也不干预乙方的经营管理;2014年10月1日前的债权债务(包括餐厅劳资纠纷)由甲方承担,2014年10月1日后餐厅正常经营债权债务由甲乙共同承担,乙方非法经营或者超出经营范围的债务由乙方承担;甲乙双方签订本协议之日起3日内各投入300000元作为餐厅的改造以及流动资金,改造资金应按照三年摊销,最后摊销金额以改造完毕、双方签字确认金额为准;餐厅结算日为下个月的10日(首个结算日为2014年11月10日),除去经营费用、改造摊销资金、日常开支、工资、资金、需缴纳的税费等收入外为净利润。结算方式:支付1)150000元餐厅经营费用(包括设备以及餐厅场地租金),从第三年起每年递增6%,原租赁合同由甲方继续履行;2)改造摊销费用;3)日常开支、工资、奖金、税费。剩余资金50%作为餐厅的流动资金,流动资金的50%作为甲乙双方的利润分成(甲乙方各占50%),餐厅的亏损也是甲乙按50%比例承担。餐饮公司品牌在合作经营期间属于甲乙双方共有的知识产权,合作期间届满后,归甲方所有。乙方三名合作经营管理者月工资为6000元/人/月,工资均由餐厅支付;甲乙双方在合作期间内,除双方协商一致外,任何一方不得以任何理由要求终止合作(不可抗力除外)。甲乙双方不得擅自终止合作,违约方应当赔偿守约方损失。如乙方终止合作,餐厅的改造归甲方所有,乙方不得要求甲方返还改造资金。协议各方签字并各自注资300000元后生效。协议还约定了其他事项。《合作协议》签订后,林少洪、四方小城公司、何广衡、李宏燕依约出资并合伙经营餐厅,但未成立相应的合伙经营体。2015年4月15日,林少洪离开石岐人家餐厅。2015年6月17日,林少洪向四方小城公司的法定代表人黄道清开立的中国农业银行账号62×××74汇款90655.81元。林少洪认为其已于2015年4月15日退出与四方小城公司、何广衡、李宏燕的合作经营,并足额支付了合作经营的亏损款,遂于2015年6月16日诉至一审法院,主张前述实体权利。一审法院又查:2015年6月16日《终止合作经营协议》内容显示:甲方:四方小城公司,乙方1:何广衡,乙方2:李宏燕、乙方3:林少洪,约定:……由于乙方经营不善,乙方提出终止合作,经甲乙友好协商,达成如下协议:一、甲方同意自2015年6月14日起停止营业并进行结业结算。场地经营费应计至结业清算工作完成为止。二、乙方应做好各项结业清算工作:1.做好酒楼员工的辞结算工作,安抚好员工情绪确保不发生任何群体事件;2.做好酒楼物品的盘点工作,提交盘点清单给甲方;3.2015年6月15日前收齐各项应收账款;4.做好各供应商的结算支付工作;5.做好结业清算期间的安全保卫工作,确保甲方财物的安全。三、甲乙双方依据共同确认的财物结算报表按2014年9月4日签订的合作协议约定承担合作经营期间的债权债务。四、餐厅的改造及相关设备归甲方所有,乙方不得要求甲方返还改造资金。五、乙方应于2015年6月20日前完成全部结算清理工作,甲乙方应于2015年6月18日前将应承担的亏损款交至石岐人家海鲜酒楼财务部,缴款方式为转账或现金支付。逾期缴款,则每逾期一天按应缴款总额的1%支付滞纳金,如逾期5日仍未缴款的,本协议无效,甲方有权仍然按甲乙双方于2014年9月4日签订的合作协议继续收取场地租金。六、若由于乙方其他成员未按时履行义务导致甲方向乙方索赔等造成的损失,由未履行方负责。本协议在乙方按时完成结业清算工作后生效。因本协议发生争议,可向甲方所在地人民法院起诉。四方小城公司、何广衡、李宏燕分别在甲方、乙方1、乙方2处签名确认,林少洪未在上述协议上签名。2015年6月15日,石岐人家餐厅停止经营。2015年6月16日,何广衡、李宏燕分别向四方小城公司支付了清算款225807.24元,四方小城公司分别向何广衡、李宏燕出具收据,其中收据内容:兹收到乙1何广衡、乙2李宏燕结业清算款各225807.24元,经营期间实际负债共1354843.44元(详见财务报表),按原合同甲方负责50%,乙方1应付225807.24元、乙方2应付225807.24元、乙方3应付225807.24元。四方小城公司在收据落款处盖章。同日,何广衡、李宏燕离开了石岐人家餐厅。林少洪为证明其退伙得到全体股东同意,提供2015年5月25日《催款通知单》,内容载明:尊敬的林少洪:……本公司在2014年9月27日至2015年4月15日协议经营期间内,由于经营管理不善,致使累计亏损555934.83元(555934.83=实际亏损638396.45-固定资产折旧82461.62),由于自身原因贵方提出退股请求,经股东会议研究,同意其退股,股东林少洪自愿放弃所持有的所有股份,并按亏损比例支付90655.81元弥补公司亏损。付款方式:转账或现金,帐户:62×××74,开户行:农业银行股份有限公司中山分行石岐支行,户名:黄道清。恳请贵方于2015年5月28日前到本财务办公室办理相关结算手续,逾期缴款,本公司则每逾一天按还款总额的1%(即907元/天)收取贵方滞纳金,并视为继续参股共负公司盈亏。通知书的落款处盖有四方小城公司的公章。四方小城公司确认该通知书上的公章为其公司的公章,但认为系应何广衡、李宏燕的要求才在通知上盖章的,其由于未实际参与经营,对具体亏损款并不清楚,因林少洪并未按照通知书上时间付款,且最终甲乙双方在2015年4月15日前并未就此签订退伙协议,故其认为林少洪在2015年4月15日并未退伙。何广衡、李宏燕称林少洪确实有向合伙各方提出退伙意见,但并未得到合伙各方一致同意,该通知书系四方小城公司一方意见,其二人并不同意林少洪于2015年4月15日退伙,对于通知单上的亏损款因未进行核算而不予确认。林少洪为证明其已于通知书载明的时间支付合伙亏损款,提供:1)新会农村商业银行有折现金取款单。显示在2015年5月27日取款90000元。林少洪称该款系其父亲林丙申提取现金交予其,其到石岐人家餐厅交款被拒。四方小城公司、何广衡、李宏燕确认取款事实,但不能证明款项用途,认为与本案没有关联,亦不能证明林少洪曾到石岐人家餐厅交款。2)建设银行银行卡客户交易查询,显示林少洪于2015年6月5日将90000元现金存入其建设银行中山分行的62×××76账户内;建设银行转款凭证,显示2015年6月17日,显示林少洪的建设银行中山分行的62×××76账户向黄道清的中国农业银行中山石岐支行转账支付90655.81元。四方小城公司确认收到林少洪的转账款90655.81元,但认为林少洪未按通知时间付款而未退伙。何广衡、李宏燕认为上述单据仅证明林少洪向通知书上账户付款的事实,不能证明林少洪已足额支付退伙亏损款。四方小城公司为证明合伙甲乙双方就退伙清算事宜通过微信讨论的情况,提供了2015年5月27日至同年6月14日的股东微信聊天记录、财务与微信聊天记录、2015年6月15日至同年7月8日清算组微信聊天记录。其中2015年5月27日至同年6月14日的股东微信聊天记录中未显示林少洪的聊天记录,内容系讨论林少洪退伙签订协议事宜。而2015年6月15日至2015年7月8日清算组微信聊天记录的内容系各人对餐厅清算款项的确认,其中四方小城公司称狮子头像的微信号系林少洪的微信号,该微信号于2015年6月15日向其他人员声明其已于2015年4月15日盘点结算并于6月17日称已支付退股款90655.81元。2015年6月15日,四方小城公司称系何广衡的微信号表示已结算完毕,应付款为135043.44元,甲乙双方各占675421.72元,乙方每份为225140.57元,林少洪在群聊中未对此发表意见。林少洪确认清算组微信聊天记录中狮子头像的微信号系其微信,亦确认该头像所述内容,其他聊天记录其不予确认。何广衡、李宏燕确认聊天记录中由四方小城公司标示的头像系其二人的头像,基于聊天距今相隔时间较长,均对微信的内容不予确认。四方小城公司提供证人刘某、吴某的证言。证人刘某称:我从2014年5月起在石岐人家餐厅担任出纳工作,林少洪与四方小城公司、何广衡、李宏燕是合伙关系,餐厅实际由林少洪、何广衡、李宏燕经营,其中何广衡是总经理,李宏燕负责销售,林少洪负责餐厅的厨房。财务由我核对后交何广衡签字确认。林少洪确实有拿过现金来餐厅,但具体日期记不清楚,林要求我拿验钞机验钞,但由于几名合伙人并没有签订相关协议,故我没有把钱收下。确认四方小城公司提供的股东微信聊天记录、清算组微信聊天记录、财务与股东微信聊天记录的真实性,其中财务与股东微信聊天记录是我与林少洪的聊天记录。四方小城公司所标示的头像确实是我的头像,我在其他两个微信群聊中亦确实与餐厅其他股东说过那些话。2015年7月以后,我的工资就由甲方四方小城公司发放。证人吴某称:我从2014年11月起担任石岐人家餐厅的会计,餐厅实际由林少洪、何广衡、李宏燕经营,内账报表的单据由何广衡收集交纳报销后,再由出纳交给我做账,单据均由何广衡签字确认。我根据股东的安排分别制作了2015年4月15日和2015年6月15日两个时间段的报表。催款通知单中的清算款没有包括固定资产摊分,我发现该数额计算有误,就又重新制作了一份新的报表,具体按四方小城公司提供的现金负责损益报表为准,我方现在是四方小城公司的会计。对于林少洪是否有拿过清算款到公司不清楚。林少洪认为证人林某的证言已证明其按通知书时间到餐厅财务处交纳清算款,林少洪已履行了《催款通知单》的付款义务,因餐厅拒绝收款而付款不成功,至于证人吴某证言,因证人吴某与四方小城公司有利害关系,对其证言不予确认。何广衡、李宏燕对上述两名证言所述没有异议,石岐人家的财务人员由甲乙双方共同聘请,合伙餐厅亦确实由协议乙方经营。四方小城公司提供了两份《退伙协议书》,称一份是林少洪草拟的,另一份是其草拟的,因双方对上述协议内容没有达成一致意见,故均没有在协议上签名。两份协议中均载明2014年9月27日至2015年4月15日协议经营期间的累计亏损为555934.83元(555934.83元=实际亏损638396.45元-固定资产折旧82461.62元)。在四方小城公司提供的股东微信聊天记录和清算组微信聊天记录中亦显示曾将上述两份退伙协议内容上传于群内供各人查看讨论。林少洪与何广衡、李宏燕因上述退伙协议未有相关人员签名而不予确认。一审庭审中,四方小城公司、何广衡、李宏燕均称,合伙经营石岐人家餐厅期间,由于石岐人家餐厅未办理工商登记而使用了四方小城公司的公章和银行账户,其中户名为黄道清的农业银行股份有限公司中山分行石岐支行的银行账户(账号为62×××74)是石岐人家餐厅经营期间使用的其中一个银行账号,四方小城公司与何广衡、李宏燕签订《终止合作协议》时有通知林少洪一并签订该协议。四方小城称石岐人家餐厅停止经营后,租赁的场地物品未作清理,租赁物仍在交纳租金,因乙方未足额支付退伙款,仍有不少供应商向其追款。诉讼中,林少洪、何广衡、李宏燕表示石岐人家餐厅租赁场地内的现有物品归四方小城公司所有。为防止损失扩大,林少洪、四方小城公司、何广衡、李宏燕同意由四方小城公司于2015年12月31日前对涉案经营体的租赁场地作转租或退租处理。双方确认林少洪、何广衡、李宏燕各占石岐人家餐厅的16.67%股权。一审法院另查:一审法院于2015年7月22日另案受理四方小城公司诉何广衡、李宏燕、林少洪合伙协议纠纷一案。一审法院认为,本案为合伙协议纠纷。林少洪与四方小城公司、何广衡、李宏燕签订的《合作协议》系四方在平等自愿基础上签订的书面合伙协议,依法对四方当事人产生法律效力。本案的争议焦点有二:一、林少洪是否符合合伙协议约定的退伙条件;二、若符合退伙条件,林少洪是否已完成退伙结算。关于焦点一。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贯彻执行〈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通则〉若干问题的意见》第52条规定,合伙人退伙,书面协议有约定的,按书面协议处理;书面协议没有约定的,原则上应予准许。……本案中,双方签订的《合作协议》约定退伙条件为经合同双方协商一致。林少洪为主张其退伙得到全体股东同意提供了《催款通知单》,该通知单载明“由于自身原因贵方提出退股请求,经股东会议研究,同意其退股,”,通知单的落款处盖有四方小城公司的公章及时间2015年5月25日。诉讼中,双方均确认合伙经营的石岐人家餐厅在合伙期间未领取营业执照,四方小城公司、何广衡、李宏燕确认石岐人家餐厅经营期间借用了四方小城公司的公章及账户进行经营。又根据何广衡、李宏燕提供的收据显示,四方小城公司与何广衡、李宏燕签订《终止合作协议》后,石岐人家餐厅收取何广衡、李宏燕清算款的收据上亦加盖了四方小城公司的公章,以及四方小城公司与何广衡、李宏燕在庭审中称知悉林少洪要求退伙等,可以推断林少洪提供的《催款通知单》实际系由作为合伙经营体石岐人家餐厅向林少洪发出缴交退伙结算款的通知,通知内容反映石岐人家餐厅全体合伙人的共同意思表示。基于通知单中已载明林少洪的退伙请求已得到全体合伙人同意,故一审法院认定林少洪的退伙符合双方合伙协议约定的退伙条件。关于焦点二。根据《催款通知单》中载明的“股东林少洪自愿放弃所持有的所有股份,并按亏损比例支付90655.81元弥补公司亏损。付款方式:转账或现金,帐户:62×××74,开户行:农业银行股份有限公司中山分行石岐支行,户名:黄道清。恳请贵方于2015年5月28日前到本财务办公室办理相关结算手续,逾期缴款,本公司则每逾一天按还款总额的1%(即907元/天)收取贵方滞纳金,并视为继续参股共负公司盈亏。”林少洪须于2015年5月28日前将合伙清算款90655.81元支付到通知单中的账户即完成退伙结算手续。根据林少洪提供建设银行转款凭证反映,林少洪于2015年6月17日从其上述个人账户转账90655.81元至通知单所载明的黄道清账户内,而四方小城公司与何广衡、李宏燕在庭审中已确认户名为黄道清的上述账户为石岐人家餐厅经营期间使用的银行账户,可见,林少洪在2015年6月17日的转账行为实际系向石岐人家餐厅支付退伙结算款的行为。至于林少洪的交款是否已超过通知单规定的时间问题。根据林少洪提供的新会农村商业银行有折现金取款单、建设银行银行卡客户交易查询反映,林少洪的父亲林丙申于2015年5月27日提款90000元,后林少洪于2015年6月5日将90000元现金存入其个人账户内,以及四方小城公司提供的餐厅出纳林某证言反映林少洪曾携带现金到石岐人家餐厅要求其验钞收款,其基于未与其他合伙人签订相关协议而拒绝收款的情况,可以推断林少洪曾在《催款通知单》载明的付款时间内向石岐人家缴交退伙结算款,但基于非其个人意志原因未能顺利交款,一审法院认为《催款通知单》上的交款时间对林少洪不再适用,现林少洪已于2015年6月17日按《催款通知单》载明其个人应承担的亏损款90655.81元向石岐人家餐厅转账缴款,故一审法院认定林少洪于2015年4月15日退伙。至于是否已足额支付退伙结算款问题。催款通知单中已清楚载明亏损款为555934.83元并附上计算方法,又根据四方小城公司提供的两份《退伙协议书》亦载明2014年9月27日至2015年4月15日协议经营期间的累计亏损为555934.83元(555934.83元=实际亏损638396.45元-固定资产折旧82461.62元),虽然该两《退伙协议书》未有相关人员签名,但在四方小城公司提供的股东微信聊天记录和清算组微信聊天记录中显示曾将上述两份退伙协议内容上传于群内供各人查看讨论,何广衡、李宏燕对微信聊天记录中的头像亦予以确认,再结合证人吴某证言反映曾制作2015年4月15日和2015年6月15日两个时间段的报表的情况,一审法院认定截至2015年4月15日石岐人家餐厅的亏损款为555934.83元,基于双方确认林少洪占石岐人家餐厅股权16.67%,林少洪理应承担退伙亏损款924674.33元(此处笔误,应为92674.33元),基于《催款通知单》只通知时应承担的亏损款为(90655.81元),林少洪已向石岐人家餐厅支付了上述款项,完成了退伙结算手续,对石岐人家餐厅在2015年4月15日以后发生的债权债务不承担责任。综上所述,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通则》第三十一条、第三十二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贯彻执行〈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通则〉若干问题的意见》第52条之规定,判决:一、确认林少洪于2015年4月15日退出与四方小城公司、何广衡、李宏燕合伙经营的石岐人家餐厅;二、驳回林少洪的其他诉讼请求。案件受理费2066元(林少洪已预交),由四方小城公司负担689元,何广衡负担689元,李宏燕负担688元(四方小城公司、何广衡、李宏燕在判决发生法律效力之日迳付给林少洪)。二审中,当事人没有提交新证据。本院对一审查明的事实予以确认。
民事二审判决书2017-08-14广东省中山市中级人民法院(2016)粤20民终1485号
原告林少洪诉被告中山市四方小城餐饮服务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四方小城公司)、何广衡、李宏燕合伙协议纠纷一案,本院于2015年6月16日立案受理后,依法组成合议庭,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原告林少洪及其委托代理人唐长华,被告四方小城公司的法定代表人黄道清及委托代理人李云松,被告何广衡、李宏燕的委托代理人旷冰珑、旷礼平到庭参加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民事一审判决书2015-12-15中山市第一人民法院(2015)中一法民一初字第2064号
原告中山市四方小城餐饮服务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四方小城公司)诉被告何广衡、李宏燕、林少洪合伙协议纠纷一案,本院于2015年7月22日立案受理后,依法适用普通程序,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原告四方小城公司的法定代表人黄道清及原告四方小城公司的委托诉讼代理人李云松,被告何广衡、李宏燕的委托诉讼代理人旷冰珑、旷礼平,被告林少洪的委托诉讼代理人唐长华到庭参加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民事一审判决书2017-11-29中山市第一人民法院(2015)中一法民一初字第2490号
电话咨询 周一到周日 9:00-18:00 027-85881208
关注公众号
免责申明:会员言论仅代表个人观点,本站不承担由此引起的法律责任 鄂ICP备18021267号-4 鄂公网安备42018502003405号 Powered by 听讼网 Copyright © 武汉听讼信息技术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