旷冰珑

广东洋三律师事务所

广东省中山市

律师简介

基本信息

  • 执业证号14420201511800269

案件统计

返回律师主页
上诉人王辉因与被上诉人黄祥劳动争议一案,不服广东省江门市新会区人民法院(2017)粤0705民初203号民事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本院于2017年5月11日立案后,依法组成合议庭进行审理。本案现已审理终结。王辉上诉请求:1.撤销一审判决,驳回黄祥全部诉讼请求。2.一、二审诉讼费由黄祥承担。事实和理由:一、黄祥是王华义个人雇佣,不是工厂招聘,黄祥的工资由王华义个人支付,不是工厂支付。黄祥2014年6、7、8月连续3个月签名领取工资,均按照约定,领取10套茶台、每套220元的承揽加工费,即月平均工资2200元。加工承揽不构成工伤。合计支付工资6600元,生活费4300元,医疗费24735.92元。黄祥2014年5月18日受伤至今无上班,其停工留薪期只是2014年5月18日至同年7月18日,即2个月,且其“劳动关系”也应从2014年7月19日起解除。二、黄祥2014年5月10日来工厂,同年5月18日受伤,根据江门市中级人民法院【2014】12号“会议纪要”第22条,按照以下顺序确定工资额:1.集体合同工资标准;2.本单位同工同酬;3.当地在岗职工平均工资;4.江门市工资指导价;第7条,两个工资支付周期未提出书面异议的,应按照实际执行工资标准和计付方式予以确认。三、黄祥2014年5月来工厂,2015年9月评残,根据《工伤保险条例》第33条、34条的规定,一审判决认为黄祥2014年6至8月领取的2200元是生活费没有法律依据。四、计算残疾金工资标准的问题,已经由新会区人民法院(2015)江新法民三初字205号以及江门市中级人民法院(2015)江中法民四终字第293号判决明确黄祥收取的2014年6月份工资2200元,两份判决已经发生法律效力,生效裁判是既有免除后诉当事人的举证责任效力,所以一审采用4014元计算没有事实根据。五、一审判决认定2014年7月19日即停工留薪期结束日就解除了劳动合同,但是黄祥2016年6月23日才到劳动仲裁委主张补偿权利,明显超过1年时效。黄祥辩称,1.一审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王辉提出的上诉理由在一审庭审中已经全部查明。2.黄祥认为王辉是拖延时间,请二审法院予以驳回。3.黄祥在2014年5月10日入职,工作不满一月受伤,认定为工伤,口头约定工资标准为6500元/月,从黄祥入职到受伤不满一个月周期,王辉称在6月30日发放的6月份工资仅系工伤后的基本生活开支,给钱时,强制要求黄祥签收费用收条,黄祥并不知道上面注明什么费用,这两个案件多次庭审,法院均查明,王辉在收条上进行擅改、伪造,其作出的上诉理由不真实,因此黄祥坚持工资标准按照一审的工资标准计算残疾赔偿金。王辉向一审法院起诉请求:一、王辉应支付给黄祥一次性伤残补助金24200元、一次性工伤医疗补助金8800元、一次性伤残就业补助金33000元。二、无需支付陪人费、停工留薪期工资,无欠工资。三、本案全部诉讼费用由黄祥承担。一审法院经审理,依照《广东省工伤保险条例》第二条第一款、第二十五条第二款、第二十六条第一款、第三十四条、第五十七条第一款,《广东省工资支付条例》第四十四条和《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民事诉讼证据的若干规定》第二条“当事人对自己提出的诉讼请求所依据的事实或者反驳对方诉讼请求所依据的事实有责任提供证据加以证明。没有证据或者证据不足以证明当事人的事实主张的,由负有举证责任的当事人承担不利后果。”的规定,判决:一、王辉应在一审判决发生法律效力之日起三日内一次性支付2014年5月份工资1070.4元给黄祥。二、王辉应在一审判决发生法律效力之日起三日内一次性支付工伤补偿款124813元给黄祥。三、驳回王辉的全部诉讼请求。一审案件受理费5元(已按减半收取),由王辉负担。二审期间,王辉提交了名业轩古典家具厂员工的工资单,拟证明该厂员工平均工资为2000元。黄祥对王辉提交的证据发表如下质证意见:首先,上述证据在仲裁和一审都未提交,二审才提交,不属于新证据;其次,工资单上的员工,黄祥不认识,且该证据为单方证据,无法核实其签名是否为家具厂员工的签名,不能确定其真实性。
民事二审判决书2017-06-28广东省江门市中级人民法院(2017)粤07民终1462号
原告中山市金栓服装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金栓公司)与被告吴键敏劳动合同纠纷一案,本院于2016年12月22日立案后,本案适用简易程序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原告金栓公司委托诉讼代理人旷冰珑,被告吴键敏委托诉讼代理人何紫妍到庭参加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民事一审判决书2017-03-21中山市第一人民法院(2016)粤2071民初26488号
本院在审理原告珠海市丰源环保科技有限公司诉被告伏邦永劳动合同纠纷一案的过程中,原告珠海市丰源环保科技有限公司于2015年10月10日向本院提出撤诉申请。
民事一审裁定书2015-10-10珠海市金湾区人民法院(2015)珠金法民一初字第397号
原告王辉诉被告黄祥劳动争议一案,本院于2017年1月6日立案受理后,依法由审判员李柳云适用简易程序,于2017年3月6日公开开庭进行审理。原告的委托代理人吴绍志,被告及其委托代理人旷冰珑、王晓艳到庭参加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民事一审判决书2017-03-23江门市新会区人民法院(2017)粤0705民初203号
原告艾泉与被告黄泽秀工伤保险待遇纠纷一案,本院于2017年7月5日立案后,依法由吴胜杰独任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原告艾泉及其委托诉讼代理人旷冰珑、王晓艳到庭参加了诉讼。被告黄泽秀经本院合法传唤,无正当理由拒不到庭参加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民事一审判决书2017-09-26中山市第一人民法院(2017)粤2071民初12420号
原告高冬诉被告中山市电赢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电赢公司)劳动合同纠纷一案,本院于2015年12月15日立案受理后,依法由审判员周逵适用简易程序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原告高冬及其委托代理人何军昌,被告委托代理人旷冰珑、旷礼平到庭参加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民事一审判决书2016-03-31中山市第一人民法院(2015)中一法张民五初字第308号
再审申请人聂琼因与被申请人罗富英、罗小光劳动合同纠纷一案,不服广东省江门市中级人民法院(2016)粤07民终718号民事判决,向本院申请再审。本院依法组成合议庭进行了审查,现已审查终结。聂琼申请再审称,二审认为非法用工是以单位的名义经营为要件,但二审法院却不查证,而以事后拖欠工资而书写的一张协议书认定是个人承包错误。被申请人在2014年9月28日才成立公司之前就已进入该公司工作,该公司属于非法用工,应按非法用工单位伤亡人员一次性赔偿办法给聂琼予以补偿。请求判决二申请人支付聂琼非法用工伤残赔偿款205328元,包括:1、非法用工一次性赔偿:3571元/月12月×4倍=171408元;2、受伤期间误工工资:7个月×4000元/月=28000元(2014年5月30日到2014年9月7日);3、住院期间伙食补助费;26天×100元/天×70%=1820元(2014年5月30日到2014年6月25日);4、住院期间护理费;26天×150元/天=3900元;5、交通费:200元。事实和理由: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零四条第一款,《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的解释》第三百九十五条第二款的规定,裁定如下:
民事再审裁定书2016-12-09广东省高级人民法院(2016)粤民申6833号
上诉人中山市金铨服装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金铨公司)因与被上诉人吴键敏劳动合同纠纷一案,不服广东省中山市第一人民法院作出的(2016)粤2071民初26488号民事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本院于2018年1月31日立案后,依法组成合议庭对本案进行了审理,现已审理终结。金铨公司上诉请求:金铨公司无需支付吴键敏解除劳动关系的赔偿金。事实与理由:1.金铨公司提交的投诉信、处罚通知书上有相关员工及主管的签名确认,能够证明金铨公司的主张,法院应予采信。现实生活中,用人单位要求员工在处罚单上签名确认非常困难,一审法院认为吴键敏未签名即不存在违纪事实不合理;2.吴键敏提交的劳动仲裁申请书能够证明其曾收到处罚决定,一审法院对此认定不符合事实;3.吴键敏严重违反公司规章制度,金铨公司有权解除劳动关系,一审法院却认为金铨公司属违法解除劳动关系,导致适用法律错误,严重损害了金铨公司的合法权益。吴键敏辩称,一审判决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应予维持。金铨公司向一审法院起诉请求无需支付吴键敏解除劳动关系赔偿金。一审法院查明事实:吴键敏于2010年10月9日入职金铨公司处,从事财务工作,双方有签订劳动合同,吴键敏离职前十二个月的月平均工资为3609.95元。金铨公司主张吴键敏违反金铨公司规章总制度第13条、20条及员工聘用合同书第6条第2款第2项规定,于2016年7月1日合法解雇吴键敏,并提交金铨公司规章总制度、员工聘用合同书、投诉信、处罚决定书佐证。经查,金铨公司规章总制度第12条、20条的规定载明:公司严格执行公司架构表的工作权限,严禁越权指挥他人工作,违者将作解除劳动合同处理;各部门的报销费用,财务部门人员不得怠慢,不得无礼貌对待同事,大声骂同事,违者将解除劳动合同。员工聘用合同书第6条第2款第2项规定载明:吴键敏严重违反金铨公司规章制度的,金铨公司可以解除劳动合同不补偿。投诉信为金铨公司员工做出的,内容均为向金铨公司就工作问题投诉吴键敏。金铨公司的员工投诉后,金铨公司作出处罚通知书向吴键敏下达处罚决定,但处罚通知书本人签名处无吴键敏的签名。吴键敏主张金铨公司规章总制度最后一页的签名为其签名,但前两页不是吴键敏签订时的内容,并提交金铨公司规章总制度打印件佐证。金铨公司不确认吴键敏提交的金铨公司规章总制度打印件,因该打印件无金铨公司盖章及员工的签名。吴键敏于2016年8月1日以金铨公司未支付吴键敏违法解除劳动关系赔偿金、代通知金为由诉至中山市劳动人事争议仲裁委员会,请求裁决金铨公司支付其违法解除劳动关系赔偿金46590元、代通知金3882.5元。该会于2016年10月18日作出中劳人仲案字[2016]3474号仲裁裁决书,裁决金铨公司支付违法解除劳动关系的赔偿金43319.4元,驳回吴键敏其余的诉讼请求。一审法院认为,本案为劳动合同纠纷,争议焦点为:金铨公司是否合法解除与吴键敏的劳动关系。金铨公司主张吴键敏多次违反金铨公司的规章制度,虽然金铨公司提交金铨公司规章总制度、员工聘用合同书、投诉信、处罚决定书证明解除与吴键敏的劳动合同符合法律规定,但是投诉信与处罚决定书均无吴键敏的签名确认,金铨公司也未提交其他证据证明吴键敏曾收到金铨公司的处罚决定,金铨公司对此应承担举证不足的不利责任,故一审法院对金铨公司的主张不予采信,并认定金铨公司违法解除与吴键敏的劳动关系,金铨公司要求无需赔偿吴键敏解除劳动关系赔偿金的诉讼请求,予以驳回。鉴于吴键敏于2010年10月9日入职金铨公司,2016年7月1日离职,离职前十二个月的月平均工资为3609.95元,故金铨公司应支付吴键敏违法解除劳动关系赔偿金43319.4元(3609.95元×6个月×2倍)。由于吴键敏不符合《中华人民共和国劳动合同法》第四十条获得额外支付劳动者一个月工资的条件,故一审法院对吴键敏要求金铨公司支付代通知金3882.5元的诉讼请求,不予支持。综上,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劳动合同法》第四十条、第四十七条、第四十八条、第八十七条,《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六十四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民事诉讼证据的若干规定》第六条的规定,判决:一、金铨公司于判决生效之日起七日内支付吴键敏违法解除劳动关系赔偿金43319.4元;二、驳回金铨公司的诉讼请求。如果未按判决指定的期间履行给付金钱义务,应当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五十三条之规定,加倍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案件受理费减半收取5元,由金铨公司负担。二审中,当事人没有提交新证据。
民事二审判决书2018-03-19广东省中山市中级人民法院(2018)粤20民终670号
上诉人民森(中山)纺织印染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民森公司)因与被上诉人曾庆欧劳动合同纠纷一案,不服广东省中山市第二人民法院(2017)粤2072民初567号民事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本院于2017年8月2日立案后,依法组成合议庭进行了审理,本案现已审理终结。上诉人民森公司上诉请求:1.请求依法撤销一审判决第一项。2.变更一审判决第二项为:民森公司应于判决生效之日支付曾庆欧2016年6月的工资差额及同年7月的工资共5941.29元;民森公司解除劳动合同合法,无需向曾庆欧支付赔偿金111420元。事实和理由如下:一、根据民森公司提交的证据,曾庆欧不能胜任工作的事实很清楚。二、关于民森公司辞退曾庆欧的合法性问题:1.《劳动合同法》第四十条规定:劳动者不能胜任工作,经过培训或者调整工作岗位,仍不能胜任工作的,用人单位可以解除劳动合同。曾庆欧的工作态度及工作成果均严重不符合公司的考核标准,不能胜任原来的工作,民森公司念其系公司老员工,没有直接将其辞退,而是调整其工作岗位以便进一步考察。但曾庆欧不服从工作安排,拒绝到新岗位上班,民森公司据此解除劳动合同符合法律规定。2.双方签订的《劳动合同》第二条明确约定:“甲方根据工作需要,可依法变动乙方的工作岗位”。因此,即使曾庆欧不存在考核不合格的情况,民森公司也有权根据工作需要调整其工作岗位。3.《劳动合同》所附的《规章制度(摘要)》第15条规定:工作不服从管理与调配的,公司有权予以辞退。4.民森公司发布的通告只是调整曾庆欧的工作岗位,并没有降低其工资的意思表示,曾庆欧也没有任何证据证明民森公司要降低其工资。关于工资调整的举证责任应归属于曾庆欧,一审判决分配举证责任不当。5.在曾庆欧工作考核不合格的情况下,民森公司仍然给予其机会,并让其担任与其工作能力相适应的领导职位,民森公司并没有什么过错。企业的自主管理权、用工自主权应得到充分尊重,一审判决认为民森公司将曾庆欧“由副主管调为班长明显具有一定的惩罚性”纯属主观臆断。综上,民森公司调整曾庆欧工作岗位并在曾庆欧拒不服从安排的情况下将其辞退,不仅符合双方约定,也符合相关法律以及公司规章制度的规定。被上诉人曾庆欧辩称,一审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请求二审法院予以维持。一、关于不胜任工作的问题,在一审和仲裁也有查明,民森公司提交的证据并没曾庆欧签字,且曾庆欧不存在不胜任工作的事实。工作七年之久才将曾庆欧调回原岗位,这明显不符合事实。二、劳动合同第七条第二款,该条可以理解为,若公司需要变更曾庆欧的岗位,需要经过协商并通过书面变更手续才可以变更。曾庆欧是从副主管变为班长,工资结构也发生改变,曾庆欧认为是恶意调岗。民森公司向一审法院提出诉讼请求:1.确认民森公司无需向曾庆欧支付2016年6月工资差额550元;2.确认民森公司解除劳动合同合法,且无需向曾庆欧支付赔偿金111420元。事实和理由:一、企业有自主考核员工并根据考核情况决定是否发放奖金的权利。曾庆欧2016年6月份考核不合格,民森公司不予发放其该月绩效奖不违反法律规定。二、曾庆欧的工作态度及工作成果均严重不符合民森公司的考核标准,不能胜任原来的工作,民森公司念其系老员工,并未直接将其辞退,而是调整其工作岗位以便进一步考察。根据民森公司与曾庆欧的劳动合同约定,民森公司亦可以根据工作需要变动曾庆欧的工作岗位。但曾庆欧不服从工作安排,拒绝到新岗位上班,民森公司依据劳动合同所附的规章制度有权对曾庆欧予以辞退,故民森公司的行为符合双方约定及法律规定,民森公司无需支付曾庆欧解除劳动合同的赔偿金。一审法院认定事实:曾庆欧于2007年10月6日入职民森公司处,任职对色副主管,于2016年7月27日离职,离职前十二个月平均工资为6190元。曾庆欧于2016年8月17日向中山市劳动人事争议仲裁委员会申请仲裁,请求裁决民森公司支付其:一、违法解除劳动合同赔偿金111420元;二、2016年7月1日至同月30日工资6500元;三、2016年6月1日至同月30日工资差额550元。中山市劳动人事争议仲裁委员会于2016年12月26日作出中劳人仲案字〔2016〕3806号仲裁裁决。裁决:民森公司须于该裁决生效后即支付曾庆欧:一、2016年6月工资差额及2016年7月工资共5941.29元;二、违法解除劳动合同的赔偿金111420元;以上合计117361.29元。民森公司不服该裁决,在法定期限内向一审起诉。曾庆欧未在法定期限内向一审起诉。民森公司主张其与曾庆欧签订的劳动合同约定民森公司可以根据工作需要,依法变动曾庆欧的工作岗位,其规章制度亦规定曾庆欧不服从工作安排的其方可以单方解除劳动合同;曾庆欧在工作过程中不胜任本职工作,故民森公司依照工作需要调动其工作岗位;曾庆欧在民森公司调动其工作岗位后不到新岗位报道,故民森公司依据规章制度解除与曾庆欧的劳动合同,且该辞退已经民森公司工会同意。民森公司对其主张提交劳动合同、规章制度(摘要)、违规通告、调岗通告、2016年7月电子考勤表打印件、2016年6月1日至同月30日考核统计及2016年7月1日至同月20日出缸回修统计、2016年6月7日至同年7月27日回修明细打印件、人事异动单、员工辞退单及关于公司拟辞退曾庆欧的意见拟予证实。曾庆欧对劳动合同、规章制度(摘要)、人事异动单、员工辞退单确认,对其他证据不确认。经查,劳动合同第二条反映曾庆欧根据民森公司要求,经协商一致从事染布车间工作,民森公司根据工作需要,按照合理诚信原则,可依法变动曾庆欧的工作岗位。规章制度(摘要)反映工作不服从管理与调配,殴打管理人员的予以辞退。违规通告、调岗通告、2016年7月电子考勤表打印件、2016年6月1日至同月30日考核统计及2016年7月1日至同月20日出缸回修统计、2016年6月7日至同年7月27日回修明细打印件均无曾庆欧签名确认,其中调岗通告反映将曾庆欧做降职降级处理。人事异动单反映曾庆欧于2009年6月26日从化验室调入染布车间。员工辞退单反映曾庆欧因不胜任本职岗位工作要求,经多次交谈仍无改观,不服从公司工作安排,予以辞退。关于公司拟辞退曾庆欧的意见反映民森公司工会对民森公司人资行政部反映的曾庆欧考核连续两月不达标、民森公司对其作出降职调岗处理后曾庆鸥不胜任本职工作、不服从工作安排、拒不到新岗位,其行为严重违反公司规章制度,民森公司拟解除与曾庆欧的劳动合同一事,工会经了解,确认情况属实,对民森公司的决定无异议;下方有工会委员会红印盖章,落款日期为2016年7月27日。民森公司主张其在调动曾庆欧的工作岗位时将其调整为2009年6月26日前的对色班长岗位,并没有降薪。曾庆欧对此不予确认,并主张民森公司通知其调整工作岗位时表示将对其降职降薪。民森公司与曾庆欧对其主张均未提交依据予以证实。一审诉讼过程中民森公司主张其第一项诉讼请求认可仲裁裁决。民森公司是台港澳法人独资的有限责任公司,民森公司及曾庆欧均不追加民森公司的投资人作为一审被告。一审认为,关于民森公司第一项诉讼请求。民森公司主张其第一项诉讼请求认可仲裁裁决,且民森公司未就2016年7月的工资向一审起诉,视为其该项认可仲裁裁决;曾庆鸥亦未在法定期限内向一审起诉,视为其认可该仲裁裁决;此系当事人依法行使民事处分权利,不违反法律规定,一审予以认可。故一审认定民森公司应支付曾庆欧2016年6月工资差额及同年7月工资共5941.29元。关于民森公司第二项诉讼请求。用人单位根据自身的经营管理需要依法并合理地调整劳动者的工作岗位,系用人单位用工自主权的表现,但该调整不应具有侮辱性或惩罚性,且调整工作岗位后劳动者的工资水平与原岗位基本相当。在本案中,民森公司提交2016年6月1日至同月30日考核统计、2016年7月1日至同月20日出缸回修统计、2016年6月7日至同年7月27日回修明细打印件拟证实曾庆欧不能胜任工作,但上述材料均无曾庆欧签名确认,曾庆欧对此亦不确认,依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民事诉讼证据的若干规定》第二条的规定,民森公司对此应承担举证不能的不利后果,故一审对民森公司关于曾庆鸥不能胜任工作的主张不予采信。其次,民森公司将曾庆欧由副主管调为班长明显具有一定的惩罚性,民森公司亦未提交依据证实其调整工作岗位后曾庆欧的工资水平与原岗位基本相当;综上,一审认定民森公司对曾庆欧的调岗行为缺乏合法的理由和依据。而其后民森公司以曾庆欧不胜任本职工作要求、不服从工作安排为由将曾庆欧辞退亦缺乏合法的理由和依据,故一审认定民森公司违法解除与曾庆欧的劳动关系,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劳动合同法》第四十七条、第四十八条及第八十七条的规定,民森公司应支付曾庆欧违法解除劳动合同的赔偿金111420元(6190元/月×9个月×2倍)。据此,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劳动合同法》第四十七条、第四十八条、第八十七条,《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十三条第二款、第六十四条第一款,《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民事诉讼证据的若干规定》第二条的规定,判决:一、驳回民森公司的诉讼请求;二、民森公司应于本判决生效之日支付曾庆欧2016年6月的工资差额及同年7月的工资共5941.29元、违法解除劳动合同的赔偿金111420元,合计117361.29元。一审案件受理费10元,减半收取计5元,由民森公司负担。二审中,民森公司提交了新证据,2009年公司公布的人事任免公告,证明当时曾庆欧调岗时也没有提出意见。曾庆欧对民森公司提交的新证据作出质证意见,曾庆欧没有在该公告上签名,对该证据三性无法确认。即使真实,曾庆欧在一审中有确认过调岗是双方协商一致并由曾庆欧签名再调岗,认为该公告与本案无关,不能证明事实。一审判决查明事实属实,双方均无异议,予以确认。
民事二审判决书2017-10-27广东省中山市中级人民法院(2017)粤20民终4094号
上诉人中山市电赢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电赢公司)因与被上诉人高冬劳动合同纠纷一案,不服广东省中山市第一人民法院(2015)中一法张民五初字第308号民事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本院依法组成合议庭审理了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民事二审判决书2016-08-05广东省中山市中级人民法院(2016)粤20民终2048号
电话咨询 周一到周日 9:00-18:00 027-85881208
关注公众号
免责申明:会员言论仅代表个人观点,本站不承担由此引起的法律责任 鄂ICP备18021267号-4 鄂公网安备42018502003405号 Powered by 听讼网 Copyright © 武汉听讼信息技术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