旷冰珑

广东洋三律师事务所

广东省中山市

律师简介

基本信息

  • 执业证号14420201511800269

案件统计

返回律师主页
原告毛燕球诉被告中国人民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中山市分公司(以下简称人保中山分公司)财产保险合同纠纷一案,本院受理后,依法由审判员陶香琴独任审判,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原告毛燕球的委托诉讼代理人旷冰珑及被告人保中山分公司的委托诉讼代理人梁秋娟到庭参加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民事一审判决书2016-12-16中山市第一人民法院(2016)粤2071民初13785号
上诉人中国平安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中山中心支公司(以下简称平安财险中山支公司)因与被上诉人吴立雄财产保险合同纠纷一案,不服广东省中山市第一人民法院(2015)中一法民二初字第4382号民事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本院于2016年11月16日立案后,依法组成合议庭,对本案进行了审理。本案现已审理终结。平安财险中山支公司上诉请求:撤销一审判决,改判上诉人只在交强险财产损失限额内赔偿吴立雄2000元。事实和理由:(一)发生交通事故时,被上诉人吴立雄的车辆粤T×××××未按规定进行机动车安全技术检验导致事故的损失,上诉人不承担赔偿责任。根据商业第三者保险条款第三条第二款规定:发生意外事故时,保险车辆有以下情形之一的,保险人不负赔偿责任:未在规定检验期限内进行机动车安全技术检验或检验未通过。结合本案情况,发生事故时,被上诉人的车辆粤T×××××未按规定进行机动车安全技术检验,一审时被上诉人吴立雄亦已承认事故时车辆未按规定年审,因此根据条款规定本次事故导致的损失,属于上诉人的责任免除情形,本案上诉人不用承担赔偿责任。(二)第三者粤S×××××号车辆未经有资质的鉴定机构进行核定损失,一审法院即按照10200元确认其损失没有事实和法律依据。上诉人认为,被上诉人吴立雄一审只有提供东莞市汇天源汽车销售服务有限公司的维修报价单,法院即认可第三者粤S×××××号车的维修费用,没有事实和法律依据。东莞市汇天源汽车销售服务有限公司只是车辆维修单位,并没有对车辆损失进行定损的资质,又因修理厂是案件的利害关系人,会因为维修车辆而获利,因此其报价不符合公正合理的原则。被上诉人未提供有资质的鉴定机构出具的鉴定报告证明车辆的损失金额,被上诉人亦未提供车辆定损照片以及维修前后照片,确认车辆已经按维修报价实际维修。因此,一审法院按照10200元没有事实和法律依据,请求二审法院依法改判。吴立雄辩称,一审判决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请求驳回上诉,维持原判。吴立雄向一审法院起诉请求:中国平安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中山中心支公司在保险责任范围内支付吴立雄12010元。一审法院认定事实:吴立雄为其所有的粤T×××××号车辆向平安财险中山支公司投保交强险、车辆损失险(赔偿限额104380元,附加不计免赔率)、商业第三者责任保险(赔偿限额50万元,附加不计免赔率)等机动车保险,保险期间自2015年1月16日零时起至2016年1月15日二十四时止。平安财险中山支公司经审核并收取保险费后向吴立雄签发了保险单。该保单适用的商业第三者责任保险条款第三条第(二)项和车辆损失险保险条款第四条第(二)项均约定:“发生意外事故时,保险车辆有以下情形之一的,保险人不负赔偿责任:……(二)未在规定检验期限内进行机动车安全技术检验或检验未通过。”2015年9月30日11时32分许,吴立雄驾驶粤T×××××号小型轿车行驶至湖南省××自治县××一居委古马桥地段时,与对向停靠在路边的陈永豪所有的粤S×××××号小车刮碰,事故造成两车损坏。城步苗族自治县公安局交通警察大队作出道路交通事故认定书,认定吴立雄因安全意识不强导致事故发生,承担事故全部责任,陈永豪不承担此事故的责任。事故发生后,吴立雄向平安财险中山支公司报案。平安财险中山支公司派出人员到现场查勘,确认粤T×××××号车辆左前部受损,粤S×××××号车左前受损。平安财险中山支公司认为属于免责事由,未对粤T×××××号车辆定损,对粤S×××××号车在交强险限额内定损2000元(更换左前大灯1560元,前保险杠喷漆350元,前保险杠拆装90元)。后陈永豪将粤S×××××号车辆送至东莞市汇天源汽车销售服务有限公司维修,支出维修费10200元(拆装前杠200元、前杠喷漆600元、更换左大灯9400元),有配件费发票及报价单为证。吴立雄将粤T×××××号车辆送至广州市花都区新华仿程汽车维修服务中心维修,支出维修费1810元,有维修费发票及结算单为证。吴立雄支出上述费用后,向平安财险中山支公司理赔未果,遂诉至一审法院,主张前述权利。
民事二审判决书2017-02-28广东省中山市中级人民法院(2016)粤20民终4555号
上诉人中国平安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中山中心支公司(以下简称中心支公司)因与被上诉人李善洪财产保险合同纠纷一案,不服广东省中山市第一人民法院(2016)粤2071号民初22531号民事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本院于2017年4月1日立案后,依法组成合议庭对本案进行了审理。本案现已审理终结。中心支公司上诉请求:一、请求撤销一审判决,改判驳回被上诉人的诉讼请求。二、一二审诉讼费用由被上诉人承担。事实和理由:涉案事故发生时,被上诉人驾驶车辆的行驶证已过期且未做检验,根据《机动车辆保险条款》第二章“车辆损失险”第四条约定:发生意外事故时,保险车辆有以下情形之一的,保险人不负赔偿责任:……(二)未在规定检验期限内进行机动车安全技术检验或检验未通过时……并且上诉人已就保险条款内容明确告知被保险人。一审判决不顾双方当事人的约定,做出上诉人理赔的判决是无合法的依据。李善洪辩称,一、上诉人在上诉状中提出《机动车辆保险条款》中的免责条款,已就保险条款内容明确告知被上诉人,但未提供相关证据证明;二、《机动车辆保险条款》第二章第四条第(二)款“未在规定检验期限内进行机动车安全技术检验或检验未通过时”是上诉人免责情形,但该起交通事故的发生与车辆检验不合格没有直接因果关系,也没有证据证明该起事故发生时该车辆的性能存在问题;三、答辩人所有的涉案车辆粤T*****,在事后补充年审,已经合格且检验有效期至2016年10月。综上所述,上诉人拒绝赔款理据不足,请求法院依法驳回上诉。李善洪向一审法院起诉请求:判令中心支公司赔偿李善洪交通事故车辆损失共计9245元(包括拖车费150元、清理费100元、拯救费200元、评估费1054元、维修费9100元、配件费9886元,以上共计20490元,在此基础上扣减姚申桂支付的11245元)。一审法院认定事实:李善洪是粤T*****号车辆的车主。2015年11月3日,李善洪在中心支公司为该车辆投保了车辆损失险(赔偿限额为67040元,附加不计免赔率),中心支公司向李善洪签发了保险单,保险期限自2015年11月4日至2016年11月3日。车辆损失险所适用的《机动车辆保险条款》第二章“车辆损失险”第一条约定:“在保险期间内,被保险人或其允许的合法驾驶人在使用保险车辆过程中,因下列原因造成保险车辆的损失,保险人依照本保险合同的约定负责赔偿:(一)碰撞、倾覆;……”第二条约定:“发生本条款第一条规定的保险事故后,被保险人为减少保险车辆的损失所支付的必要的、合理的施救费用,保险人按照本合同规定负责赔偿,最高赔偿金额以保险金额为限。”第四条约定:“发生意外事故时,保险车辆有以下情形之一的,保险人不负赔偿责任:……(二)未在规定检验期限内进行机动车安全技术检验或检验未通过;……”2015年11月15日4时0分,姚申桂驾驶粤H×××××号车辆沿中山市西区沙朗港隆公路由南往北方向行驶,行驶至中山市西区沙朗金港路时,与李善洪驾驶的粤T*****号车辆发生碰撞,造成两车损坏的交通事故。中山市公安局交通警察支队城区大队出具道路交通事故认定书,认定姚申桂和李善洪均未按操作规范安全驾驶,应当承担事故的同等责任。事故发生后,中心支公司派员对车辆损失情况进行了查勘,发现粤T*****号车辆行驶证上载明的检验有效期至2015年10月,已过有效期,遂拒绝向李善洪理赔。后李善洪委托中山市中安价格评估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中安公司)对粤T*****号车辆的损失情况进行评估,中安公司接受委托并于2016年3月9日作出损失价格鉴定结论书,核定该车的损失总价为18986元(包含换件费9886元、维修费9100元),李善洪依照该价格对粤T*****号车辆进行了修复并取得配件及维修费发票。李善洪为此还向中安公司支付了鉴定费1054元。另,李善洪为粤T*****号车辆支付了拯救费200元、清理费100元、拖车费150元。2016年10月25日,李善洪以姚申桂、中国人民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肇庆市分公司(以下简称人保肇庆市分公司)为共同被告向一审法院提起诉讼【案号为(2016)粤2071民初22528号,案由为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纠纷】,一审法院经审理后于2016年12月14日作出(2016)粤2071民初22528号判决,认定粤T*****号车辆在事故中产生受损费用共计20490元,因姚申桂所有的粤H×××××号车辆在人保肇庆市分公司投保了交强险和商业三者险,且姚申桂在事故中承担同等责任,一审法院据此判令人保肇庆市分公司应在交强险、商业三者险赔偿限额范围内向李善洪分别赔偿2000元、9245元,两项合计11245元。另查明,事故发生后,李善洪对粤T*****号车辆进行了补充年审,有效期至2016年10月。一审法院认为,李善洪为其所有的车牌号码为粤T*****号车辆向中心支公司投保,中心支公司予以承保并出具保单,双方之间成立保险合同关系,且双方的保险合同内容不违反法律和行政法规的强制性规定,合法有效。涉案事故属于保险事故,作为被保险人,李善洪有权要求中心支公司按保险条款约定和法律规定履行赔偿损失的义务。中心支公司以事故发生时粤T*****号车辆已过检验有效期为由主张责任免除。由道路交通事故认定书的内容可知,本次保险事故发生的主要原因是李善洪未按操作规范安全驾驶,没有证据证明本次保险事故的发生与粤T*****号车辆未检验有直接因果关系,也没有证据证明发生事故时该车辆的性能存在问题,且涉案车辆事后补充年审,已经检验合格且检验有效期至2016年10月,故中心支公司拒赔理据不足,其应向李善洪履行给付保险金的义务。关于李善洪主张的粤T*****号车辆涉案损失。中心支公司在现场查勘后未及时对车辆损失进行核定,李善洪委托具有相应的价格鉴定资质的中安公司对粤T*****号车辆的损失进行鉴定,是为确定保险车辆损失采取的合理措施,并无不妥。且中心支公司也未提供证据推翻中安公司做出的价格鉴定结论,故中安公司作出的粤T*****号车辆损失总价18986元的鉴定结论,没有违反法律相关规定,本院予以认定。李善洪主张的维修费9100元、配件费9886元、鉴定费1054元、拯救费200元、清理费100元及拖车费150元,均有相应的发票予以证实,一审法院予以确认。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保险法》第五十七条第二款以及第六十四条的规定,李善洪支付的拯救费、清理费、拖车费以及鉴定费均属于必要、合理的费用,应由中心支公司承担。李善洪在扣减了姚申桂及其保险公司应当承担的赔偿金11245元后向中心支公司主张粤T77A**号车辆损失9245元,理据充分,一审法院予以支持。综上所述,中心支公司应向李善洪赔偿的保险金数额为9245元(9100元+9886元+1054元+200元+100元+150元-11245元=9245元)。一审法院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保险法》第十条、第二十三条、第五十七条第二款、第六十四条,以及《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六十四条第一款之规定,判决:中国平安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中山中心支公司于判决发生法律效力之日起七日内向李善洪支付保险赔偿金9245元。如果未按判决指定的期间履行给付金钱义务,应当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五十三条之规定,加倍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案件受理费50元,减半收取为25元(李善洪已预交),由中国平安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中山中心支公司负担(于判决发生法律效力之日起七日内迳付李善洪)。本院二审期间,双方当事人均没有提交新的证据。本院对一审查明的事实予以确认。
民事二审判决书2017-06-23广东省中山市中级人民法院(2017)粤20民终1518号
原告李善洪诉被告中国平安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中山中心支公司(以下简称平安财保中山中心支公司)财产保险合同纠纷一案,本院受理后,依法由审判员陶香琴独任审判,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原告李善洪的委托诉讼代理人旷冰珑及被告平安财保中山中心支公司的委托诉讼代理人杨春雪到庭参加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民事一审判决书2016-12-30中山市第一人民法院(2016)粤2071民初22531号
电话咨询 周一到周日 9:00-18:00 027-85881208
关注公众号
免责申明:会员言论仅代表个人观点,本站不承担由此引起的法律责任 鄂ICP备18021267号-4 鄂公网安备42018502003405号 Powered by 听讼网 Copyright © 武汉听讼信息技术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