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远胜

广西汉远律师事务所

广西壮族自治区来宾市

律师简介

基本信息

  • 执业证号14505200010931994

案件统计

返回律师主页
原告张学峰与被告迟振明健康权纠纷一案,本院于2014年1月9日立案受理后,依法由审判员林龙适用简易程序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由于案情复杂,本案转为适用普通程序审理。本院依法组成由审判员林龙担任审判长,人民陪审员李石珍、罗传晖参加的合议庭,于2015年4月1日第二次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书记员王警芳担任法庭记录。原告张学峰及其委托代理人陈远胜、欧美玲、被告的委托代理人吴恒彩到庭参加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民事一审判决书2015-06-10北海市海城区人民法院(2014)海民一初字第117号
原告陈翔、陈朗、陈良与被告孙家艺、翁守国生命权纠纷一案,本院于2015年9月21日受理后,依法适用简易程序由审判员韩宗强独任审判,于2015年11月6日公开开庭审理了本案,原告陈翔、陈朗、陈良及其委托代理人王小琴,被告翁守国的委托代理人陈远胜、陈楷雄到庭参加诉讼。被告孙家艺经本院传票传唤,无正当理由拒不到庭,本院依法缺席审理。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民事一审判决书2015-11-10合浦县人民法院(2015)合民一初字第1162号
原告颜志金与被告姜莉莉身体权纠纷一案,本院于2012年12月14日受理后,依法适用简易程序,于2013年1月23日公开开庭审理了本案。原告颜志金、被告姜莉莉及委托代理人陈远胜、欧美玲到庭参加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民事一审判决书2013-03-05北海市海城区人民法院(2013)海民初字第4号
上诉人广西长业投资发展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长业公司)、广西电网有限责任公司北海供电局(以下简称北海供电局)因与被上诉人谢荫毅、庞世秀及原审被告北海市路港建设投资开发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路港公司)、北海市铁山港区人民政府(以下简称港区政府)、广西金海电力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广西金海公司)、北海金海电力设计有限责任公司(以下简称北海金海公司)生命权、健康权、身体权纠纷一案,不服广西壮族自治区北海市铁山港区人民法院(2016)桂0512民初359号民事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本院于2018年3月20日立案后,依法组成合议庭进行了审理。本案现已审理终结。长业公司上诉请求:1.撤销(2016)桂0512民初359号民事判决第二项,改判驳回谢荫毅、庞世秀对长业公司的诉讼请求;2.改判由谢荫毅、庞世秀、北海供电局、广西金海公司、北海金海公司对谢荫毅、庞世秀的经济损失承担过错赔偿责任;3.一审、二审的案件受理费由谢荫毅、庞世秀及北海供电局、路港公司、港区政府、广西金海公司、北海金海公司承担。事实和理由:一、原审法院认定事实不清,证据不足,适用法律错误,对谢某1触电死亡的责任分责不公。(一)长业公司不是适格被告,依法不承担责任。结合本案谢某1触电死亡的线路位置和引发谢某1触电原因分析,该供电线路的设计、施工、架设、验收、供电、线路维护、警示标志设置、检查、监督等责任均不属于长业公司承担责任的范围,长业公司不是谢某1触电死亡位置的供电线路(邓远胜专变)的产权人,原审法院以长业公司与北海供电局的《供用电合同(临时用电)》中的有关供电线路的维护、管理约定的条款来认定该位置的线路为长业公司所有是认定事实不清。长业公司在未承接建设项目之前,该供电线路已经存在,电杆上有邓远胜专变的产权标牌,长业公司从没有和邓远胜或北海供电局购买过或被赠送过标有邓远胜专变的1、2、3号杆的线路产权,也不是长业公司出资建设的。(二)原审法院不追加邓远胜为被告是错误的,邓远胜与谢某1触电死亡之间存在因果关系。(三)长业公司与广西金海公司、北海金海公司设计、施工合同的线路位置是4、5号杆,且合同约定要用绝缘线施工。北海金海公司应当知道高压线路的架设应符合国家安全规定的标准,中华人民共和国水利电力部《关于颁发架空配电线路设计技术规程SDJ4-79的通知》第九章第78条中作了明确规定:高压导线与地面或水面的最小距离在居民区为6.5米,非居民区为5.5米,交通困难地区为4.5米。谢荫毅、庞世秀起诉主张的“线路对地距离仅5.12米”有足够证据证明,输电线路不符合国家安全设计规程的标准。北海金海公司设计图纸中设计线路为使用JKLGYJ-70/1OKV(JK是架空;L是铝;G是钢的意思;YJ是交联聚乙烯绝缘;即绝缘材料是交联聚乙烯;70是铝的截面积;10KV是电压等级),按照设计图纸要求,使用绝缘线布设,但在实际施工中,广西金海公司部分使用绝缘线布设,部分使用裸铝线施工,事故地点使用裸铝线施工,违反合同规定,留下事故隐患。广西金海公司与北海金海公司为关联公司,此责任应由广西金海公司和北海金海公司共同承担。(四)北海供电局应对不合格的1、2、3号杆的线路产生的触电事故承担责任,北海供电局是该供电线路的所有人,也是该供电线路的验收单位,其没有按设计图纸要求验收,疏于管理没有发现施工单位私自使用裸铝线施工的违反规定的情况,留下事故隐患。二、原审判决谢某1只承担30%责任违反了公平、合理原则,其应承担主要责任或50%的责任。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通则》第123条以及《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触电人身损害赔偿案件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三条规定,谢某1的行为属于在电力设施保护区内从事法律、行政法规所禁止的行为。《供电营业规则》第五十一条规定:“在供电设施上发生事故引起的法律责任,按供电设施产权归属确定。产权归属于谁,谁就承担其拥有的供电设施上发生事故引起的法律责任。但产权所有者不承担受害者因违反安全或其他规章制度,擅自进入供电设施非安全区域内而发生事故引起的法律责任。”谢某1作为一名成年人应该知道在高压电线路下的危险性,置自身安全于不顾,擅自进入电力设施保护区,在高压电线路下使用加长钓鱼杆钓鱼,存在违反电力法规的间接故意。三、原审法院适用法律错误。本案是意外事故引发谢某1触电死亡,并不是电杆断裂倒下或电线老化断裂导致谢某1触电,没有侵权的主体,谢某1也不是被侵权人,原审法院适用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人身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认定长业公司和北海供电局,构成共同侵权是适用法律错误。四、关于本案损失的计算问题。(一)谢荫毅、庞世秀及谢某1其户籍均为农村户籍,应适用农村标准计算。原审法院认定谢荫毅、庞世秀的经济损失适用城镇标准是错误的。(二)鉴于谢某1在本次事故的发生存在重大过错,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侵权责任法》第二十六条“被侵权人对损害结果发生也有过错的,可以减轻侵权人的责任。精神损害抚慰金以5000元为宜。五、路港公司已于2016年10月15日向谢荫毅、庞世秀垫付了10万元人民币。此款谢荫毅、庞世秀应全额退回给路港公司或长业公司。综上所述,长业公司在本案中无需承担任何责任,请人民法院依法驳回谢荫毅、庞世秀对长业公司的诉讼请求。北海供电局上诉请求:依法撤销(2016)桂0512民初359号民事判决第一项,改判北海供电局无需对谢某1的死亡承担赔偿责任。本案诉讼费由谢荫毅、庞世秀承担。事实与理由:一、原审法院在本案中认定北海供电局是《中华人民共和国侵权责任法》第七十三条规定的“经营者”错误。二、本案事发线路下方的河堤明显属于交通困难地区的范畴,从现场照片可以看出,该河堤并非“道路”车辆根本无法通行。所以本案事发线路的对地安全距离应该适用4.5米的规定。三、根据《电力设施保护条例实施细则》第9条的规定:“电力管理部门应在下列地点设置安全标志:(一)架空电力线路穿越的人口密集地段;(二)架空电力线路穿越的人员活动频繁的地区;(三)车辆、机械频繁穿越架空电力线路的地段;(四)电力线路上的变压器平台。”本案的线路不属于应设置安全标志的规定,而在事发地段设置安全警示标志的义务应是长业公司。综上,请求二审法院依法予以改判。长业公司对北海供电局的上诉请求辩称,其没有和邓远胜或北海供电局购买1、2、3号杆的线路产权,北海供电局是该供电线路的所有人也是验收单位,应对触电事故承担责任。请求二审支持长业公司的上诉请求。北海供电局对长业公司的上诉请求辩称,公共电路由北海供电局维护,事发电路的产权人是长业公司,应由长业公司对事发电路进行管理维护,电路不合格也也由业主找施工单位进行整改。请求二审支持北海供电局的上诉请求。谢荫毅、庞世秀对两上诉人的上诉请求辩称,长业公司和北海供电局的上诉请求没有事实和依据。谢荫毅、庞世秀认可一审判决的大部分事实,但认定谢荫毅、庞世秀承担35%的责任过重,二审如改判,应判决长业公司和北海供电局承担的责任增大。请求驳回上诉,维持原判。广西金海公司对两上诉人的上诉请求述称,与事故发生地的设施和电杆没有任何关联,请驳回长业公司的上诉请求,维持原判。北海金海公司对两上诉人的上诉请求述称,本案4、5号杆相差1000米,与北海金海公司无任何关系,本案由金海电力有限公司承担责任没有法律依据。请求驳回上诉,维持原判。港区政府对两上诉人的上诉请求述称,一审判决清楚,实体正确,应驳回上诉,维持原判。路港公司对两上诉人的上诉请求述称,路港公司在本案中无过错,不应承担责任。请求驳回上诉,维持原判。谢荫毅、庞世秀向一审法院起诉请求:1.判令长业公司、路港公司、北海供电局、港区政府、广西金海公司、北海金海公司共同赔偿谢荫毅、庞世秀死亡赔偿金528320元,精神抚慰金50000元,合计578320元;2.判令长业公司、路港公司、北海供电局、港区政府、广西金海公司、北海金海公司承担本案的诉讼费用。一审法院认定的事实:谢荫毅、庞世秀系受害人谢某1的父母。2016年9月24日12时许,受害人谢某1与女友吴凤美在原北暮盐场一工区二组蓄水塘堤坝上钓鱼时,金属钓鱼竿在甩钓时与长业公司专变分支即lOkV904北盐线邓远胜专变支线的01号(又称为#1)杆至1OKV904北盐线主线T接点之间高压线路接触,导致触电当场死亡。事发后,北海供电局于2016年9月25日向港区政府作出《关于兴港镇“9.24”的安全事故报告》,内容为“铁山港区政府:2016年9月24日15点53分,北海供电局供电服务热线95598接到铁山供电分局抄表员报告,反映彬池村委彬池村有人触电,请现场核实处理。16点20分铁山港供电分局2名抢修人员到达现场后,看到死者躺在lOkV904北盐线主线T接分支~广西长业投资发展有限责任公司专变分支线下方,经查询确认该分支线产权属于广西长业投资发展有限责任公司。2016年9月27日上午,铁山港区政府组织铁山港安监局、铁山港公安分局、兴港镇政府、铁山港供电分局等部门到现场勘测取证。现场测定触电点线路对地距离为5.12米(即“广西长业投资发展有限责任公司专变分支的第一基杆至lOkV904北盐线主线T接点之间线路的对地距离为5.12米”)。根据《GB-50061-2010-66kV及以下架空电力线路设计规范》第12.0.7条款规定:lOkV导线与地面的最小距离在交通困难地区为4.5米,故触电点线路对地距离5.12米,符合设计规范要求。在事故调查期间,我局将坚持实事求是、尊重科学的原则,积极配合调查组进行调查。特此报告”。2016年9月27日,北海市铁山港区妇幼保健院出具受害人谢某1的居民死亡医学证明(推断)书,死亡原因署明“触电击”。2016年9月29日,案外人兴港镇政府向港区政府作出《关于“9.24”钓鱼触电死亡事故情况的调查报告》,内容为“铁山港区人民政府:9月24日中午12点左右,兴港镇谢家村委邓九垌村村民谢某1和女朋友吴凤美在原北暮盐场一工区二组蓄水塘堤坝上钓鱼时,谢某1不幸触电身亡。接报后,我镇高度重视,积极配合上级部门开展调查处理工作,安抚家属情绪,现将有关情况报告如下:(一)基本情况2016年9月24日中午12点左右,我镇谢家村委邓九垌村村民谢某1和女朋友吴凤美在原北暮盐场一工区二组蓄水塘堤坝上(位于北暮盐场海关大楼施工工地北面)钓鱼时,因谢某1使用的金属钓鱼竿触碰10KV高压电线,造成谢某1遭电击身亡。(二)调查处理情况我镇在接到辖区有村民发生触电死亡事故报告后,于事故发生当天下午派出工作人员初步调查了解有关情况。2016年9月27日上午,我镇再派出工作人员会同区安监局、区司法局、石头埠派出所、区供电分局等部门到现场勘测取证。事故原因是因当事人谢某1在1OKV高压线下钓鱼时,使用的金属鱼杆在甩钓时触碰到10KV高压线,导致触电死亡。经铁山港区供电分局工作人员现场核查测定发现,触电点位于广西长业投资发展有限公司专变(10KV高压线产权所有人)分支的第一基杆至1OKV904北盐绒主线T接点之间,高压线杆没有发生倾倒,高压线没有断线情况,触电点线路对地距离为5.12米。各部门现场调查后认定,该事故不是在生产经营活动中造成的,不属于生产安全事故。(三)下一步工作措施我镇将继续关注此事发展,积极安抚死者家属情绪,引导家属通过司法程序解决问题。同时,建议供电部门加大安全用电宣传教育和安全隐患排查,在有可能发生触电的地方设置提醒标志。”2016年10月13日,案外人兴港镇政府向被告路港公司致函《关于请求解决“9.24”钓鱼触电死亡事故死者安葬费的函》,“……我镇建议贵公司划拨安葬费壹拾万元整(¥100000)给死者家属以便尽快处理死者后事。”2016年10月15日,路港公司代长业公司垫付了10万元给谢荫毅、庞世秀。另查明,一审法院于2017年10月25日组织本案当事人及诉讼参与人、北海供电局员工等对现场进行勘验,事发地点位于lOkV904北盐线主线25号杆T接分支点至长业公司专变分支01号杆之间,距T接点约22.3米,线路的对地距离为5.19米。#1、#2、#3杆上分别标注有“10KV904北盐线邓远胜专变支线01号、02号、03号、北海供电局”等文字。事发地点为非居民区,原系北暮盐场一工区二组蓄水塘堤坝,堤坝上及旁边均有可容人、摩托车等通过的约2至3米宽的小路,堤坝附近约100米有可容汽车通过的道路,事发地点上方有北海供电局架设的10KV904北盐线主线横向通过。北海供电局通过邓远胜专变支线向长业公司输送用电。事发地周围未设立有“高压危险、禁止垂钓”等警示标识或其他安全警示标志。北海金海公司根据与长业公司签订的相关合同,为长业公司设计并由广西金海公司施工的线路为04号、05号杆(详见一审法院制作的现场勘验图及被告北海金海公司设计制作的“线路走向平面示意图”)。根据《电力设施保护条例》第十条规定:“电力线路保护区:(一)架空电力线路保护区:导线边线向外侧水平延伸并垂直于地面所形成的两平行面内的区域,在一般地区各级电压导线的边线延伸距离如下:1-10千伏5米;35-110千伏10米;154-330千伏15米;500千伏20米”;根据《10KV及以下架空配电线路设计技术规程》表13.0.2规定,线路经过地区,居民区对地面垂直距离是6.5米,非居民区对地面垂直距离是5.5米,不能通航也不能浮运的河、湖(至冬季冰面)对地面垂直距离是5米,交通困难地区是4.5米。再查明,2013年3月14日,长业公司与北海金海公司签订《电力工程施工合同》1份,工程名称为广西长业投资发展有限公司400KVA配电工程,工程内容为“组立12米电杆2基,架设架空绝缘导线JKLGYJ-7013*70米,安装400KVA变压器1台、低压落地计量柜1个、电容柜1个等”,2013年4月,北海金海公司为上述工程出具《广西长业投资发展有限公司配电工程电气施工图》载明,#1、#2、#3为12米原有杆。北海供电局与长业公司于2013年签订《供用电合同(临时用电)》1份,约定临时用电时间为2013年5月10日至2015年5月9日,并在合同3.1约定“供、受电设施产权分界点为:从35KV北暮变电站lOkV904北盐线主线25号杆T接点处。分界点电源侧产权属供电方,负荷侧产权属用电方。产权分界示意图见附件1”附件1产权分界示意图载明,长业公司与供电局权属所有的35KV北暮变电站10KV904北盐线25号杆T接点为产权分界点,经过该产权分界T接点的#1、#2、#3(即为产权分界示意图的#1、#3、#5)杆为长业公司的用电线路。一审法院现场勘验核实上述#1、#2、#3杆即为10KV904北盐线邓远胜专变支线01号、02号、03号杆。上述产权分界示意图并备注“粗线条为供电方设备”(即为北暮变电站10KV904北盐线25号杆线路)“细线条为用电方设备”(即#1、#3、#5杆连接线路)合同3.2约定“供、用电双方按产权归属各自负责其电力设施的维护、日常管理和安全工作,并承担有关法律责任。但安装在用电方处的用电计量装置,用电方应妥善保护,并采取合适的措施防止外力和第三人破坏。”合同期满后,双方未续签,但长业公司与北海供电局仍继续维持事实上的供用电合同关系。至2016年12月报停用电,2017年3月注销用电。受害人谢某1出生于1993年7月7日,2014年8月28日,谢某1与北海诚德不锈钢集团签订《劳动合同》,合同期限从2014年8月28日至2016年8月27日,2016年8月28日,谢某1与北海诚德不锈钢集团签订《续订劳动合同协议》,续订合同期从2016年8月28日至2018年8月27日,谢某1在该集团从事普工工作至事发死亡。根据各方当事人的陈述及答辩意见,一审法院归纳本案的争议焦点为:1.受害人谢某1是否因触碰高压线而触电导致死亡?2.赔偿责任主体如何确定?3.受害人谢某1是否有过错?4.关于谢荫毅、庞世秀遭受损失数额的认定。对上述争议焦点,一审法院评判如下:关于受害人谢某1是否因触碰高压线而触电导致死亡的问题,一方面,庭审中各方当事人对一审法院依职权调取的北海市公安局石头埠边防派出所在事发后对现场目击证人即受害人谢某1的女朋友吴凤美所作的询问笔录真实性无异议,吴凤美作为第一现场目击者和感受者,其对受害人谢某1身亡的原因、经过、结果有着最清楚、最直接的了解和掌握,其在向公安机关陈述的笔录中对事故发生时情形的陈述清晰、全面、具体,不但与证人谢某2的陈述相吻合,且与案外人兴港镇政府的相关报告的内容相吻合,具有较强的可信度。结合案发地点、公安机关制作的现场照片、受害人谢某1在钓鱼时所处的位置、高压线离地面的垂直距离等客观因素,一审法院认为,受害人谢某1存在因触电而身亡的可能性。另一方面,北海市铁山港区妇幼保健院对受害人谢某1的居民死亡医学证明(推断)书中在“死亡原因”栏载明“触电击”,一审法院认为,上述医院作为专业医疗机构,其对受害人的死亡原因推断具有较强的参考价值。再次,北海供电局、案外人北海市铁山港区兴港镇人民政府在相关报告中均确认事故原因是因受害人谢某1在1OKV高压线下钓鱼时,使用的金属鱼杆在甩钓时触碰到10KV高压线,导致触电死亡,此外路港公司、港区政府亦对受害人系触电死亡无异议。综上,一审法院综合认定受害人谢某1系在原北暮盐场一工区二组蓄水塘堤坝上(位于北暮盐场海关大楼施工工地北面)即处于长业公司专变分支(又称lOkV904北盐线邓远胜专变支线)的01号(又称为#1)杆至1OKV904北盐线主线T接点之间钓鱼时,因谢某1使用的金属钓鱼竿在甩钓过程中触碰1OKV高压电线,造成谢某1遭电击身亡。受害人谢某1的死亡与触高压电具有一定的因果关系。虽然广西金海公司、北海金海公司对受害人系触电死亡的结果有异议,却未能提供有效证据予以证明,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民事诉讼证据的若干规定》第七十二条规定“一方当事人提出的证据,另一方当事人认可或者提出的相反证据不足以反驳的,人民法院可以确认其证明力。一方当事人提出的证据,另一方当事人有异议并提出反驳证据,对方当事人对反驳证据认可的,可以确认反驳证据的证明力”,一审法院不予采纳。
民事二审判决书2018-05-31广西壮族自治区北海市中级人民法院(2018)桂05民终320号
电话咨询 周一到周日 9:00-18:00 027-85881208
关注公众号
免责申明:会员言论仅代表个人观点,本站不承担由此引起的法律责任 鄂ICP备18021267号-4 鄂公网安备42018502003405号 Powered by 听讼网 Copyright © 武汉听讼信息技术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