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远胜

广西汉远律师事务所

广西壮族自治区来宾市

律师简介

基本信息

  • 执业证号14505200010931994

案件统计

返回律师主页
申请执行人潘云鹏、潘劲东与被执行人北海金癸房地产有限责任公司商品房预约合同纠纷一案[执行依据为北海市海城区人民法院于2017年3月24日作出的(2016)桂0502民初3537号民事判决书],北海市海城区人民法院于2017年7月26日立案执行。为使案件及时得到依法执行,有效维护当事人的合法权益,现本院根据北海市海城区人民法院的报请及结合本地区及本案的实际需要,将本案指定由合浦县人民法院执行。据此,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五十四条第一款第(十一)项规定,裁定如下:
执行裁定书2017-08-04广西壮族自治区北海市中级人民法院(2017)桂05执他248号
原告陈坤宣诉被告陈坤宣合同纠纷一案,本院于2014年12月24日受理后,依法由代理审判员方嫄适用简易程序,于2015年1月27日、2015年8月27日公开开庭审理本案,书记员莫雪芳担任记录。原告委托代理人陈远胜到庭参加诉讼,被告陈寿海经本院依法传唤未到庭参加诉讼,本庭依法缺席审理。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民事一审判决书2015-10-20北海市海城区人民法院(2015)海民一初字第67号
上诉人陈家伟因与被上诉人罗钧丹合同纠纷一案,不服北海市海城区人民法院2013年6月7日作出(2012)海民初字第1846号驳回起诉的民事裁定,于2013年6月25日向本院提出上诉,本院依法组成合议庭审理了本案,本案现已审理终结。一审法院认为,原告作为广西商务国际旅行社有限责任公司业务四部的负责人对外承接的业务均是以公司名义完成的,而被告代表的广西商务国际旅行社有限责任公司上海分社(分公司)也不是独立的法人单位,对外承接业务也须以广西商务国际旅行社有限责任公司的名义进行,为此,原、被告以各自名义进行的旅游业务均属代表广西商务国际旅行社有限责任公司履行旅游业务的行为,因此而产生的团费纠纷属公司内部问题,而不属于原、被告之间个人合同纠纷,原、被告均不是本案适格的主体,原告以个人名义请求被告支付旅游团费及利息没有法律依据。一审法院据此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五十四条的规定,裁定驳回原告陈家伟的起诉。上诉人不服一审裁定,上诉称:一审裁定认定事实不清,缺乏法律依据。本案上诉人和被上诉人系广西商务国际旅行社有限责任公司内部两个独立的承包人,双方的委托合同关系是平等主体之间的民事法律关系,产生的纠纷属于人民法院民事诉讼的受案范围。上诉人据此请求撤销一审裁定,责令一审法院对本案依法裁决。
民事二审裁定书2013-09-02广西壮族自治区北海市中级人民法院(2013)北立民终字第42号
申请执行人潘云鹏、潘劲东与被执行人北海金癸房地产有限责任公司商品房预约合同纠纷一案[执行依据为北海市海城区人民法院于2017年3月24日作出的(2016)桂0502民初3539号民事判决书],北海市海城区人民法院于2017年7月26日立案执行。为使案件及时得到依法执行,有效维护当事人的合法权益,现本院根据北海市海城区人民法院的报请及结合本地区及本案的实际需要,将本案指定由合浦县人民法院执行。据此,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五十四条第一款第(十一)项规定,裁定如下:
执行裁定书2017-08-04广西壮族自治区北海市中级人民法院(2017)桂05执他247号
上诉人陈家伟因与被上诉人罗钧丹合同纠纷一案,不服北海市海城区人民法院2013年6月7日作出(2012)海民初字第1846号驳回起诉的民事裁定,于2013年6月25日向本院提出上诉,本院依法组成合议庭审理了本案,本案现已审理终结。一审法院认为,原告作为广西商务国际旅行社有限责任公司业务四部的负责人对外承接的业务均是以公司名义完成的,而被告代表的广西商务国际旅行社有限责任公司上海分社(分公司)也不是独立的法人单位,对外承接业务也须以广西商务国际旅行社有限责任公司的名义进行,为此,原、被告以各自名义进行的旅游业务均属代表广西商务国际旅行社有限责任公司履行旅游业务的行为,因此而产生的团费纠纷属公司内部问题,而不属于原、被告之间个人合同纠纷,原、被告均不是本案适格的主体,原告以个人名义请求被告支付旅游团费及利息没有法律依据。一审法院据此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五十四条的规定,裁定驳回原告陈家伟的起诉。上诉人不服一审裁定,上诉称:一审裁定认定事实不清,缺乏法律依据。本案上诉人和被上诉人系广西商务国际旅行社有限责任公司内部两个独立的承包人,双方的委托合同关系是平等主体之间的民事法律关系,产生的纠纷属于人民法院民事诉讼的受案范围。上诉人据此请求撤销一审裁定,责令一审法院对本案依法裁决。
民事二审裁定书2013-09-02广西壮族自治区北海市中级人民法院(2013)北立民终字第42号
上诉人韦子琦因与被上诉人广西北海皇都大酒店合同纠纷一案,不服北海市海城区人民法院于2010年6月9日作出的(2011)海民初字第59号民事判决,向本院提出上诉,本院于2011年10月25日立案受理后,依法组成合议庭,于2011年11月29日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上诉人韦子琦及其委托代理人陈远胜,被上诉人广西北海皇都大酒店的委托代理人陈诚、庄礼国到庭参加诉讼。因本案需以其他案件审理结果为前提,故于2011年12月19日中止诉讼,2014年11月5日恢复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一审法院经审理认定:2005年4月至7月期间,被告广西北海皇都大酒店在自行经营新皇都酒楼时,因未取得食品卫生许可证及卫生设施配套不合格,被北海市卫生局进行了行政处罚。2005年9月1日,原告韦子琦与被告签订《新皇都酒楼承包合同书》,由被告将酒楼整栋建筑、新建大厅以及周围绿化带、鱼池租赁给原告经营餐饮业务,双方还对承包金、责任权利、违约责任等进行了约定。合同签订后,原告于2006年初出资为新皇都酒楼安装了独立电表及对新皇都酒楼的餐厅进行了改造,并且于2006年5月31日取得了卫生许可证。原告在经营期间,被告于2006年9月29日年3月31日将北海市皇都大酒店的一、二楼提供给第三方宋某某经营“北海市海城区热浪港式中西餐厅”。2006年10月期间,因新皇都酒楼消防整改,原告停业装修一个月。2008年2月27日,被告的营业执照被吊销,原告认为营业执照被吊销导致自己无法经营,造成了严重的经济损失,为此拒绝向被告支付承包金,被告为此于2009年4月7日向北海市海城区人民法院起诉要求原告支付承包金,该院于2009年9月4日以(2009)海民初字第608号民事判决书判决原告向被告支付2008年12月30日止的承包金250084.98元。现原告认为被告在履行合同的过程中具有违约行为,给其经营造成了损失,而且其在被告起诉支付承包金的案件中未提出反诉,为此于2010年11月4日诉至该院,提出上述诉讼请求。一审法院认为:原、被告签订的《新皇都酒楼承包合同书》系双方的真实意思表示,为合法有效合同,双方应按协议履行各自义务。原告在签订合同前,理应了解酒楼的基本情况,因此原告认为被告签约前隐瞒未取得食品卫生许可证及卫生设施配套不合格而构成违约的理由不能成立,在经营过程中,原告作为酒楼的经营者实施办理卫生许可证、对餐厅进行改造以及安装独立电表等行为也是其应履行的义务,也是实施上述行为的实际受益者,而且根据双方签订的合同约定,被告没有义务承担上述责任,因此原告实施上述行为产生的费用应由其自行承担;关于原告在经营期间,被告将北海市皇都大酒店的一、二楼提供给第三方宋某某经营“北海市海城区热浪港式中西餐厅”的问题,因原告经营的是中式餐饮,而宋志芬经营的是中西式餐饮,两者不是同一类型,原告以此主张被告违约的理由也不能成立,该院对此不予采纳;关于承包金的问题,该院已在(2009)海民初字第608号判决书中做出了处理,根据一事不再审的原则,本案不再就承包金问题进行审理。综上所述,原告主张被告违约的理由不能成立,原告请求判令被告赔偿经济损失38400元、垫付的费用41510元、返还承包金及其他各项费用41500元的诉讼请求没有事实及法律依据,不予支持。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五条、第六十条的规定,判决:驳回原告韦子琦的诉讼请求。案件受理费6846元,由原告韦子琦负担。上诉人韦子琦不服上述一审判决,向本院提出上诉称:一、一审认定事实错误:1、一审认为上诉人在签订合同前,理应了解酒楼的基本情况,因此,认定被上诉人在签订合同前没有隐瞒未取得食品卫生许可证及卫生设施配套不合格,无需承担任何责任完全背离客观公正。上诉人不可能在签约前了解到被上诉人发包的经营场所,未取得食品卫生许可证及卫生设施配套不合格,被北海市卫生局进行了行政处罚的有关情况。2、(2009)海民初字第608号判决书认定被上诉人同意减收承包金28000元,并非是因为上诉人代被上诉人偿还第三方债务25000元,而是被上诉人单方就违约(承包场所卫生设施不合格、安装独立电表费用)造成上诉人经济损失所采取的减免承包金决定,一审根本就没有查清该事实。3、上诉人在一审提供了书面证据,证明上诉人应被上诉人的要求,代其向北海市供电局缴纳其的电费2000元,而被上诉人在一审中答辩电费应当由上诉人缴纳,谁对谁错,一审对该事实没有认定。二、一审适用法律不当。上诉人与被上诉人之间是因承包合同引起的纠纷,被上诉人做为发包方,应当具备证照齐全、承包场所符合要求,在已经生效的(2009)海民初字第608号判决书中,被上诉人尚且单方同意因其违约行为给上诉人导致损失而减免28000元,而本案原审却认为被上诉人没有义务承担上述责任显属荒唐。综上所述,一审认定事实错误,适用法律不当,请求二审法院:1、撤销一审判决;2、判令被上诉人赔偿上诉人经济损失38400元,支付上诉人垫付的费用41510元,返还上诉人已经支付的承包金及其他各项费用41500元,上述各项合计121410元。3、本案一、二审的全部诉讼费用由被上诉人承担。被上诉人广西北海皇都大酒店答辩称:1、在签订承包合同之前,上诉人韦子琦是受前承包人的委托,一直负责经营北海皇都大酒店,对该酒店的经营情况是十分了解,对该酒店应按北海市卫生局颁布卫生许可标准的进行整改,才可以办理卫生许可证的情况是清楚的。上诉人上诉称签约前不了解被上诉人发包的经营场所不客观。2、上诉人所交的有关25000元证据加盖的公章没有得到被上诉人的确认,不排除是上诉人与第三人恶意伪造。被上诉人认可的收据只有两份:2006年5月18日收据和2006年1月10日的收据,而两份收据所反映的承包费用在(2009)海民初字第608号判决书已经扣减,故一审法院不予认可上诉人主张的25000元正确。3、电费2000元按照承包合同约定应该由上诉人承担。4、被上诉人之所以减免28000元承包费是由于上诉人向被上诉人请求减免的,被上诉人考虑上诉人的经营情况,居于人道主义出发才予减免,并不是因为被上诉人存在违约行为才予减免,被上诉人从来不存在违约行为。综上,上诉人上诉无理,请二审法院予以驳回。上诉人在二审期间除以一审所举证据佐证外,向本院提交如下证据:1、被上诉人于2006年6月20日向新皇都酒楼发出的通知、陈礽授权委托书及收据,证明上诉人已代被上诉人偿还债务25000元;2、收据、诉状及明细表,证明上诉人交纳涉案合同承包金情况;3、电费单,证明上诉人代缴被上诉人所欠电费2000元;4、证明、复函、房屋租赁合同,证明被上诉人违约,同意抵扣、减免承包金情况。被上诉人质证认为:1、上诉人并未提供证据证明康辉旅行社是否消费,且无被上诉人盖章确认冲减,不排除上诉人与第三人恶意串通。2、上诉人是自主经营,应该自负盈亏,酒楼整改和员工的费用应该由上诉人承担。3、上诉人提供于2006年1月10日和2006年5月18日收据,总共4500元的费用已在计算承包费用的时扣减,其中有10000元是韦子琦涂改,该款是前承包人韦子袆交纳。4、被上诉人考虑上诉人的经营情况,居于人道主义出发才予减免,并不是因为被上诉人存在违约行为才予减免,被上诉人从来不存在违约行为。上述证据不能证明上诉人举证目的。被上诉人在二审期间除以一审所举证据佐证外,提交如下证据:1、上诉人提交的《行政处罚事先告知书》;2、韦子袆在2004年5月27日出具的委托书;以上两份证据证明上诉人韦子琦在与被上诉人没有签订承包合同之前一直负责酒楼经营,已经知道的皇都酒楼的状况。北海皇都大酒店下属酒楼现由韦子琦负责承包经营。3、上诉人韦子琦于2004年10月30日和2005年3月7日向被上诉人提交的报告,证明上诉人要求减免承包费用报告和反映经营情况。上诉人质证认为:对证据的真实性无异议,但对证明的目的不认可。北海皇都大酒店在经营过程当中,不断换人负责酒楼的经营业务,如黄善庆、韦子袆等都是被上诉人与其等口头约定经营管理。上诉人尽管知道卫生行政部门在2005年4至6月之间对北海皇都大酒店出发证件手续不齐全的行政处罚事先告知,但至9月份签约的时,被上诉人告知上诉人其证照齐全,上诉人才同意签约的。
民事二审判决书2014-11-20广西壮族自治区北海市中级人民法院(2011)北民一终字第574号
原告朱仙桃诉被告周翔合同纠纷一案,本院于2014年8月18日受理后,依法由代理审判员庞梦适用简易程序,于2014年10月9日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原告朱仙桃的委托代理人陈远胜、欧美玲及被告周翔到庭参加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民事一审判决书2014-11-17北海市海城区人民法院(2014)海民一初字第1326号
民事一审判决书2014-11-10北海市银海区人民法院(2013)银民初字第486号
申请执行人潘云鹏、潘劲东与被执行人北海金癸房地产有限责任公司商品房预约合同纠纷一案[执行依据为北海市海城区人民法院于2017年3月24日作出的(2016)桂0502民初3538号民事判决书],北海市海城区人民法院于2017年7月26日立案执行。为使案件及时得到依法执行,有效维护当事人的合法权益,现本院根据北海市海城区人民法院的报请及结合本地区及本案的实际需要,将本案指定由合浦县人民法院执行。据此,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五十四条第一款第(十一)项规定,裁定如下:
执行裁定书2017-08-04广西壮族自治区北海市中级人民法院(2017)桂05执他249号
电话咨询 周一到周日 9:00-18:00 027-85881208
关注公众号
免责申明:会员言论仅代表个人观点,本站不承担由此引起的法律责任 鄂ICP备18021267号-4 鄂公网安备42018502003405号 Powered by 听讼网 Copyright © 武汉听讼信息技术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